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在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上|实景演绎一段动人的史诗

在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上|实景演绎一段动人的史诗

从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之后,在长安和罗马之间就形成了一条横贯亚、非、欧的贸易通道和文化走廊,即著名的“丝绸之路”。“海外殊俗,重译款塞,请来献见者,不可胜道”(《史记·太史公自序》),是司马迁笔下的“丝绸之路”开通后的盛况。从经营西域30余年的班固之后,“丝绸之路”时断时续300余年,到了唐朝被再次完全贯通,而且更加宽阔。

李白《关山月》

唐玄宗继承了太宗开放的文化政策,提出“开怀纳戎,张袖延狄”(《安置降蕃诏》)的主张,继续开拓“丝绸之路”,使其连通了当时的大半个世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大通道。这个时候的唐王朝政治开明,疆域广阔统一,经济繁荣,文化发达,民族平等,对外交流频繁,这一切都与将“丝绸之路”的开拓作为一项基本国策实施关系密切。呈现在唐诗中,便有了诗人多角度的描写和丰富的记录,从中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丝绸之路”为唐代社会、唐人生活带来的变化。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乡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千官肃立 万国来朝

李白的这一首《关山月》,以“关、山、月”三字的结合,完美再现了盛唐时期,西域关外,幅员辽阔与大漠孤烟,并以此引出了沙场哀怨、戍客思归的多重感情,不得不说,“诗仙”李白的诗的确是有着无限的魔力,他将玉门关外的那条悠远而苍茫的无尽之路刻画的是如此寂寥悲凉,却又气象雄浑,大气磅礴。而关外那条幽邃神秘的萧索之路,自古以来却又有一个极美的名字——丝绸之路。丝绸之路起始于古代中国,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

“丝绸之路”极大地促进了唐王朝的开放,唐人对中华文明的自信空前增强。当时的唐王朝交通便利、四境大开,新奇的思想、新奇的艺术、新奇的物产通过“丝绸之路”蜂拥而入,造就了一个空前开放、强盛的王朝,成为法国学者雷纳·格鲁塞所说的实际意义上的“中亚的主人”(《草原帝国》),赢得了当时世界的敬重:“天降贤人佐圣时,自然声教满华夷。英明不独中朝仰,清重兼闻外国知”(许棠《讲德陈情上淮南李仆射八首》其一),“南面朝万国,东堂会百神”(陈子昂《奉和皇帝上礼抚事述怀应制》),“万国仰宗周,衣冠拜冕旒”(王维《奉和圣制暮春送朝集使归郡应制》),
“千官望长至,万国拜含元”(崔立之《南至隔仗望含元殿香炉》),“万国来朝岁,千年觐圣君”(章八元《元日望含元殿御扇开合》),千官肃立,万国来朝,唐王朝成为当时世界真正的中心,正如英国学者杰弗里·巴勒克拉夫所言:“唐代中国是一个极度世界主义的社会”(《泰晤士世界历史地图集》)。所谓“极度世界主义”,指的就是唐王朝的开放,开放让世界从中国受益,也让中国从世界受益。

据《新唐书·西域传下》记载:“西方之戎,古未尝通中国,至汉始载乌孙诸国。后以名字见者浸多。唐兴,以次脩贡,盖百余,皆冒万里而至,亦已勤矣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然中国有报赠、册吊、程粮、传驿之费,东至高丽,南至真腊,西至波斯、吐蕃、坚昆,北至突厥、契丹、靺鞨,谓之‘八蕃’,其外谓之‘绝域’,视地远近而给费。开元盛时,税西域商胡以供四镇,出北道者纳赋轮台。”这段文献的内容,详尽地还原了盛唐时期,唐王朝通过丝绸之路把中原文化输出西域,又将西域文化源源不断地带回国门,并由此促进了中西两方的经济贸易的往来,使得政局空前的繁荣清明。同时代的“诗圣”杜甫在此之间,也深刻感受到丝绸之路给唐王朝带来的繁华与生机,并由此创作出了一首赞扬唐王朝海纳百川的大国气派的《喜闻盗贼总退口号五首》,“勃律天西采玉河,坚昆碧碗最来多。旧随汉使千堆宝,少答胡王万匹罗。”

“丝绸之路”带给唐王朝的繁盛是在唐玄宗在位的开元、天宝年间亦即公元8世纪上半叶达到极致的。当时的长安成为照亮西方的国际性大都市、“丝绸之路”的主要起点和东西方文化交流、经济贸易的中心,时常可以见到回鹘、大食、波斯和拂菻(东罗马帝国)等地的商人,而又以波斯商人最多。唐王朝的强大来自于对世界各民族文化的吸收融合,所谓“大业来四夷,仁风和万国”(张衮《梁郊祀乐章·庆休》)。通过“丝绸之路”,中华文明获得更加广泛的传播,由亚洲远达欧洲和非洲:“使去传风教,人来习典谟”(唐玄宗《赐新罗王》),“执玉来朝远,还珠入贡频”(张循之《送泉州李使君之任》),“万里求文教,王春怆别离”(毛涣《送最澄上人还日本国》)。唐王朝的开放和繁盛,吸引了周边众多的国家前来朝觐、学习。

大型沙漠实景剧《敦煌盛典》以其独到的审美视觉、独创的实景歌舞音画形式、借助现代科技手段和敦煌传统的民间地域风情演绎了一场再现丝绸之路辉煌的精彩表演。古往今来,西域的丝绸之路上,离去过和亲远嫁的公主、驰骋过弯弓骏马的名将,也往来过无数的文人墨客,商贾马贩,穿过春风难渡的玉门关、翻过佛光掠影的莫高窟;越过黄沙漫天的鸣沙山,趟过清冽寂冷的月牙泉,这一行走得天昏地暗,月溅星河,转过流年的时光隧道,看见留在那漫天风沙间的胡笳夜语、唐诗宋词,无不令人如痴如醉。演出剧场占地面积33000多平方米,从鸣沙山到月牙泉,从大漠黄沙至敦煌山庄,仿汉唐建筑成为了整个演出剧场的重要构成元素,借助现代高科技声、光、电、效系统的渲染,为观众打造出一个奇幻多姿、空前壮观的艺术舞台,现场更是安装了世界上体量最大的舞台机械设备、升降转台,独创360度旋转的观众席,令观众更加真切地感受到无与伦比的舞美和3000个特效灯光的瞬息万变。

  视野辽阔 胸怀天下

和亲远嫁的公主往来无数的商贾马贩佛光掠影的莫高窟黄沙漫天的鸣沙山清冽寂冷的月牙泉《敦煌盛典》全面再现了丝绸之路鼎盛时期的敦煌历史及人文情怀。当弯月从泉中升起,微风吹起大漠黄沙,墨丁挽着公主在月宫翩翩起舞,台上的佛光在无始无终的因缘寂灭中散发着呢喃禅音,无不让观众不禁产生一种时空错觉,仿若置身在千年之前的丝绸之路上,身临其境地感受这一场瑰丽壮美的丝绸之路史诗。如今,《敦煌盛典》仍在改版升级,而那久远的古敦煌记忆也正在丝绸之路上悄然被唤醒……

“丝绸之路”改变了唐人的疆域观念,他们看世界的眼光更为远大、辽阔。盛唐边塞诗人高适说:“汉家能用武,开拓穷异域”(《蓟门行五首》其二),中唐诗僧庞蕴说:“大唐三百六十州,我暂放闲乘兴游”(《诗偈》其一〇三)。早在太宗时期,唐王朝已经“北殄突厥颉利,西平高昌,北逾阴山,西抵大漠。其地东极海,西至焉耆,南尽林州南境,北接薛延陀界;东西九千五百一十一里,南北一万六千九百一十八里”(《新唐书·地理志一》)。广阔的疆域、古老的文明,吸引了周围世界的关注:“西方之戎,古未尝通中国,至汉始载乌孙诸国。后以名字见者浸多。唐兴,以次脩贡,盖百馀,皆冒万里而至,亦已勤矣”(《新唐书·西域传下》)。这些从前不与中国接触的地区和国家,不远万里,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国,朝贡者络绎不绝。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唐代“丝绸之路”经过今天新疆境内有三条:南路出阳关,经且末(今新疆且末)、于阗(今新疆和田),至天竺(印度)等国,玄奘归国时走的就是南路;中路由龟兹(今新疆库车)抵疏勒(今新疆喀什),经葱岭(今帕米尔高原)至波斯(伊朗)、地中海沿岸;北路“自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西延城西”,“又西行千里至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巴尔喀什湖附近)”(《新唐书·地理志》),至里海沿岸。盛唐诗人岑参两次前往西域,诗中对“丝绸之路”西段多有描述:“大荒无鸟飞,但见白龙堆”(《登北庭北楼呈幕中诸公》)、“孤城倚大碛,海气迎边空。四月犹自寒,天山雪濛濛”(《北庭贻宗学士道别》)。诗题中的“北庭”,即庭州,是唐代北庭节度使的治所,岑参诗突出了“丝绸之路”北路的荒寒遥远。即使如此,唐人一往直前,毫无畏惧。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2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03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