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研究中国文学史的一次学术之旅

研究中国文学史的一次学术之旅

近些年来,电视台策划了许多有关古代诗词、成语……朗诵、比赛等的节目,新闻报道中常用“火爆荧屏”“十分火爆”之类的话形容其得到受众欢迎的程度。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观众对于提高文化知识水平的渴望。但是,这些毕竟是娱乐节目,表演的成分多于知识的传播。所谓“全民参与”“带动全民重温”等等,虽也起了很好的引导作用,但真正想学一点古代文学,还得静下心来读原著,去用心理解、体会个中意蕴,陶冶性情。

我校中文系教授刘大杰
(1904─1977)是著名的古代文学专家,他著的《中国文学发展史》是一部历经岁月考验的学术著作。在复旦大学2005年硕士学位研究生招生参考书目中,还开列着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这部《中国文学发展史》。这部书最早在1941~1949年由中华书局出版,1957~1958年由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修订本上中下三册。1962~1963年,《中国文学发展史》经修订后重印。此间,刘大杰教授把它改写了两次(
第二次没有改完)。有研究评价这本书已经撷取了新文学新观念新形式新方法,赋予了中国文学史新的面貌。一部文学史,除视野必须开阔,资料必须充分外,最不容易也是最重要的是,它应该既是个人的,又是客观的。有人说刘大杰的《中国文学发展史》(初版本)就整体而言大概是这方面最后的个人之作了。他在写作时曾说:“站在客观的立场来写文学史的人,必得要分析各派的立场,理解各派的特色,才可得到比较公平的结论。”所以对并不合他本意的李贺、杜牧和李商隐等人之作,也能看出特别的好处。现在重读这本书,读者不一定完全赞同他的看法,但是不能不佩服他的宽容态度。解放初期,我国还没有统一的高校文科教材,只能由各校自行编写和指定。刘大杰教授所用的教材就是这部《中国文学发展史》。那时,该书还未出修订本,大家就用解放前中华书局出版的版本。刘大杰教授特地向学生们声明:“教师本不该将自己的著作介绍给学生看的,但现在文学史还没有相应的参考书,只好把自己的著作开给你们,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他又专门编写了简洁的讲义以作为补充。《中国文学发展史》一出版就受到读者的欢迎,解放后也重新修订出版。但不久,大跃进开始,很多书受到批判。《中国文学发展史》因为影响较大,更是成为重点批判对象,甚至还出版了一本批判论文集。不过刘大杰教授对此并不在意,后来中文系召开甄别会,向被批判者表示道歉时,他当场发表声明,说那些写批判文章的都是他的学生,对自己的学生他是绝不会加以计较的。出乎意料的是,经过批判以后,《中国文学发展史》的影响反而更大了。连毛泽东也对它大加赞赏。60年代初,毛泽东有一次到上海,派人找刘大杰教授,因为事先没有通知,找了好久,才在花鸟商店找到他。据刘教授说,那一次,毛泽东与他谈了4个小时,主要是讨论文学史问题,对《中国文学发展史》里引述分析许多作家作品这一点,大加肯定。1982年7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又出了新一版,并列为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人物小影:刘大杰
(1904─1977)湖南岳阳人。曾在上海大东书局做编辑,在安徽大学、暨南大学、四川大学、圣约翰大学等校执教。1949年后任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参加过《辞海》、《中国文论选》的编写,主编《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专著有《托尔斯泰研究》、《易卜生研究》、《德国文学概论》、《德国文学简史》和《东西文学评论》(全三册)、《魏晋文人思想论》、《红楼梦思想与人物》,另有《古典文学巨著〈红楼梦〉》、《〈儒林外史〉与讽刺文学》等论文多篇。

尽管人们在义务教育阶段已经接触了一些古代文学,毕竟是一鳞半爪,读这些诗词原著时,遇到的是浩瀚汪洋。读多了,必然会想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些作品上下左右的渊源关系,这就涉及文学发展变迁的历史。有兴趣进一步探索的读者范围到了这一步会再缩小一些。这就是说,中国文学史的学习和研究是一个比较专业的问题。上世纪50年代我在大学求学期间,我们是第一届本科五年制,中国文学史是中文系最主要的课程,要整整学四年,每周的课时也是最多。至于其他文科各专业,也都要学此课程,只不过课时没那么多,所谓公共课,也是必修的,可见其重要。自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因为研究和教学的需要,有关中国文学史的教材和论著迭出,迄今又成了浩瀚汪洋。它自身好像也已成为一门学科,有其特殊的发展和变迁规律以及内在联系,需要人们研究和探寻,这就是已有一些学者已然精心研究过了的中国文学史的学术史。蒋原伦君的新著《20世纪中国文学史写作观念的演变》就是其中最新的一部力作。

研究“文学史”,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
“文学”?文学的“本质”是什么,可谓各有各的理解。就中国文化史上出现的各种文字作品来论述,曾经有过的“经史子集”分类其实就有互相交叉重叠。一个知名的文学家写的也不都是文学。有人将文学研究分为内部和外部两个系统。也有人称文学是“生活的百科全书”,这样,则凡是与人类的生活思想感情有关的,都可能进入文学的描述范围。有的强调语言艺术,有的强调想象和虚构世界……因此,文学涉及的方方面面是广泛浩瀚的,这就为研究者造成了一个困境,难以做到包罗万象、巨细无遗。于是就有了不同的着重点,不同的视角,因此,研究和写作文学史,也出现了精彩纷呈的局面。

澳门新葡亰登录,蒋原伦君先从文学观念的差异立论,将有关史料进行爬梳整理,理顺头绪和线索。他探讨了尼采、福柯等一大批西方学者的“谱系学”或本质论等,来观照文学本体中的相互作用和关系。他也探讨了近代中国学者研究和写作文学史时,对文体、分类、分期、品评、体例等等涉及文学的观念所持的不同观点,在不同程度上与“谱系学”本质论等既有同构又各呈自己的审美经验和标准。有一点类似的是,都强调从文学内部的递演、嬗变和传承,来考察、论述相互间的“谱系”和“史”的意义。

蒋原伦君在已有的中国文学史作品中,选出数十种最有代表性的、曾经产生较大影响的著作,如胡适的《白话文学史》,是从文学语言的角度进行史的论述。他认为白话文学的范围是把古代文学中“那些明白清楚近于说话的作品”,即有生命力的口语化的文学作品作为研究对象:“白话文学史就是中国文学史的中心部分。中国文学史若去掉了白话文学的进化史,就不成中国文学史了……”(胡适:《白话文学史》(上)第12、13页)蒋原伦认为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胡适的研究从语言角度切入研究,正是文学本质论的一种实践。继之又有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这是循着胡适的“活文学”思路,以流传于民间的、大众的、通俗的文学包括口头创作为研究对象。到了他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则强调“人类的最崇高的精神与情绪”的演化和传承,仍然是视文学的本质为情感的表达。到了刘大杰的
《中国文学发展史》,他更明确地主张“文学发展史便是人类情感与思想发展的历史”,同时也开始注意到“每一个时代文学思想的特色,和造成这种思想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学术思想以及各种环境与当代文学所发生的联系和影响”(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原序》(上)第1页)。

蒋原伦称他“将文学史当作人类的心灵史或精神生活史”进行研究。对于诗人林庚的《中国文学史》,则认为是“将文脉的流播作为书写的主要线索……真正是一本以描述文学主潮流变为使命的文学史”。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336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