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欧阳予倩在南通

欧阳予倩在南通

欧阳予倩在自传《自我演戏以来》专辟一节“在南通住了三年”,详述1919-1921年三年来在南通的戏剧活动。只是忆及这三年,欧阳予倩流露很大的失望,“我到南通住了三年,本抱有幻想,不料一无成就……物质上既无所得,精神上的损失,真是说不出来”。实际,这三年欧阳予倩绝非毫无所得,他在南通主持的戏剧活动,如演员教育、剧场演出以及戏剧批评诸方面,都成为中国现代戏剧史上极具现代意义的尝试。而且,居通时形成的教改模式在其后来诸如广东戏剧研究所、广西桂剧改革以及任职中央戏剧学院过程中不断修正沿用。

有很长一段时间,电影和各种演出淡出了我的世界,在居住的小镇,电影院已经关闭。直到孩子大了一点,直到我们有了车,我们才重新从更俗剧院回归有电影的生活。7、8年前的某个周末,我们终于去更俗剧院看电影,一部大片,已经忘了是什么名字,看完出来不过瘾,又去买票看了一场《闪电狗》,正是上初小的女儿喜欢的电影。看完电影,又去剧院对面巷子里的半文粥店吃了一顿晚餐,粥店的装修就如当年民国时期南通寻常人家的堂屋灶间,那个下午过得非常美妙,顿时生活开始有了新的文化气息。

结识张謇

过了些年,院线在各个小城市拉开,我们就不再舟车劳顿去更俗看电影了,虽然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曾经告诉我,大厅里的音响系统是最棒的;我们主要就是去看演出,看了很多场新年音乐会,以及一些演出团体的世界巡演,虽然我看不太懂,但丝毫不影响我的喜爱。观众的素质也在提高,喧哗的少了,也不会在乐曲的停顿间鼓掌,对拉德斯基进行曲的鼓掌节奏也游刃有余,剧场的管理也不断提高,如果有观众违反规定拍照,工作人员也会用红外线灯予以警示劝阻。

欧阳予倩能来南通,主要与晚清状元张謇有关。

每每此时,我常常自豪。自豪于“更俗”这个名字,自豪于剧院的历史,自豪于剧院最早的设计师孙支夏和我们近代第一城的总设计师张謇。

作为近代著名的实业家,张謇在家乡兴实业的同时,还意识到精神建设方是一座城市迈入现代的内核,“至于改良社会,文字不及戏曲之捷,提倡美术、工艺不及戏曲之便,又可断言者”。于是,张謇有意创办一所戏曲学校并且建设一座专业剧场。只是由谁来主持这一系列事务呢?在其心目中好友梅兰芳乃首选,他多次致信相邀梅氏前来主持,然而梅氏并未应允。正在徘徊之际,有人向张謇推荐在上海演出的欧阳予倩。

张謇(1853-1926),是我们南通人的骄傲。作为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张謇主张实业救国,一生创办企业和学校无数企业和3学校,为我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为教育事業的发展作出了宝贵贡献,被称为
“状元实业家” 。

此时的欧阳予倩因自编自演了诸出“红楼戏”轰动海上,得以与梅兰芳齐名,有“南欧北梅”之誉。由于熟谙话剧与戏曲艺术的优势,加之数年的舞台经验,欧阳予倩已经形成自己独到的戏剧观。

在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蓬勃兴起之际,南通也掀起一场戏剧改革热潮,代表人物就是张謇和欧阳予倩。张先生在筹划戏剧改革之初,一开始是想和梅兰芳合作的,但梅先生一直没空,经人介绍,张先生转而邀约欧阳予倩。1919年9月欧阳予倩举家迁往南通,并主持伶工学社,一所以科学方法培养戏剧人才的专门学校。同月,在欧阳予倩提议下,张謇在南通桃坞路西端创建了更俗剧场,取名“更俗”,就是“除旧布新、移风易俗”的意思。剧场由孙支夏仿上海新舞台设计,设施在在当时首屈一指,剧场建立初,张謇力邀京剧大师梅兰芳来通献演《贵妃醉酒》,并与欧阳予倩同台献艺。剧场里的梅欧阁就是为纪念与两位的友谊而建。设计师孙支夏以后有机会再写一写,引用一句话,便可知其在中国建筑史上的位置,两院院士吴良镛先生撰文论述南通为“近代第一城”时写到:“为了推进城市建设,张謇还有意识地培养南通的总建筑师——也可称之为从本土成长的中国近代建筑师之一的孙支夏,留下了不少中西贯通的建筑设计作品。”

澳门新葡亰登录,在新文学的主要阵地《新青年》,欧阳予倩发表了对于旧剧以及旧剧改造的论文《予之戏剧改良观》。尽管欧阳予倩否定了戏曲的戏剧艺术价值,“予敢言中国无戏剧”“旧戏者,一种之技艺。”但不同于并无戏剧经验的激进学者弃戏曲取话剧的观点,欧阳予倩对戏曲改革给出建设性方案:

解放后,更俗剧院不可幸免地改为人民剧场,直至2000年,南通市政府投资6000万元,重新设计新建了剧场,仍取名“更俗剧院”,并在金色穹顶园厅建了梅欧阁纪念馆。

(一)组织关于戏剧之文字

虽然张謇和欧阳予倩先生的合作未能善始善终
,现如今,更俗剧院的各种演出如百花齐放,就连停车场的保安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南通的戏剧人才也是辈出,沉寂多年的伶工学社修缮复建对外开放,负责人就是梅葆玖的亲传弟子。先生们若有知,也必含笑了。

(二)养成演之人才

 

所谓“戏剧之文字”,指的是饱含文学性的剧本,“剧本文学既为中国从来所未有,则戏剧自无从依附而生”,其余还包括专业的剧评、剧论。至于如何“养成演之人才”,欧阳氏也提出方案:

(1)募集十三四龄之童子三五十人,于其中选拔优良授以极新之艺术;劣者随时斥退之。

(2)不收学费。

(3)修业二三年后,随时可使试演于舞台,以资练习,并补助校费。

(4)课程于戏剧及技艺之外,宜注重常识,及世界之变迁。

(5)从业后需服务若干年。

显然,欧阳予倩已形成一套系统的戏曲改革以及戏曲教育理念。当张謇聘请梅兰芳未果,时在上海的欧阳予倩便成为最佳人选。1919年5月,欧阳氏受张謇之邀到南通西公园进行京剧表演,演出后二人对于学社、剧场等问题的探讨可谓一拍即合。

努力构建戏剧艺术主体

欧阳予倩赴通后,主要着手三件事:一、主持伶工学社;二、经营更俗剧场;三、组织戏剧评论。这三者正关涉艺人、剧场、批评三方面。

伶工学社

欧阳予倩受任之后,全身心投入到伶工学社的筹办事宜。1919年9月,伶工学社正式开学,欧阳予倩身兼主任并负责教务。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从事戏曲表演的演员,一向被等同于倡优,几无任何社会地位。演员的教育,主要由科班承担。科班往往只以技术而非以人为培养核心,为提高技术,对徒弟采用“火逼花开”和“填鸭”等方式,“打通堂”乃家常便饭,另外,日常生活条件差。

欧阳予倩一改科班模式,他在学社内专门张贴信条,明确表示:一、伶工学社是要造就改革戏剧的演员,不是科班;二、伶工学社是为社会效力之艺术团体不是私家歌僮养习所。怀有如此的办学目标,在具体培养方案、课程设置、师资结构、日常生活上,伶工学社都不同于旧式科班。

文化课与专业课并重。上午学戏,下午上文化课。

专业课,乃演员之技术来源。伶工学社主要以京剧为主,同时也习昆曲。为此,欧阳予倩聘请专业演员为教师,分老生、武生、武旦、花旦等诸行当。文化课目涉及文、理、史、地、体、艺诸学科。学社学员追忆说,“科分:昆曲、京剧、音乐(国乐、洋乐)、新剧(话剧)。兼授国文、洋文、书画(国画、洋画、脸谱)、中外戏剧史、珠算、时事常识各课。”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469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