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陈尚君:重读《古小说简目》

陈尚君:重读《古小说简目》

偶检书架,翻出一本小书,是研究生毕业前夕买的《古小说简目》(程毅中著,中华书局1981年4月版),定价仅0.70元,所标印刷字数是130千字,留空很多,估计实际字数仅七八万字。首次印数达33600册,这么专门的书能印那么多,可见当时读书风气之盛。

凡例

《古小说简目》前言很简单,仅说古代小说概念因历史发展而变化,长期介于子、史两部间,与近世小说概念有很大差异。继而从《汉书·艺文志》谈起,排列两张表,一是《新唐书·艺文志》所载小说,在《隋书·经籍志》和《旧唐书·经籍志》中,主要见于子部小说类与史部杂传、子部杂家各类;二是《四库全书总目》所载小说,在前述三志中还包括史部地理、起居注、旧事、故事、杂史、实录及子部道家,甚至还有见于经部乐类者,证明古人对小说认知观念之变化与尺度之放宽,很有说服力。

一、中国文言小说种类众多,卷帙浩繁,具有重要文学价值与史料价值。自《汉书·艺文志》以下,历代史志及官修、私修目录均有著录,然迄无全面系统之整理,查阅,研究深感不便。有鉴于此,遂编撰《中国文言小说书目》。凡古代以文言撰写之小说,见于各正史艺文志、经籍志,各官修目录、重要私人撰修目录,及主要地方艺文志者,不论存佚,尽量搜罗,共计两千余种。收录各书,以时代诊次,先列书名、卷数、存佚,再列时代、撰者,著录情况,版本,并附以必要之考证说明。检阅本书,庶可知中国文言小说之总貌,及历代编撰、著录、版刻、流传之大概。欲知一书之存佚、卷数、时代、撰人、版本等,亦可备查。研究中国文学、中国历史、目录学、文献学及其它社会科学之工作者,均可参考使用。

当然这部书的主体,是用历代书志之著录,与秦汉至五代为止之文言小说,无分存佚之逐书记录。每一书名下,一般包含存佚,有无传本与辑本,时代与作者,叙录之主体是书志著录情况,间及内容与作者说明。现在数一下,正编所列,汉魏六朝小说为116种,附录2种,隋唐五代228种。每篇短仅数十字,长也不过五六百字,提纲挈领,要言不烦。书后有二附录,一为《存目辨证》,列出有传本之伪书119种;二为《〈异闻集〉考》,揭示鲁迅与汪辟疆都特别推重的唐传奇名篇,主要因唐末陈翰编《异闻集》而得保存。

二、此所谓文言小说,区别于宋元以后之白话通俗小说,专指以文言撰写之旧小说而言,实即史官与传统目录学家于子部小说家类所列各书。古今小说概念不同,以今例古,其中多有不类小说者。为保存历史面目,本书不以今之小说概念作取舍标准,而悉以传统目录学所谓小说家书为收录依据。然古代目录于小说家类,取舍不尽相同。一书或隶史部,或隶子部;同隶子部者,或入小说家类,或不入小说家类,并无定论。至今书有亡佚、残缺,更无从判断。本书以审慎、完备为目标,凡曾见于小说家类之文言小说,一般均予收录。至于《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等讲史小说,虽用文言,仍属民间说话系统,一向视为通俗小说,先生《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已经收入,本书不再收录。如《青琐高议》之类,虽受民间说话影响,然系杂辑稗说旧文而成,“尚非话本”,仍属传统文言小说书,本书予以收录。

程毅中先生的这本小书,当时在我的阅读中曾引起巨大的震撼。在这以前,我读过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和《破
〈唐 人
说荟〉》,对明清书坊大量据《太平广记》印行古本小说,伪题书名与作者,已稍知大略,就所有遗存文献来说,何真何假,如何鉴别,则尚无办法。《古小说简目》提供了基本原则和大体完整的书目,且逐人逐书,一一说明,更便于初学。他在《存目辨证》中所举伪书,主要来源有《五朝小说》《古今说海》《唐人说荟》《龙威秘书》《唐开元小说六种》《合刻三志》《虞初志》,以及《说郛》重编本等,且逐书说明真本源出,何以为伪,一些真伪相杂之书,也有具体揭示。这是斥伪。至于存真,则以传本与书志之记载参证,以《太平广记》为主要坐标,辅以晋唐古注与唐宋类书,特别是宋元期间尚得见古小说而曾加引证者,如《云笈七签》《类说》《绀珠集》及《说郛》等书,将上述346种古小说之孑存文本,有大略的记录。

三、中国文言小说多系“丛残小语”,内容庞杂,区划类别,实非易事。而佚书,残语,尤难猜测其内容以评定类别,故本书所列小说一律按时代先后排列,分为先秦至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五编。一朝代中遽难确定其具体年代者,暂系于此朝代之后。后世伪作依托前人者,从《四库全书总目》之例,以被依托人之时代为准,于撰者姓名前加,“旧题”二字,并略加考证说明。

读到《古小说简目》时,我刚做完学位论文,因全国学位条例制定而晚了半年答辩。其间百无聊赖,翻看群书以寻觅今后可以长期研究的题目。从此书,也从其他各家前辈著作中体会治学路径,加上得自老师的一些文献学知识和原则,逐渐加以体会。因《古小说简目》,至少可知并非所有有传本之著作都可作为研究的依凭,文献学的治学方法,既可作为古籍登录管理、校勘整理之原则,更可成为阅读群籍,董理一代基本文献的准绳。稍后确认做唐人佚诗辑纂,将《古小说简目》所列全部古本小说,以及引用文献所涉基本典籍,都翻了个遍。估计当时所得源出唐人小说之唐人佚诗,在百首以上。比如《周秦行纪》,其间有牛僧孺入薄太后庙与古后妃所作诗七首,无论此书为牛作抑或牛之政敌如韦瓘诸人伪造,其文既有《顾氏文房小说》本,《太平广记》卷四八九和《李文饶外集》卷四也收了,还有敦煌遗书P.3741本,出自唐人应无问题。不知为何,清编《全唐诗》就是不收,难道还真认为是遇到汉文帝他妈了吗?

四、文言小说之版刻、流传、收藏,情况复杂,私人藏书尤难考查。凡书之存佚未详者,暂付网如,未敢臆断。著录版本不求完备,但善本及通行之单刻本、丛书本、今人校点校注本,尽量录入。坊刻本多有校勘不精或任意删削者,则酌情收录。

其实何止古小说,每一类古籍都有其流传史,比方诗话,比方地志,比方笔记,比方传记,都有各自的共性特点与各自区别。读书贵在能举一反三,我也因此得到许多启发。

五、书末附书名索引与撰者姓名索引,以便翻检。

前些年,得有机缘与程毅中先生一起在北京开会,说到对《古小说简目》的喜欢,很遗憾30多年未印了,特别建议重印此书。程先生则觉得许多内容都已过时,要补充的内容太多,很犹豫。对此,我能理解,更觉得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国内唐代基本文献研究格局的巨大变化。

六、一九三二年西谛先生序《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曾提议为传奇文.与文言小说编目,惜至今尚无此类书目问世。兹不揣谫陋,编为此书,冀有小补于学术建设。然为学力所限,书中定有漏误不妥之处,敬祈专家、读者指正。

具体些说最近30多年古小说研究之进步,可举以下数端。一是海外学者的杰出研究为我们所了解,如台湾学者王梦鸥之唐人小说研究,王国良的汉魏六朝古小说校订,日本学者内山知也的隋唐小说研究,皆多有发明。二是小说古本、善本之发现。最重要的是《太平广记》善本的发现。明代以来通行的是谈恺本,60多年前汪绍楹校本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近几十年则有台湾存孙潜本与韩国存《太平广记详节》的通行,张国风据以作《太平广记会校》,再推进一步,但遗憾仍多。其他如《玄怪录》陈应翔刻本的发现,《冥报记》在日本有新的补充,《鉴诫录》翁氏藏宋本从海外之回归,《贾氏谈录》海日楼抄本颇存佚文,张文成《游仙窟》古本古注在日本多有传本,等等,大大充实了研究者的收藏。三是系统研究与整理的展开,其中李剑国作《唐前志怪小说史》后,再作《唐代传奇志怪叙录》,对宋前小说作了逐条的清理。稍后李时人作《全唐五代小说》,陶敏主编《全唐五代笔记》,都追求更准确的文本。程毅中、李剑国对古本小说的分别校录,也各有成绩。程先生曾撰《〈丽情集〉考》(《文史》十二辑),揭示唐小说入宋之流衍,尤为重要。各单本著作之整理,成就也很丰富。小说笔记作者之墓志,所见则有郭湜、韦瓘、张读、王仁裕等。可说的太多,程先生觉得增订为难,可以理解。

山海经十八卷

因为翻到一本旧书,引起学术起步阶段往事的联想,更可见到最近若干年内古小说研究的进益,不敢说向程先生请教,更愿意向初进学域的年轻学生传达治学的基本原则,和学会举一反三的能力。

佚名氏撰郭璞注

《汉书·艺文志》于数术略形法家列《山海经》十三篇。刘秀另据三十二篇本重行校订、删汰,改编为十八篇。《隋志》史部地理类有郭璞注《山海经》二十三卷。《旧唐志》同,惟作十八卷,当系另行编排以凑和刘秀十八篇之数。《四库全书总目》改隶子部小说家类。

明成化戊子国子监刊本 四部丛刊影印明成化本附黄丕烈校勘记一卷
明前山书屋覆宋刊本 明嘉靖吴郡黄省曾刻本
清康熙五十四年项氏重刻本道藏本、道藏举要影印道藏本 山水二经合刻本
古今逸史本 格致丛书本 秘书二十一种本 子书百家本

另有杨慎、王崇庆,吴任臣、汪绂、毕源、郝懿行、陈逢衡、吕调阳、吴承志等各家校注本。以毕源《山海经新校正》十八卷及郝懿行《山海经笺疏》十八卷图赞一卷
最通行一九八O年上海古籍出版社袁珂校注本。

《山经》与《海经》各成体系,《山经》是巫现之书,成于战国初期或中期,《海经》是方士书,成于秦或西汉初。

穆天子传六卷

佚名氏撰郭璞注

自《隋志》以下,各史志俱入史部起居注类,《四库全书总目》改隶子部小说家类。姚振宗《汉书艺文志拾补》,列入诸子略小说类。

明天一阁本、四部丛刊影印天一阁本明青莲阁本清嘉庆九年金隆山房刊本道藏本、道藏举要影印道藏本
古今逸史本 汉魏丛书本 广汉魏丛书本 三代遗书本 快阁藏书本
增订汉魏丛书本龙威秘书 子书百家本 又洪颐煊校本六卷附录一卷,有平津馆本
嘉庆间鄂氏刻平津馆本龙溪精舍丛书本 四部备要本
丛书集成初编本又清道光十二年翟云升校本六卷补遗一卷,有五经岁编斋校书本
又檀萃疏注本,有坊刊本 碧琳榔馆丛书本 芋园丛书本

束皙原目题《周王游行记》。《春秋正义》王隐《晋书·束皙传》曰:“《周王游行记》五卷,说周穆王游行天下之事,今谓之《穆天子传》。”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亦曰:“郭璞注本谓之《周王游行记》。

禽经一卷

旧题师旷撰张华注

见《宋史·艺文志》子类小说家类。

百川学海本 格致丛书本 夷门广牍本 唐宋丛书本 说郛本 五朝小说本
增订汉魏丛书本古今说部丛书本 又王仁俊辑至函山房辑佚书补编本

胡震亨曰:“余谓此书之成,必在隋世,而经文、传语,亦出一乎。”

燕丹子一卷

旧题燕太子撰

见《隋书》子部小说家类。两《唐志》同,惟《旧唐志》作三卷,题燕太子撰。《宋志》、《文献通考》并作三卷。

孙星衍辑校《燕丹子》三卷,有问经堂丛书本 岱南阁丛书本 平津馆丛书本
子书百家本 子书四十八种本 四部备要本 丛书集成初编本

丹,燕王喜太子。孙氏岱南阁、平津馆两本校刊序曰:“《燕丹子》三卷,世无传本,惟见《永乐大典》。纪相国昀既录入四库书子部小说类存目中,乃以钞本见付。”

宋玉子一卷录一卷

大夫宋玉撰

见《隋志》子部小说家《燕丹子》注。梁时尚有,隋已亡。

方士传

见姚振宗《汉书艺文志拾补》诸子略小说家。

刘向《别录》曰:“《方士传》言邹衍在燕,燕有谷,地美而寒,不生五谷。邹子居之,吹律而温气至、五谷生,今名黍谷。”刘歆《七略》曰:“《方士传》言邹子在燕,其游,诸候畏之,皆郊迎而拥孽。”姚按:“《方士传》当作于战国时,史公亦据以采摭欤!《北堂书钞》引《邹衍别传》亦当出是书。”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伊尹说二十七篇

见《汉书·艺文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其语浅薄,似依托也。”

或谓《吕氏春秋·本味篇》出自此书。又,《说文》“栌”字下,“耗”字下各引佚文一条。

鬻子说十九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后世所加。”道家另有《鬻子》二十二篇,班注:“名熊,为周师,自文王以下问焉。周封为楚祖。”《隋志》子部道家《鬻子》一卷,鬻熊撰,《新唐志》同。《旧唐志》入丙部小说家类。或谓今存道家《鬻子》一卷,十四篇,逢行珪注,盖即小说《鬻子说》。

逢注本有道藏本 道藏举要影印道藏本均二卷 十二子本 五子书本 子汇本
诸子褒异本 墨海金壶本 湖北先正遗书本均一卷 又二十二子全书本
子书百家本有杨之森补一卷 又守山阁从书本附钱熙祚校勘记遗文一卷

周考七十六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考周事也。”

青史子五十七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古史官记事也。”《通志·氏族略》引贾执《姓名英贤录》云:“晋太史董狐之子,受封青史之田,因氏焉。”

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丁晏《佚礼扶微》各有佚文两条,其中一条重出。《古小说钩沉》辑三条,无出马、丁之外者。

师旷六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见《春秋》,其言浅薄,本与此同,似因托之。”师旷,晋平公乐师,字子野,能辩音以知吉凶。《吕氏春秋·长见篇》所述师旷故事,或采自小说家言。

务成子十一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称尧问,非古语。”

《韩诗外传》曰:“尧学于务成子附。”《荀子·大略》曰:“舜学于务成昭。”杨琼注引《汉志》,并曰:“昭其名也。”《新序》又有务成跗。《通志·氏族略》引《吕氏春秋》:“务成子为尧师。”务成昭、务成附、务成跗盖即一人,惟其身份或曰尧师,或曰舜师,莫衷一是。

宋子十八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孙卿道宋子,其言黄老意。”孙卿即荀卿。《荀子·非十二子篇》有宋钘,一与墨翟并称。《荀子·天论》杨琼注:“宋子名折,宋人也。”《汉志》名家《尹文子》,班注:“说齐宣王。”师古注引刘向云:“与宋妍俱傻下。”可见:宋子,宋国人。在齐为稷下学士,当齐威王、齐宣王之时。

《玉函山房辑佚书》有辑本,全取自《庄子·天下篇》。或谓《吕氏春秋》中《去尤》、《去宥》两篇采自小说《宋子》。

天乙三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天乙谓汤,其言非殷时,皆依托也。”

黄帝说四十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迂诞依托。”

封禅方说十八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武帝时。”武帝时方士多燕齐之士,此书或即武帝时齐地方士献上之书,言封禅之方术者。

待诏臣饶心术二十五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武帝时。”师古引刘向《别录》:“饶,齐人也,也,不知其姓,武帝时待诏,作书名日《心术》也。”按:《管子》有《心术篇》,已证明是宋子遗著。宋子曾讲学于齐稷下,饶是齐人,或即宋子后学。

侍诏臣安成未央术一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应肋注曰:“道家也,好养生事,为未央之术。”

臣寿周纪七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项国圉人,宣帝时。”

姚振宗《汉书艺文志条理》曰:“《周考》,考周事也。此《周纪》大抵亦纪周代琐事,同为街谈巷议之流欤?”“汉无项国,困为淮阳国属县。……寿实为淮阳国圉人也。”

虞初周说九百四十三篇

见《汉志》诸子略小说家。班注:“河南人,武帝时以方士侍郎,号黄车使者。”应劭注:“其说以《周书》为本。”

按《文选》张衡《西京赋》:“小说九百,本自虞初。从容之求,实侠实储。”薛综注曰:“小说医巫厌祝之术,凡有九百四十三篇。言九百,举大数也。持此秘术,储以自随,待上所求问,皆常具也。”虞初之名又见于《史记·封禅书》:“夫人、雒阳虞初等以方祠诅匈奴、大宛焉。”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369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