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新葡亰登录 › 陈漱渝:我所了解的台静农

陈漱渝:我所了解的台静农

笔者曾将搜集到的陈子善致廖静文、阎愈新、张白山、姚楠、许峨、臧云远、杨培林、周丰一、杨纤如、李启伦的15封信进行整理,梳理了陈子善参与鲁迅书信注释工作,编辑《郁达夫研究资料》和《回忆郁达夫》《如梦记》的过程,从而呈现他在郁达夫、周作人等现代作家作品的发掘、整理与编撰方面的贡献。

台静农是谁?他本姓“澹台”,是个复姓,有数方印章即刻“澹台静农”;原名“传严”,二十年代初改名“静农”。

近日,笔者在某名家信札拍卖专场的拍品中,发现了一封陈子善写给《新文学史料》编辑的信,照录如下:

台湾人一般都知道这是一位大教授。他是1946年10月15日抵达台北的,受聘于台湾大学国文系,直到1973年退休。当时文学院长叫钱歌川,中文系主任叫魏建功,学生还一个都没有。1947年开始招生,后来台静农继魏建功、乔大壮之后担任中文系主任,长达二十七年,培养了许多知名学者、作家,比如林文月、施淑、台益寿;也把一些知名学者、作家引荐到台大,如聂华苓、王文兴、叶嘉莹。学生以在台门受教深以为荣。台湾原东吴大学中文系主任王国良就很得意地对我说:“我是台先生的关门弟子!”

黄汶同志:

好的教授必然同时是一个好的学者,台先生就是一位大学者。他研究范围相当广泛,特别是中国文学史,可惜临终前这部专着尚未完成,但未完稿已分别在台湾和大陆出版。在中国文学史中,他的研究重点是先秦、魏晋和唐宋。他在台大开设过《楚辞》的课程,当然有寄托自己情感的意思。他诠释“离骚”二字的含义:“离”就是“遭遇”,“骚”就是“忧愁”。这正是夫子自道。他教《楚辞》就是借古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他将教学成果整理成《天问篇》一书,又撰写了《读骚析疑》共九十余则,广征博引,令人叹服!

大札奉悉,至感!

一般治文学史的人常拘泥于文本,而台老治学的特色就是汇通融合。比如他通过汉画像研究两汉的乐舞,又通过乐舞诠释当时的乐府诗。再比如,他通过唐代的士风解读唐代的文学,通过佛教故实研究中国文学,通过少数民族文化研究汉族文化,通过民间文学研究文人文学……即使对于冥婚,地券等民俗文化,台先生也颇有研究。更为重要的是他注重打通“古文学”与“新文学”的界限,将五四精神渗透于文学史研究的全过程。大学问必须有大格局,而大格局又必须有多学科支撑,这样才能通达天宽地阔,任我翱翔的境界。这是我从台先生治学中得到的一点启发。

现先寄上两稿,供贵刊选用:

不过,台静农的名字最早为人所知,并非因为他是一个学者、教授,而是因为他是一位作家,一位小说家。有意思的是,台静农最初并不愿意写小说,后来又根本不写小说,因为他了解太多的人间酸辛和凄楚,内心已经很难承受,写小说时又要用笔和心血细细写出,就会更难承受。只是由于鲁迅、韦素园的鼓励,台静农还是拿起了创作的笔。他的第一篇小说《懊悔》就是鲁迅审阅后交给《语丝》周刊发表的。后来台静农编了一本小说集,书名叫《蟪蛄》,蟪蛄就是青紫色的知了,一般读者不懂,鲁迅建议改名为《地之子》。鲁迅认为这是一部“优秀之作”,并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中给予了经典的评价,指出读台静农的小说虽然得不到“伟大的欢欣”,但他却“在争着写恋爱的悲欢,都会的明暗的时代,能将乡间的死生,泥土的气息移在纸上”。在鲁迅看来,在当时的乡土作家群中,能像台静农那样勤奋的,恐不多得。台静农另一部小说集叫《建塔者》,也是“优秀之作”。

澳门新葡亰登录,①台静农先生未完成的遗稿:《忆常维钧与北大歌谣研究会》,此文还提及与鲁迅先生的交往等,有较大的史料价值,且是台先生的绝笔,建议贵刊刊登。

台静农对中国新文学的贡献并不限于创作,而且还在于组织工作。1922年6月,他参与发起了五四以来第三个全国性文学团体——明天社,成员有冯雪峰、汪静之等十八人。1930年秋天,他又跟潘漠华烈士提议成立了着名的“北平左联”,参与筹建工作的还有孙席珍、谢冰莹、陈沂等。1932年鲁迅回北平省亲,跟北平左联成员秘密座谈,地址就在台静农家。鲁迅发表着名的“北平五讲”也由台静农全程陪同,他一直把鲁迅送上由北平返回上海的火车。

②秦贤次《台静农先生的文学书艺历程》,此文较长,较全面地展现了台先生的文学艺术生涯,在我看来较客观平实,建议贵刊刊用。此文的“前言”,如你们觉得不合适,可删去,文中字句如个别的你们觉得不妥,也可删节。作者系我好友,此事可由我全权代表。

谈到台静农的文学创作,有一个不能忽略的部分,那就是他的诗歌。无论是抗日战争在四川江津居住期间,还是在台湾歇脚期间,台先生都撰写了不少旧体诗,现留存75首,另存新诗六首,由许礼平先生编入《台静农诗集》,2001年由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其中有一首《过青年公园有悼》特别引起了我的关注:“荒木交阴怪鸟喧,行人指说是公园。忽惊三十年前事,秋风秋雨壮士魂。”这首七绝应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台北青年公园建于日据时代马场町刑场旧址,五十年代有一位女革命志士萧明华被国民党当局以“匪谍”罪枪毙于此。台先生将她喻为秋瑾烈士,明确表现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台先生还写过一些杂文、散文和剧本。1989年,他赠我一本《龙坡杂文》,无疑是中国现代散文中的上乘之作。

我上信中所说的另两文(徐中玉先生的回忆文和我的《台静农先生著述年表》)稍后再寄奉。

台先生在台湾的声誉,还在于他的书艺。在中国现代书法界,台老的书法可谓独创一帜。书法是中国独有的艺术。殷商甲骨文,西周钟鼎铭文,秦代竹简,西汉帛书,东汉至汉魏六朝碑铭,多不署书家姓名,这些书家虽不是士大夫之流,但应该是职业写手,影响后世深远,似乎到汉代才出现一些署名的书法家,如写《秋凉帖》的张芝。以后历朝历代书法家后浪推前浪。1949年以后,在台湾的书法家中有擅长草书的于右任,写瘦金体的庄严,同时还有书法雄强挺劲、朴拙深厚的台静农。

谨祝

台先生的书法造诣得益于家教,但更得益于悟性。他中年之后才练书法。他多次对朋友和门生说:“我从来没有好好地把一本书帖写完过。”他书法以草隶见长:草书奇逸,隶书端凝,启功先生曾用“错节盘根,玉质金相”八字形容。论者多以为台先生受晚明书家倪元璐影响最深,张大千先生推崇台先生是“三百年来写倪字的第一人”。其实他的书法作品字体各异,精采纷呈,给我留下的总体印象是浓郁顿挫,体现了一种身受压抑而反抗压抑的生命张力。他着力推存的书法家有两位:一位隋代书写《千字文》的和尚智永,另一位是五代的大书家杨凝新。

编安!

智永应该是王羲之的第七代孙,他是在梁武帝时舍家为僧,就住在会稽嘉祥寺,大约活了近百岁,见过炀帝。他写了八百本《千字文》,想借此统一草字的体势。虞世南、欧阳询、陆柬之、赵孟頫、文征明、董其昌均受其影响。台先生借用杜甫“不废江河万古流”的诗句歌颂智永划时代的贡献。

向牛汉、启伦诸位致意!

杨凝新是由唐入宋的一位枢纽性的书法家,影响了北宋的苏东坡、黄庭坚、王安石以及南宋的陆游。台先生最欣赏杨凝新的一点,就是他既拘守晋唐法度,又自成新局。杨凝新的字多题于寺庙墙壁,写在纸帛上的不多,有的真伪难辨。台先生特别推崇杨凝新“变古法”“自出新意”的精神。我想,“求变”“求新”也就是台先生书法艺术的追求,这是他从前辈书法家身上继承的精神。中国自古书画相通。除开书艺,台先生所绘梅兰也堪称一绝。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440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