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曹禺与日本:从歌舞伎看到中日艺术相通之处

曹禺与日本:从歌舞伎看到中日艺术相通之处

《雷雨》首演成功之后,父亲他们特地给曹禺写了一封信,报告他们排练和演出的情况。曹禺的回信中,在感谢海外友人的辛勤劳动之外,对演出中的一些处理方式有不同看法(如:导演们削弱了“离奇”的情节,强调了鲁大海的形象)。曹禺写道:“我写的是一首诗,一首叙事诗”,“但绝非是一个社会问题剧”。对剧本的删节“只好认为是无法子的事”。父亲他们认为,这封信反映了作者世界观上的矛盾,决定在父亲主编的《杂文》杂志上发表,并由父亲加了“编者按”,以供戏剧爱好者研究参考。

曹禺曾满怀深情回忆他与日本的情缘。“我曾到过日本三次。我在大学就要毕业放春假时,来到这里。那时我才23岁,一句日语也不会讲,但是像我一样年轻的日本大学生们,跟我用笔,用半通不通的文字,开怀畅谈,交谈得十分热烈。我想起那满目浓艳的樱花,好像一片片彩云,真不知那些脚踏木屐、穿着裙子式的学生装的同学们,现在在哪儿?在做什么工作?他们会不会还记得我?当然,我们都老了,可是我的脑海里,他们永远那么年轻。”

原标题:文艺之中,他寻到了真理——父亲杜宣学生时代的文学戏剧活动

在留言册上,很多日本朋友抒发着内心的感受:“戏剧博物馆与精彩的《雷雨》再合适不过了,参观这个展览,我感觉仿佛在观看演出。”“我希望中日两国的戏剧能够相互影响、相互学习,中国戏剧的历史,文化和热情,真的很棒。”“我深深体会到了作为中国著名剧作家曹禺先生的伟大及其才华,我被曹禺与日本剧作家、演员之间的友好情谊所深深感动!”

3

本文出自历史lishiqw.com

在日留学期间,父亲得到了郭沫若、秋田雨雀等戏剧前辈的提携,又参加了许多扎实的文学戏剧活动,这对提高父亲的戏剧文学修养和水平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展览开幕前,冒着酷暑赶来的中日“曹禺迷”们在著名的大隈纪念讲堂观看了《雷雨》片段,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饭塚容作为特邀嘉宾为大家诠释曹禺其人、其作品、其影响。而回首30年前,曹禺在东京都立大学会见日本曹禺研究专家时,饭塚容还是一个刚刚完成毕业论文《曹禺论》的年轻学者。这就是曹禺及其作品跨越时空的魅力吧。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内抗战全面爆发,父亲离开日本回国,又投身新的旅程。

位于日本百年名校早稻田大学校园内的这家博物馆是日本唯一的戏剧博物馆。在这座有着80多年历史、外观模仿英国伊丽莎白时期伦敦吉星剧院的设计的博物馆里,前来参加展览活动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崔宁向我谈起在日本举办曹禺展的缘由。

这是《雷雨》在国外的首演。它打响了曹禺的知名度。那时巴金正在东京。他看过话剧彩排,也去看了第一场被终止的戏,父亲那时并不知道这些。时过20多年,巴金把珍藏的一张当年《雷雨》的剧照送给了我的父亲。

“在日本邂逅曹禺诞辰百年纪念展,真的太意外了!没想到曹禺与日本有这么深的渊源,如此受欢迎。”看完展览后,早稻田大学的留学生赵倩倩说。专程赶来的东京外国语大学的武文告诉记者,学校的日本学生曾演出过话剧《雷雨》,如果问起曹禺,她的日本同学都会说:“当然知道!”

董每戡是剧社的导演,他帮剧社排了田汉和他自己的两个独幕剧。父亲不是演员,但在董先生一个多月的排戏、说戏的过程中,他渐渐被戏剧的魅力所吸引。同年10月,他在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秋天,在地下党的领导下,“中公剧社”连续40多天在新世界剧场演出这些剧目,专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募捐寒衣。他们正为演出成功而喜悦时,父亲和同学中的几个支部委员都被校方开除学籍。父亲很不甘心。在左翼戏剧家联盟的领导下,1933年元旦,他们成立了“三三剧社”,父亲是负责人;剧社中成立了“剧联”,由父亲做组长。父亲说,从这时开始,他进入了正规的戏剧活动。那年他19岁。

曹禺的剧作日译本很多,据说《日出》、《北京人》有三种译本,展览中我看到了《原野》、《蜕变》、《胆剑篇》等多部作品的日文版。尽管这些书都已经微微泛黄,封面也有些破损,但仍然能够透过这些小册子感受到曹禺在日本受到的关注与尊重。当年,日译本《雷雨》的译者影山三郎对曹禺的戏剧倾注了巨大热情。曹禺曾写道:“一位读者,为了同新中国来的作家会面,从横滨一直追到长崎,又返回大阪,还未能相见,最后才在东京同我相见。他兴奋地对我说,……我来回跑这么远的路,是为了和您见面,表达祝愿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长久友好下去的心情。”

2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曹禺的父亲万德尊在1904年考取清朝官费留学生,在日本振武学堂和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了5年。曹禺本人曾分别于1933年、1956年、1982年三次赴日,与秋田雨雀、久保荣、千田是也、杉村春子、内山鹑等多位日本戏剧界同行有着广泛和深入的交流。更值得一提的是,曹禺的成名作《雷雨》的首次公演就在日本,曹禺在日本深受欢迎。

1933年,父亲东渡日本,在东京日本大学法律系学习。年末的一个晚上,因买书结缘的光华书店老板请父亲去吃饭。父亲应约来到早稻田大学附近的“有明馆”。原来老板请的是郭沫若,父亲是作陪的。

真没想到,曹禺先生与日本有着如此深厚的渊源。当我在早稻田大学戏剧博物馆参观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戏剧博物馆来日举办的“中国戏剧家曹禺诞生100周年纪念展”后,这一感受更加强烈。

对于父亲编的这本《杂文》杂志,我是工作后才知道的。

展厅内有许多珍贵的手稿。在1990年曹禺从事戏剧65周年之际,日本著名表演艺术家、剧作家纷纷写来亲笔贺信。剧作家木下顺二致信曹禺,深情回忆两人间的交往,赋诗一首“地动山移松柏青,风雨深处见友情”。看着这些写给曹禺、饱含情意的日文亲笔信,想象一下跨越国界、语言、乃至战争的友谊,令人感慨万千。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354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