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团结凝聚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

团结凝聚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

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以下简称“第一次文代会”)最重要的成果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建立了当代文学所要遵循的‘路线’,规定了‘当代文学’的性质,
以及题材、主题,甚至具体的艺术方法。另外一个成果就是成立了‘专管文艺’的全国性机构。”我们普遍关注前者,对于全国性文艺机构的成立则关注不多,其历史过程和细节仍有很多可以进一步明确的地方。第一次文代会的召开其实是筹备新文协的一个组成部分。1949
年 2月 25
日中共中央就致电周扬等人,决定全国文协理事会与解放区文协召开联席会议,筹备新的全国文协大会(会议实际召开时间是
7 月 2
日)。此后中共中央与周扬多次沟通筹委会的名单、具体的工作计划以及代表大会的代表产生办法等问题。3
月 9 日,周扬致电中央,筹备于5 月 1 日召开全国文艺界代表大会,5 月 4
日正式成立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协会。3 月 22
日,华北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和华北文协举行了在平文艺界的茶会,郭沫若在会上提议,发起召开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以成立新的全国性组织。3
月 26
日,中央确定了文协筹委会的名单:郭沫若、茅盾、田汉、洪深、曹靖华、胡风、李广田、徐悲鸿、程砚秋、俞平伯、周扬、萧三、沙可夫、丁玲、贺绿汀、郑振铎、叶圣陶、曹禺、巴金、袁牧之、叶浅予、欧阳予倩、赵树理、古元共
24 人。

中国作家协会前身为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简称全国文协,成立于1949年7月23日,1953年10月改称中国作家协会,今年整整70年了。穿过历史烟尘,回望过往岁月,倍感珍贵与亲切。

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北平宣告和平解放。2月3日,是农历正月初六,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北平城里却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上午10点,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

关于新的组织机构的名称以及相关的组织、会员等问题,一开始并没有明确的规划,只是以“新文协”区别于原有的“中华全国文艺协会”。3
月 22
日,在平的全国文协总会理监事郭沫若、马叙伦、柳亚子、田汉、茅盾、郑振铎、曹禺、叶圣陶、周建人、洪深、许广平、葛一虹、张西曼、戈宝权等
19
人开会议决,“原在上海之文协总会,即日起移至北平办公,并会同华北文协筹备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以便产生新的全国性的文艺界组织”。这也意味着旧文协和新文协的交替。这个转换过程,胡风对于自己的被漠视是相当不满的,
他说,“在李家庄,周总理瞩我到北平后和周扬丁玲同志研究一下组织新文协的问题;但旧文协由上海移北平的决定恰恰是我到北平的前一天公布的,到北平后没有任何同志和我谈过处理旧文协和组织新文协的问题。我是十年来在旧文协里面以左翼作家身份负责实际工作责任的人,又是刚刚从上海来,但却不但不告诉我这个决定的意义,而且也不向我了解一下情况,甚至连运用我是旧文协负责人之一的名义去结束旧文协的便利都不要。”

随着解放军入城的,有华北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有夹道欢迎的原在北平坚持文艺工作的同志,还有稍后陆续来到北平的曾经长期在国统区艰苦奋斗的文学艺术家,中国新文艺大军在北平胜利会合。

胡风所提的“处理旧文协和组织新文协的问题”,尤其是新、旧文协的区别问题,文艺界曾展开过一段时间的讨论。其实早在
1949 年 3
月,邵荃麟就著文《新形势下文艺运动上的几个问题》,对未来的文学组织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在邵荃麟看来,未来的文学组织不能像“文协”那样松散,而应该是有着有力的组织能力的领导机构:

3月22日,华北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和华北文协联合举办了“招待在平文艺界茶会”。会上,郭沫若提议:发起召开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以成立新的全国性的文学艺术界的组织。全体与会人员表示赞成,随即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筹备委员会,负责进行召开全国文代会的准备工作。

至于作家自己的组织,基本上当然应该是作家统一战线性质的组织。但它的内容,是要比过去充实了,在反动统治压迫下,像过去的“文协”,一度曾经只成为同业工会性质的组织。在今后,这情形就不同了,作家的组织应该成为文艺运动和文艺思想上一个研究和领导的有力组织;它不单是作家联谊性质的团体,而是一个负起实际工作责任的团体。它不仅应该负起团结作家、领导文艺思想的责任,而且应该负责协助工农文艺运动和培养大批文艺干部的责任。第二,它的成员应该是真正从事于文艺写作或文艺组织工作者,不应再像抗日战争时期包括了一些名不副实的官僚绅士在内。第三,他应该保持高度的民主精神,而又建立起坚强的思想领导。

3月24日,筹备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正式宣布成立42人的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为郭沫若、茅盾、周扬、叶圣陶、沙可夫、艾青、李广田。郭沫若任筹备委员会主任,茅盾、周扬任副主任,沙可夫任秘书长。

茅盾在《文艺报》的“发刊词”上号召文艺工作者对即将成立的文艺组织展开讨论“:对于将来的新的全国性的文艺作家协会,它的任务组织、工作方式、会员成份等等,文艺工作的朋友们一定十分关心,而且有很多意见;我们希望朋友们把意见写出来,交给本刊发表。因为筹委会工作之一是起草章程及其他重要文件,当然这些规章要在大会上讨论而后通达,但筹委会同人极愿于事前多听各方面的意见,在思想上先有一准备。”同时,茅盾还发表《一些零碎的感想》一文,对新的文学组织的组织形式和性质问题谈了“个人的感想”,新组织究竟应该是“同业公会呢,还是文艺运动的指挥部”,
“大概有不少朋友认为这是不成问题的。最积极的朋友大概要主张新的文协必须是文艺运动的指挥部。这当然有它充分的理由,大家都想得到,这里不必絮说了”“但是恐怕也还有不少朋友觉得新的文协还是不应
当完全抹杀它的同业公会(或职工会)的性质,或至少
它应具有同业公会与文艺运动指挥部两重的性能,这看来好像是折中的主张,两面顾到,颇易为大家所接受。如果这样,我倒以为应该先让我们把这问题仔细研究研究,先作思想上的准备。”

筹备委员会决定编辑出版《文艺报》,作为大会筹备期间的会刊。5月4日,《文艺报》第一期出版,在首页上刊登了《发刊词》:“对于将来的全国性的文艺作家协会,它的任务、组织、工作方式、会员成分,等等,文艺工作的朋友们一定十分关心,而且有很多意见;我们希望朋友们把意见写出来,交给本刊发表。因为筹委会工作之一是起草章程及其他重要文件,当然这些规章要在大会上讨论而后通过,但筹委会同人埋头干事前多听各方面的意见,在思想上先有一准备。”

安蓝在《文艺报》发表了《热诚的希望》一文,认为即将成立的“全国文协”,“不管它是文艺工作者的指挥部也好,职工会性质也好,像‘全国妇联’那样的群众团体也好,(其实群众团体的说法又何异于职工会?)我觉得‘全国文协’必须是一个有一定权力的机关。‘全国文协’应在思想上、艺术上对文艺工作者起领导的作用,这是大家迫切要求的;但是,如果它没有一定的权限,只是发出一点号召,做出一些决议,而不能保证这些号召与决议实施的话,文协就不能更好地发挥力量”。

《文艺报》第三期又刊登了安蓝的《热诚的希望——供文代会的代表们参考》:“即将成立的‘全国文协’,不管它是文艺工作者的指挥部也好,总工会性质也好(其实群众团体的说法又何异于总工会),我觉得,全国文协必须是一个有权力的集团,全国文协应在思想上艺术上对文艺工作者起领导的作用。”

安蓝的意见是具有普遍性的,“文艺运动的指挥部”
的主张在讨论中明显还是要多一些。在由《文艺报》发起的关于新文协的座谈会上,魏荒弩认为,“为了更好地配合整治,更密切地与工农兵结合,新的文协应该是文艺的总指挥部”;顾仲彝认为,“新文协应该是一个新文艺政策与新文学运动的指挥部”“旧文协同业公会的性质较重,应加以改变”;田汉指出,“这些会不应该仅是事务性的,而且应该是政治性的”。张骏祥针对环境的变化,认为“过去蒋管区文协由于环境特殊,工作起来不免采用绕弯子、打太极拳的工作方法,今后应该更猛一点,我们脑子里对新文协的看法也应两样了。过去只是做团结联络的工作,今后应该是一个总指挥部,有发号命令的工作”。但也有不同意见,比如柯灵希望“新文协兼总指挥部和同业公会的性质”。黄药眠质疑,“文协应该是计划工作推动工作的机构,叫它‘总指挥部’
是否合适?是可以斟酌的”。

《文艺报》还特意召开了三次座谈会,讨论关于新文协的若干问题。第一次座谈会的主题是新文协的任务、组织、纲领及其他;第二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关于新文协的诸问题;第三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关于《文艺报》、民间艺术等。

文艺工作者对成立新的文学组织也充满了期待。冯至写下《写于文代会开会前》,他说这次大会将要产生出一个新的机构,“关于这个机构的任务如文艺理论的阐发,文艺政策的执行,对于工作者的联系与辅助,以及出版、演出、展览……等,已经有不少人发表过宝贵的意见。每个发表意见的人对于这个新机构都抱有无限的热望,希望它成为一个健全的、灵活的组织,在工作中发生高度的积极的效果。”在第一次文代会上提交的几百件提案中,代表们也就文艺的组织等问题表达了“一致的要求和希望”:“群众的文艺活动如何继续大力开展,作家的创作活动如何加强其计划,作家如何向群众学习而又教育群众。在全国范围内,文艺各部门的工作如何配合,如何就不同的具体情况而决定工作的重点,——这都有赖于组织工作。把组织工作看成琐细的事务主义,是很不对的;文艺组织工作和理论工作与创作活动同样是文艺运动的主要工作。”

在大会召开前夕,《文艺报》发表了编辑胡风的《团结起来,更前进!——代祝词》:“经过了近三十年的伟大而艰苦的流血斗争,人民革命终于得了胜利。在这个斗争里面,文艺也是参加在内的。所以,今天我们配得上在辅助战线的名义下而举行一个全国文艺工作者的团结大会。”

周恩来在第一次文代会上所做的政治报告里,曾专门提到了文学组织的问题“:这次文代大会代表大家都感到要成立组织,也的确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不仅我们要成立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的联合会,而且我们要像总工会的样子,下面又有各种产业工会,要分部门成立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舞蹈等协会。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便于进行工作,便于训练人才,便于推广,便于改造。这一点是大家所赞同的,现在就需要开始,因为我们不可能常开这样的大会。希望在会中或会后,就把各部门的组织成立”。在文代会的发言和报告里,
也有很多涉及加强文艺组织和领导的意见,譬如刘芝明在《东北三年来文艺工作初步总结》的报告中就认为,
“为了使得文艺工作做得更为有力,更能发挥文艺工作的力量,则必须改变目前文艺工作的各自为政的状态,
上下不通气,互不相关的散漫状态”,因此“要有各级文艺的组织机构,而政府有可能也应有专管文艺部门的机构,将文艺工作的方针、政策、干部、文艺组织统一而集中地领导起来”。在很多文艺界人士看来,新的国家政权即将建立和全国即将统一,新的文学组织在领导方式、组织形式上必然有所不同。成立组织、加强领导几乎成为当时文艺界的共识。

在三个多月里,筹备委员会研究确定了大会的方针与任务,拟定了代表产生办法,起草了章程及报告、专题发言等19件,准备大会演出节目等等。6月30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举行预备式,通过丁玲等99人为大会主席团,郭沫若为总主席,茅盾、周扬为副总主席。

7月2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正式开幕。郭沫若致开幕词,茅盾报告大会筹备经过。朱德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董必武代表华北人民政府和中共中央华北局,陆定一代表中共中央宣传部等先后向大会致贺和讲话。出席代表753人,会议期间增加至824人。

第一次文代会的重要成果是成立了新的文艺机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
7 月 14 日的会议上, 大会秘书长沙可夫报告了全国文联章程草案草拟经过,
会议讨论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章程(草案)及选举文联全国委员会条例(草案),“经全体代表热烈慎重
商讨与修正后,当即表决通过”。7 月 17
日,选举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大会首先通过包括 152
人的候选人名单,由主席团根据签名人数发票,当场收票 531
张。大会选出周文、冯至、陈白尘、钟敬文、王地子等五人主持开票事宜。7 月
19
日上午第一次文代会闭幕,“同时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式成立”。闭幕式首先宣布文联全国委员会当选委员名单。郭沫若做结束报告后,由周文宣读全部当选委员票数,郭沫若、丁玲、茅盾、周扬等87
人当选委员,彦涵等 26 人当选候补委员。

7月6日下午2时,周恩来作《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庆贺从中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后逐渐被迫分离在两个地区的文艺工作者的大会师。周恩来指出:“不仅我们要成立一个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的联合会,而且我们要像总工会的样子,下面要有各种产业工会,要分部门成立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舞蹈等协会。”“因为我们不可能常开这样的大会。希望在会中或会后,就把各部门的组织成立。”

笔者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看到几份档案,
如文联全国委员会选举条例、选票说明与候选名单等,
呈现了很多此次选举的细节。根据《选举文联全国委员会条例》(经常务主席团及各代表团正副团长联席会议并经全体代表大会通过),大会应选出正式委员
87人,候补 25 人,成立全国文联全国委员会(正式委员中保留 8
人,授权全国委员会作为待解放区聘请委员)。选举的程序为:1.
由常务主席团提出初步候选人参考名单,交各代表讨论。2.
各代表团参照上述名单,初步选定候选人 152 人,将名单汇交常务主席团。3.
主席团根据各代表团所通过之初步名单,按得票最多之 152
人作为正式候选人。4.
大会通过正式候选人名单后,即进行选举。同时规定:选举时不受候选人名单之限制;大会在选举前,推定若干人负责收票,开票,监票等事宜;
填写名额不得超过规定人数(87 人),超过者全票作废;
投票采用不记名式等;同时《选票说明》规定,选举的87
人,可不受候选名单之限制。候选人名单为:

下午7时20分,在周恩来将要结束报告时,毛泽东莅临会场。全体代表起立欢迎,高呼“毛主席万岁!”会场安静下来后,毛泽东向大家说:“同志们,今天我来欢迎你们。你们开的这样的大会是很好的大会,是革命需要的大会,是全国人民所希望的大会。因为你们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们是人民的文学家、人民的艺术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学艺术工作的组织者。你们对于革命有好处,对于人民有好处。因为人民需要你们,我们就有理由欢迎你们。再讲一声,我们欢迎你们。”

文学方面:丁玲、王任叔、王统照、巴金、孔罗荪、田间、立波、何其芳、沙可夫、成仿吾、艾青、光未然、任白戈、李广田、李季、邵力子、沈起予、宋之的、阿英、周而复、吴组缃、周扬、周文、茅盾、胡风、俞平伯、柳亚子、马烽、郭沫若、柯仲平、袁水拍、陈望道、陈学昭、张致祥、草明、夏征农、曹靖华、冯雪峰、冯乃超、冯至、许广平、荒煤、黑丁、黄药眠、曾克、黄源、舒群、叶圣陶、郑振铎、靳以、适夷、赵树理、刘芝明、刘白羽、欧阳山、钟敬文、萧三、萧向荣、罗烽。

7月8日,大会主席团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茅盾主持会议。主席团经过讨论后决定:按不同业务分文学、戏剧、美术、电影、音乐、舞蹈、旧剧、曲艺等8个小组,推定各组召集人,负责召集会议,商讨组织文艺各部门协会的方案。

戏剧方面:丁里、于伶、王滨、田汉、白杨、史东山、朱丹、李伯钊、沈浮、辛汉文、阿甲、周信芳、吴印成、吴晓邦、洪深、胡朋、勇夫、陈播、陈白尘、陈波儿、陈鲤庭、夏衍、袁雪芬、袁牧之、连阔如、亚马、马健翎、马彦祥、陆万美、阳翰笙、曹禺、梅兰芳、崔峰、崔嵬、张庚、张骏祥、张季纯、程砚秋、黄佐临、舒强、董天民、塞克、熊佛西、赵丹、郑君里、蔡楚生、欧阳予倩、戴爱莲、应云卫、钟敬之、罗静予、顾仲彝。

7月12日上午,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暂称)筹备委员会在北京饭店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初步拟定了会议议程:一是本月20日召开第二次全体筹委会;二是本月22日后召开全体代表大会,预定两日完成之。

美术方面:力群、王朝闻、王式廓、王曼硕、古元、江丰、李桦、胡蛮、彦涵、马达、倪贻德、徐悲鸿、陈烟桥、曹振峰、野夫、叶浅予、华君武、齐白石、刘开渠、赖少其、蔡若虹、庞薰琴。

7月19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举行闭幕式。

音乐方面:安波、吕骥、向隅、江定仙、老志诚、沙梅、何士德、李焕之、李劫夫、李凌、周小燕、周巍峙、孟波、马可、马思聪、盛家伦、舒模、贺绿汀、赵沨。

7月20日下午,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筹委会在北京饭店召开第二次会议。茅盾主持会议,丁玲报告筹备情况。

7 月 23 日全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出席委员 64
人,会议首先选举郭沫若、茅盾、周扬、丁玲、郑振铎、萧三、沙可夫、夏衍、田汉、柯仲平、赵树理、欧阳予倩、马思聪、张致祥、袁牧之、徐悲鸿、阳翰笙、李伯钊、刘芝明、洪深、曹禺共
21
人为常务委员并推选出郭沫若任主席,茅盾、周扬任副主席,大会又通过了全国文联各部负责人名单,秘书长:沙可夫、黄药眠、周巍峙。联络部:萧三、冯乃超、叶浅予。编辑部:丁玲、曹禺、何其芳。福利部:郑振铎、阳翰笙、江丰。指导部:柯仲平、阿英、张致祥。大会听取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舞蹈、戏曲改革、曲艺改革八个协会的筹备及成立经过报告后,就各协组织及相互关系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最后通过各协会为全国文联会员。

1949年7月23日,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在中法大学大礼堂举行了成立大会,“全国文协”正式成立,这就是中国作家协会的前身。

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全国文联下属八个会员单位也相继筹备、成立,并完善内部组织、制订工作计划。据《人民日报》的介绍,全国文协7
月23
日成立,分研究、创作、编辑出版、组织四部与一个文学顾问委员会。准备于十月一日“编辑出版约十五万字的介绍全国各地文学作品及文学工作经验的‘人民文学’月刊”;全国影协
7 月 26
日成立,下设编辑、研究、资料、联络四部及秘书处,“正与中央电影管理局共同计划出版指导全国电影工作的刊物”。同时“并拟协助组织成立全国各地的电影界职工会”,“计划成立俱乐部,专供电影工作者的文化娱乐与创作研究的园地”;全国剧协
7 月 24 日成立,
除秘书处外分研究、剧运、编辑出版、组织联络、福利五部及剧本创作、戏剧教育两个委员会,“正进行‘人民戏剧’的出版准备工作”“并与戏曲改进筹委会联合,筹划预备在平创设一个较大的戏剧博物馆”;全国音协
7 月23
日成立,分研究、组织、编辑出版、福利四部,“由音协编辑出版的‘人民音乐’月刊,将于九月底在平出版”;
全国美协 7 月 21
日成立,分为指导部、编辑出版部、福利部、展览部和秘书处,“正在筹备‘人民美术’的编辑出版工作”;全国舞协
7 月 21
日成立,分为研究、组织联络、演出出版、运动四部,“亦将筹备出版‘人民舞蹈’的刊物”;中华全国曲艺改进会筹备会
7 月 22 日成立,
改进会分为编辑出版、搜集研究、辅导、组织联络、福利五部,“除进行‘人民曲艺’和‘新曲艺丛书’的全部出版工作外,同时与北平新华广播电台文艺科联合准备于九月一日开始新曲艺节目的广播工作。此外并计划交换各地改革旧艺人的意见和发动各地组成曲艺改革机构”;中国戏曲改进会发起人大会
7 月 28
日举行,改进会分为研究、编审、福利、资料四部,“正准备组织一个创作机构,专门挑选题材、编写新剧本。至于整理改编旧剧本工作,亦将同时进行,拟自元曲、明代的传奇一直到现在的旧剧都加以整理,并研究史的部分”。

8 月 19
日,华北人民政府致函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准予备案”:“八月十一日呈及名单均悉,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暨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业已正式成立,经本府审查合格,准予备案。所请经费补助,希即造一详细预算,说明今后事业费、经常费至开支数目,报本府审核,再行确定。”至此,在程序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为新的全国性文艺组织。

全国文联采取团体会员制,“凡全国性的文学、戏剧、音乐、美术、电影、舞蹈戏曲、曲艺等团体,及各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只要赞成本会章程与决议,申请介入本会,经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或在代表大会闭幕期间经全国委员会通过者,均得为本会会员”。关于会员的问题,笔者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也看到了一份档案《关于各地文艺组织概况的调查报告》,此档案调查统计了文代会结束后三个月各地文艺组织的情况:

召开文代大会者计有两处,即唐山和辽西省。筹备召开文代大会者亦计有两处,即山西省和东北解放区。成立了文联(或相当于文联的或文联筹备机构)者有十六处,计: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华中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筹委会、辽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开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吉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文联山西省分会筹委会、沈阳市文联筹委会、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杭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唐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旅大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武汉市文艺界联谊会筹备会、兰州文艺工作者协会、上海妇女文艺工作者联谊会、东北文艺作者协会等。

成立了文协(或相当于文协)或文协的筹备机构者有十一处,计:全国文协天津分会、济南文协、沈阳市文协、山西文协筹备会、哈尔滨文协、扬州市文协、苏州文协、常州文协、江阴文协、湖北文协、上海诗歌工作者协会。

成立了美协或美协筹备机构者有四处,计:全国美协天津分会、全国美协上海分会、武汉美协筹备会、山西美协筹备会。

成立了音协或音协筹备者有五处,计:全国音协天津分会、全国音协上海分会、武汉音协筹备会、杭州音协筹委会、锡市音协筹委会。

成立了影剧协或影剧协会筹备机构的有四处,计:
上海剧影工作者协会、全国剧协天津分会、武汉戏剧工作者协会筹备会、山西剧协筹备会。

成立了戏曲协会(或相当于该会者)有五处,计:
吉林戏曲改进会、抚顺戏曲协会、沈阳市戏曲改造联合会、上海市沪剧工作者研究会、上海市越剧工作者分会。

成立曲艺协会者有三处,计:吉林曲艺改进会、抚顺曲艺协会、沈阳市曲艺协会。

共计四十八处。此项材料我们认为不甚完全,估计成立了类此机构者
××
六十处之谱,部队方面因无材料可资参考,尚未估计在内。关于该项材料,特提交常委会参考。

这份调查也成为此后召开的全国文联四届扩大常委会议的参考资料,周扬所做的报告《全国文联半年来工作概况及今年工作任务》就提到,“自去年七月中国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闭幕后,全国已有约四十个地方召开了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或文艺工作者会议,
成立了地方性的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或其筹备机构”。部分地方组织的情况也被制成《各地文艺团体初步调查资料(十一月五日)》,摘录如下(原为表格,分为成立日期、负责人选、一般概况和备注):

东北文代大会筹备会:主任刘芝明,副主任舒群, 秘书长张僖,定11
月间召开成立东北文联,出版文艺报。

辽西省文代大会:十月十一日。到会代表及文联筹委等二百三十四人,列席者二百余人,大会进行七天,
胜利闭幕。

山西省文代大会:十一月十五日正式召开唐山文联:李时等。

开封市文联:九月廿日正式成立。朱世纶、周奇元、李蕤、谢瑞阶、×××、苏金伞、谢孟刚、林欣、任访秋、罗绳武。团结全市文艺工作者为建设为工农兵服务的新文艺。

河北省文联:主任胡苏、副主任赵起扬,秘书长李名岐,创作部长胡苏,指导部长洪清,美术部长田辛肖,
戏曲改革委员会主任申伸,文工团长郭维。

上海妇女文联:十月十三日举办学习座谈会。

华中文联:×××、熊复、崔嵬、刘 × 春、黑丁、张铁夫、李季、俞林、刘
×、李蕤,巴南岗、刘清坡、张星原、刘奇之、迟柯等。出版“长江文艺”“歌舞剧”。

武汉文联筹备会:科工(鲍鼎)、文联(黑丁)、教娱(叶立群)、大专学校(高庆赐)、新闻(高人熙、陈笑南)。杭州市文联:陈学昭等

南京市文联:陈中凡、刘开荣、陈其五湖北省文联:郑思、黄力丁、伍禾

吉林省文联:主任林郎。计划有组织地展开群众性的戏曲改进工作和提高旧艺人的政治文化水平,筹备成立戏曲、曲艺改进会,出版文艺报。吉林市重庆路六号。

辽西省文联:十月八日。定期举行周末戏剧晚会,
于锦师、锦中、解放公园、市立医院运动场等处同时举行。曲艺组艺人公会八月卅日正式成立,拟将“吕梁英雄传”“血泪仇”“洪杨革命史”改成评鼓词演唱。所属剧团联合锦州市各业余剧团、市文化馆。

沈阳市文联筹委会:郑文。为迎接东北文代大会曾筹选代表、纪念十月革命节,筹创综合性文艺刊物。

旅大文联:在筹备中。

全国文联山西省分会筹委会:陶鲁茄、高沐鸿、力群。分文协、剧协、美协。团结剧界,画宣传画。

扬州市文协:八月卅日刊登《人民报》征求会员。发起人李进、蒋珂、王祖德等四十四人。

东北文协:刘芝明、舒群、马加、天蓝、蔡天心、李默然、秦友梅。秘书主任张东川,副主任舒群,文工团长安
波,戏曲改造委员会主任李纶,副主任仇戴天。十月七
日开筹备会,拟定章程草案进行组织。庆贺开国盛典,
平剧团编写“胜利花儿开”分发各地排演,平剧组编写 “双喜临门”作街头公演。×
编写“一贯道”,白夏青、黄晶、贾克英、曹显明、菊桂舫、郭艳君等热
×,评戏工作 组并且无条件地帮助各戏院克服困难。三月间即与职 工会共组工人
××
班,参加学生一百二十名,开班授课并办星期讲座,三月十六日出版周刊“戏曲新报”。四
月下旬举办苏联照片展览。

沈阳市文协:木克夫。曾到辽西灾区搜集材料,写作剧本。

哈尔滨文协:十月廿三日。主任唐景阳,副主任陈克,执委 ×
沫南、王和、李清泉、高亚天、李江、李北开等。举办文艺学园、工人训练班、街头漫画展、出版“工人文艺”、文艺周刊。六日举行革
×
节诗歌晚会、工人文艺座谈。编辑出版、创作研究、宣传教育三组,会员五十二名。

山西文协:王玉堂、郑
×,剧务:洛林、赵子岳。×协:力群、赵枫川,秘书长:唐仁均。上海剧影工作者协会:陈白尘等。十月十一日收买上海兰心戏院,成立管理委员会,主委陈白尘,经理吕复,十月中旬联合公演“怒吼的中国”。

武汉市戏剧工作者协会筹备会:崔嵬、王地子、骆文、巴南岗、高百岁、马瑜、李青、吴晓邦。组织专业文工团巡回演出,号召剧音工作者下厂下乡,组织庆贺开国

澳门新葡亰登录,第一个新年的大秧歌活动。

上海市越剧工作者分会:常
×、吴琛、钟泯、执委袁雪芬、范瑞娟、徐玉兰、竺水根、吴小楼等。将出版越剧三日刊,组织会员学习、整理旧剧。

上海市沪剧工作者研究会:杨敬文、筱文滨、解洪元等。

吉林戏曲改进会:十月十二日。丁涛、王自修、吕慧君、邱令毕、张又天、张俊亭、冯刚、刘玉书等为常委,
丁涛为主任,吕慧君、王自修为副主任。由吉林文联筹备组织,由市宣教机关与戏曲界同志,及各界
× 戏剧的同志参加发起,成立后,着手进行改进戏曲工作。

抚顺戏曲协会:十月底举行竞赛大会,游艺组由李盛华带头,新创作皮黄清唱 ××
曲有“四十三名战士”“一幅新地图”“庆祝共和国成立”“解放军胜利”“光明的路线”等八种。全国音协上海分会:章枚。十月十八日曾邀请苏联文化代表团艺术演出队音乐家举行讲演会。十五日举办营火晚会,并筹办冼星海逝世纪念会,并征求欢迎苏联代表团之歌曲。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31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