首页世界文学 › 青年作家:文学总会是一场峰回路转的馈赠

青年作家:文学总会是一场峰回路转的馈赠

由中国作家协会和共青团中央共同举办的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近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16位青年作家和青年文学工作者代表参加会议。本次青创会的主题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团结动员广大青年作家,深入生活、潜心创作,塑造时代新人,攀登文学高峰,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在此次青创会上,网络作家共39名,占到参会人员的12%,破历届青创会之纪录。

在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的分组讨论会场,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坐在一群年轻作家中间,好像重新回到了自己参加青创会时的青葱岁月:“一开青创会就觉着老了,1986年时我22岁,在青创会现场做记录。晚上没地儿住,只能蹭别人的屋。”那正是80年代文学的黄金岁月,李敬泽回忆起来依然觉得充满了青春气息。一晃三十载,“新的时代,中国的社会、经济都在历经着深刻变化。科技悄然改变着人类文明方式、生活方式,而我们日常生活秩序又是如此连贯,以至于渐渐磨灭了发现与探索的自觉性。”青年在这样的时代中,经历着潜移默化却暗含颠覆性意义的改变,文学与作品为他们打开了世界,提供了不断更新自我的通道。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表示,党的十九大规划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宏伟蓝图,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次青创会就是一次动员会,是一次激励鼓舞广大青年作家和青年文学工作者投身新时代、踏上新征程,创作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优秀作品,塑造时代新人、攀登文学高峰的大会。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指出,塑造时代新人,攀登文学高峰,要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中国形象,为世界文明发展注入新的激情与活力。要更加主动、更加自觉地学习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努力做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用中国声音讲述好中国故事,以中国故事建立起中国形象、展示出中国精神,在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中呈现中国文学的精彩。希望广大青年作家能够自觉地担负神圣职责,坚守艺术理想,崇文尚德,德艺兼修,不断提升自身的人格修养和精神境界。

儿童文学作家冯与蓝在自己的文学创作中就深刻体验到了这种转变。冯与蓝最初写作实验类小说,后来专项儿童文学,从只对自己负责到对儿童群体负责,这种转型让她产生了更多超越个人经验的思考:“新生代写校园故事如何创新?成年人的题材如何进入儿童小说,呈现给孩子?”出生在山村的散文作家刘云芳走进城市后,同样在文本中感受到了困惑,“成年之前的经验在文字中的植入是无法避免的,我也会反思在散文中所想展现的乡村故事是不是已经落伍了。”对于自己的迷茫,刘云芳坦然正视并接纳,用她的话说:“在写作中感受不到危险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写作源于乐趣,而作家张怡微认为,好作品的诞生需要作家告别乐趣,“写作不应只是为了获得或创造乐趣,如王安忆所说,尖锐和痛苦是情感质量的来源。”

网络作家们关心什么,他们在思考什么?他们关不关注现实主义?《中华读书报》采访青创会部分网络作家。

当下小说中出现的高频率青年形象给青年评论家金理留下了深刻印象,原因是他们的“宅和失败”。“作品力图挖掘和展现人性时,往往喜欢把情景设置于非正常环境下,导致情结离奇,脱离生活,或者套用单一的评价体系,”金理认为青年作家需要主动迎接甚至制造艺术挑战,光明和温暖依旧可以呈现出人物的丰富性。为什么会出现创作的单一化和类型化?青年作家们是否应该有所警惕?蒙古族作家索南才让坦言,总是不敢直面现实题材,会觉得太年轻不足以把控和书写,这次参加青创会却给了自己一个信号:该出发和行动了,在行走中动笔和书写是自己要实施的文学计划。不只是作家,评论家金赫楠也感慨,自己在体验生活后刷新了之前固有的文学观,她“深切”呼吁文学评论领域的青年也应该有机会深入生活,走进未知的领域亲身实践和体验。

有意无意,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家介入现实题材创作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来自西藏的洛桑顿珠、朗嘎扎西、白玛央金、拉央罗布等青年作家的作品有着浓厚的民族特质,文风朴实,透露着藏族精神深处的灵魂密码。参加青创会让他们进一步了解到当下文学的走向与路径,白玛央金最深感触的是个体成长与时代息息相关,文字还是要根植于情感当中。朗嘎扎西则表示,自己会一直在带有民族特色的写作中保持安静、神圣的文学气氛。

蝴蝶蓝,起点中文网著名作家,网络原创游戏类小说代表写手。江湖人称“虫爹”“女神”,作品以网游题材为主,被誉为“网游文神级大师”。作品语言文字诙谐幽默,每部作品都有明确的主题,多数以生活中的网游为载体。

“我们只要在群里讨论有关写作的话题,就消停不了,微信群像是我们的写作前线,故事灵感诞生地”,网络作家血红说。网络文学并不是像大众认为的信手拈来,在市场残酷的优胜劣汰机制下,网络作家们也日益面临着“原地踏步就是自取灭亡”的危机。笔名骷髅精灵的王小磊已经嗅到了这种气息:“更新开始精简,修辞开始细腻,网络作家的创作风格也在改变。”

蝴蝶蓝在大学读的是农业专业,业余时间喜欢打游戏。有趣的是,他的写作欲也是从游戏小说这一类型兴起之后才被唤醒。游戏小说的火热始自2004年前后,起点小说新书排行榜前10名几乎都被游戏小说统治。2005年,正在读大四的蝴蝶蓝在读完一部游戏小说之后,产生了“这种小说我也可以写“的念头,开始了作者生涯。他最早的小说都是在网吧写的,混迹网吧的生存体验成就了他后来的《全职高手》。开始他随意写几千字就发在网上,并不保存,后来学会了用邮箱写小说,欲罢不能时才终于买了一个U盘。

青年代表着活力,代表着朝气,代表着不同寻常的思维与独到的文学目光。评论家项静关注如何在作品中寻找和挖掘史诗元素,“怎么认识历史意味着如何认识现实。历史是另一种现实的样子,青年作家对历史的写作一直在萌芽状态,还没有进入核心的部分。”文学中虚构的必要性在哪里?如何避开机械式写作模式,跨越文体对写作的限制是小说家甫跃辉感兴趣的话题。诗人、编剧曹谁犀利地说:“不应该抱怨读者怎样,一定是作家自身出了问题。”

蝴蝶蓝的写作观念发生重大变化,是因为女儿的出生。他原以为自己是网游一代,对待孩子玩游戏的态度,必定是宽容的放纵的。然而不是。他步入父母的窠臼,照样担心女儿会沉溺于电脑游戏。一种责任感因此油然而生。

评论家李伟长在与青年作家的交流和碰撞中观察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们在举行的年轻作家写作计划中发现,跟踪、培育的作者确实在成长,没有关注过的作者同样在成长,甚至成长得更好。对青年作家而言,文学是一场漫长的酝酿,也许正如李伟长所说:“我们丢失了什么,错过了哪些,也许正以礼物的形式馈赠给我们。”

从新作开始,蝴蝶蓝的作品开始关注现实,关注当下。他认为,搞笑不应该是小说的主题,主题还是要把故事讲好。过去自己的作品单纯写玩游戏,以娱乐为主,现在有了孩子,开始思考玩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这是过去没涉及的角度,他对游戏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写作找到了新的切入点,通过大众化的事物展现自己的思考,希望给人以启迪。

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家介入到现实题材创作中。网络作家骷髅精灵谈到,纯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间并非不可调和相互排斥,网络文学也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参与到时代生活之中,其创作素材同样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积累。青年作家能够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创造出打动读者、不负时代的作品。当然,他们目前尚需在深度和高度上有所加强,逐渐兴起的网络文学评论也可以对网络文学创作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推动网络文学更好地发展。

网络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认为,在网络化的社会里,作者所经历的也是现实的反映,通过仔细观察也能获得对现实的了解。当今娱乐发达,我们要考虑怎样让读者接受自己的观点,并把自己的思考传达给他们。

越年轻,越应该主动触摸成长中的痛点

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自2005年开始连载古代言情小说,广受网友喜爱。她说,网络文学正进入一个空前繁荣的阶段,但居安思危,越繁荣的行业,可能越需要冷静的思考。

“用户越多,基数越大,只代表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责任越大。在拥有这么庞大复杂的读者群体时,作为一名网络文学作家,我的内心是惶恐的。我们不得不思考身处其间,我们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匪我思存说,网络文学和中国所有文学一样,都是被挑选过的,只不过传统文学是被编辑或刊物挑选出来,而网络文学的知名作品,是被市场和读者挑选出来的。被市场认可的作品,被读者熟知的作品,也体现了人类感情的真善美,包括中国传统的朴实的价值观,因此才获得了共鸣和认可。在今后的创作中,网络作家要克服浮躁,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

网络作家唐欣恬回忆,上一次参加青创会还是在2013年,那一届的平均年龄是35岁,当时她低于平均年龄4岁。转眼5年过去了,此次参加青创会她最直接的感受便是“时间催人老”,这种感受在网络文学领域尤其明显。

据统计,2017年网络文学作者年龄在36岁以上的仅占11.8%。不过,在文学创作方面,“老”意味着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增强。唐欣恬谈到,十几年前坐在电脑前热血沸腾地敲击着键盘的网络作家,如今仍热爱这份职业,却脱离了稚嫩,除了注重一些热血、浪漫的设置,或抒发一己悲欢,更对作品的品质和内涵有了进一步追求。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169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