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诗意青春

诗意青春

写这篇文章有些奇怪,最开始我想写的是《送人诗与茶》,因为就在落笔的时候,两个快递小哥连续给我送来了苏州的碧螺春和西湖龙井。对!清明刚过,谷雨就要来临。爱茶的人总以“明前茶”“雨前茶”为珍,所以,两处做茶的朋友每年这时候都会给我送来一些他们自制的新茶让我尝鲜,而我只能作一些打油诗给他们,不想《送人诗与茶》错成了《宋人诗与茶》了。也是将错就错,就说说“宋人诗与茶”的事。

       
 看了三季的中华好诗词,今天看好诗词的宣传片,看到让青春诗意的绽放,于是写了这一篇给中华好诗词第四季做做宣传!

说到“宋人诗”与“茶”,不得不提到苏东坡。苏东坡那辈子大概是跟茶分不开的。第一他跟西湖有缘,不管是杭州西湖还是颍州西湖,那都是有好茶的所在,“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在那样如画的山水之间,没有好茶,恐怕日子也就虚度了。第二,他是喜欢午睡的,“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固然说的是五更天的事,可是东坡还有“食罢茶瓯未要深,清风一榻抵千金。腹摇鼻息庭花落,还尽平生未足心”,这不是夏日午睡后的一杯茶么?饭后在清风之中卧榻小睡,一盏茶可以满足平生尚未满足的心,这是何等悠闲的境界!苏先生与茶当然不止这一两件事,他知杭州三年,正是灵隐下天竺香林洞“香林茶”、上天竺白云峰“白云茶”和葛岭宝云山“宝云茶”成为贡品的时候,那也是辩才法师归隐之地。东坡先生与辩才法师往来甚密,这从他遗留的墨迹、信札和诗歌可窥全貌。也是因此,东坡赞美龙井的诗句“白云峰下两旗新,腻绿长鲜谷雨春”引得乾隆爷六下江南,乃至返京后要在北海建一座庭院仿江南茶坊,那就是乾隆的满园茶色了。

澳门新葡亰登录,       
 东坡先生一生宦海沉浮,经历大起大落,确一直保持对沉浮荣辱冷静、旷达的态度,才会在失意时仍有诗意,写出流传千古的诗句。林语堂曾评价东坡先说“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乐天是因为东坡先生内心有田野,笔下有诗意,才能在被贬黄州时仍有高吟“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豪迈气概,才能在沙湖道遇雨,同行皆狼狈时,浑然不觉,还能高唱莫听穿林打叶声,何防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陆游小杨万里两岁,晚杨万里四年辞世。他们是一生的诗友。陆游“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是千年绝唱,但是,其实这也是一首说到“饮茶”的诗歌,该诗第三联“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所谓“分茶”其实就是我们今天的“泡茶”,因为泡茶是南宋年间才有的新样式,而在此之前,还都是“煮茶”,不管是茶圣陆羽还是苏东坡,他们还不知道后来有泡茶的手法,他们还只是“研磨煎煮,点拂打茶”。关于陆游,虽然沈园的“红酥手”和“黄縢酒”以及“铁马秋风大散关”为他留下了千年的诗名盛誉,可是差不多五百年以后的曹雪芹并不怎么喜欢他,甚至借着林黛玉之口说,放翁的诗不能学,“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这样的诗句过于浅近,缺乏诗意了。大概古人都是爱午睡的,所以陆游也有《昼卧闻碾茶》一诗,他说:“小醉初消日未晡,幽窗催破紫云腴。玉川七碗何须尔,铜碾声中睡已无。”说实话,还真被林黛玉说着了,诗意浅近,不足以学了。

       
千年前苏轼说“诗酒趁年华”,千年后高晓松写“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文化的力量在此,中华民族脉脉相承的传统,历经千年不变的文化内涵,墨客文人一遍一遍向我们传达的理念-----诗歌不应远离中国人的生活。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325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