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鬼吹灯”版权战落下帷幕,爱奇艺等二审被判侵权

“鬼吹灯”版权战落下帷幕,爱奇艺等二审被判侵权

同时,涉案网剧使用“没有牧野诡事,就没有鬼吹灯”宣传用语缺乏权利基础,故爱奇艺使用“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宣传用语构成虚假宣传,维持一审判决。

一直以来,我们看到的关于IP版权保护的行动多在于打击盗版、抄袭。此外,便是影视化过程中作者对作品与自身权益的保护,如匪我思存直指《人生若如初相见》侵权、顾漫与乐视就《何以笙箫默》打官司,九夜茴因《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与搜狐对簿公堂……

此外,江苏高院还认为,天下霸唱未经许可,擅自授权他人使用“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作为网剧名称,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网剧由《鬼吹灯》系列小说改编而来,侵犯玄霆公司对《鬼吹灯》系列小说特有名称的相关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基于此,法院判定上述三方的行为均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网剧与《鬼吹灯》系列小说存在特定联系,侵犯了玄霆公司对《鬼吹灯》系列小说特有名称的相关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根据判决书显示,当年涉案作品的转让费为150万元,同时约定相关作品影视改编等所产生报酬的40%分配给作者。另据判决显示,该作品在签约时,仅是于某论坛开始连载的作品。据侧面了解,在当时网络文学的历史时期,该种对价已属非常高昂了。协议也明确约定,作者不得创作与本作品名相同或相似的创作作品。签约后,玄霆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的宣传和推广,近10年来《鬼吹灯》系列小说被改编成电影、网剧,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和票房业绩。法院认定,玄霆公司对《鬼吹灯》系列小说能够拥有目前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而作者在转让作品之后,已不享有著作财产权,更无法对作品进行运营。

才能带动文化产业蓬勃发展

近日,备受关注的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被诉侵权案二审结果出炉。

版权保护贯穿行业

在近年出现的“IP追逐热潮”中,类似“鬼吹灯”的版权纠纷不断。去年,知名作家匪我思存微博发长文,指责已经播出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涉嫌侵权。《人生若如初相见》根据匪我思存的原著小说《迷雾围城》改编,超过授权期限后未重新获得授权,却继续拍摄乃至播放。在此之前,唐人影视为了《仙剑奇侠传1》的播映权曾与湖南卫视展开21个月的法律诉讼,最终拿下属于自己的播映权利。

可以说,在“鬼吹灯”这一IP通过长时间、深层次的情感渗透形成大规模粉丝群体,形成可持续、可变现、可深化的衍生基础的过程中,玄霆公司及背后的阅文集团充当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张牧野的单方面毁约,不仅伤害了作者与平台间健康的合作模式,也对玄霆公司及阅文花费巨大心力运营的“鬼吹灯”IP带来了市场风险。

“类似的案件,在整个行业中都鲜有先例。”阅文集团法律顾问朱睿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平台对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培育会花很大力气,也承担着风险。重金引入,再投入资源进行宣传,还要经过长期专业的运营,联合整个产业链的努力,才可能打造出一个成功的IP。在这个过程中,平台还会向作者支付一部分运营收入。这种商业模式的本质,实际上是企业承担全部宣传运营成本,并且给予作者合理对价的模式。本案的宣判结果,会直接影响这类运营模式是否能受到法律保护。”

除了给予作者对价回报外,双方签订的协议中也明确提出:在玄霆公司对外运营作品获得利益时,张牧野将获得小说改编影视作品所产生的40%的奖励款。

“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且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损失。”朱睿龙表示。“此案的宣判,会对盗版和侵权现象产生一定的震慑。”

因为在片名及推广上与《鬼吹灯》系列挂钩,不少受众或许会产生《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与“鬼吹灯”系列有着强关联的误会,这其实会潜在地对“鬼吹灯”IP的品牌度带来消耗,或多或少影响到“鬼吹灯”这一IP后续其它文娱产品市场价值的有效实现。

2015年11月5日,爱奇艺网站发布《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第一季的视频宣传片,视频标明此季播剧是由爱奇艺出品,天下霸唱亲自操刀,同时配以“没有牧野诡事就没有鬼吹灯”及“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宣传语。澎湃新闻记者查询显示,《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在豆瓣上评分仅为3.0分。

伤害的不止是平台方,还有IP本身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被判侵权

在网络IP版权的保护进程中,出现在大众视野的被侵权者大多是作者,此次“鬼吹灯案”的出现,让大众注意到了平台方在IP开发、运营中也面临着诸多被侵权的风险。当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开发成为文娱产业主流时,行业需要创作者、企业共同遵守契约精神,也需要更多像玄霆公司这种对版权较真的企业站出来。

资料显示,早在2007年,“鬼吹灯”版权就转让给了玄霆公司,而玄霆公司隶属于阅文集团旗下。当时天下霸唱签下《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等多份协议,约定将《鬼吹灯》相关作品中除法律规定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转让给玄霆公司,其中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作品改编权等。

对作者而言,且不谈应以遵守契约精神为本,在IP开发进入到了精品化阶段后,也应该更为珍惜自己作品的羽翼,而不是着眼于一时的利益盲目开发IP。此外,张牧野在内容与《鬼吹灯》小说没有关联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前冠上“鬼吹灯”前缀,也让粉丝直言“坑蒙拐骗”,这对他自身的口碑何尝不是一种消耗?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根据艾瑞咨询《中国文学IP泛娱乐开发报告》显示,文学IP开发正进入全新时代,从单纯从文字变为影像,到统一世界观、平台主导多媒体互动的多元体系。“这背后不仅需要平台的统一运营能力,也需要市场的跟进和法律意识提升。”朱睿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判决书出炉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在二审判决中,江苏高院认为,大量证据证明《鬼吹灯》系列小说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对于相关公众而言,“鬼吹灯”标识与该小说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具备了区分不同小说的显著性。因此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2017年7月,《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上线,当时《鬼吹灯》系列的忠粉和观众大呼特效、剧情、选角等均无诚意,只是一部蹭着“鬼吹灯”热度的网剧。其实,比网友质疑蹭热度更严重的是,《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已经构成了侵权。

在文化影视产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版权纠纷已成为市场棘手的痛点。业内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天价IP的刺激下,部分卖版权较早的作者认为不划算,于是违规重复授权,为纠纷埋下隐忧。而《鬼吹灯》案的判决,不仅对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认定和保护作出探索,同时更首次对作者与商业平台的权利界限作出了清晰的划分。

在与作者合作的过程中,玄霆公司并非一直占据IP坐享其成的一方。据镜像娱乐了解,2007年双方以买断模式合作时,张牧野尚未达到如今的知名度,但玄霆公司对“鬼吹灯”IP给出的买断价格参照了当时最火的唐家三少的价格。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宣传片播出后,玄霆公司认为擅自在宣传片中使用“鬼吹灯”构成对原有版权的侵权,将其告上法庭。在一审判决中,徐州中院认为,“鬼吹灯”作为《鬼吹灯》系列小说名称,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意义上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判决爱奇艺需赔偿玄霆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东阳向上及天下霸唱就其中的11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侵权事实成立!

2019年10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江苏高院)作出二审判决,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片名及相关推广中使用“鬼吹灯”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爱奇艺需赔偿玄霆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东阳向上及天下霸唱就其中的11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此外,因“鬼吹灯”标识与玄霆公司的《鬼吹灯》《鬼吹灯II》作品建立起了稳定的对应关系,具有区分不同小说的显著性,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特有名称。

“IP追逐热”引发版权纠纷不断

在中国当下的文娱市场,需要的正是“鬼吹灯案”中积极维护版权权益的公司,未来,市场也需要像迪士尼一样的“版权狂魔”。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

在上述案件中,作者均是主张权益被侵犯的一方,但在“鬼吹灯案”中,权益被侵犯的则是平台方。不过,不管是哪一方,这都说明了国内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开发虽然进入到了高速发展阶段,但合约与法律相对市场发展却具有一定程度的滞后性。“鬼吹灯案”的出现也在提醒市场,在网络IP版权的保护中,我们不仅要看到作者,也要看到平台方。

如今,越来越多的作者、平台开始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他们打的每一场官司对IP产业而言都具有重大意义,因为这不仅会推动版权交易的规范化,也会让更多平台、作者懂得如何在IP授权到影视游漫开发的一整个过程中维护自身的权益。其实,这也是行业不断进步、市场不断规范化的重要表现。

但在《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作品的改编权、摄制权等授权过程中,张牧野并未经过玄霆公司同意便加入了前缀“鬼吹灯”。而东阳向上、爱奇艺作为《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的共同制片者,未经玄霆公司同意,就以《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作为涉案影视剧的名称,并在涉案网剧片花中使用“没有牧野诡事,就没有鬼吹灯”、“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等宣传用语。

此次“鬼吹灯案”不仅对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认定和保护作出了有益的探索,同时也是首次对作者与商业平台的权利界限作出了清晰的划分。对于互联网时代热门IP的运营和发展,此案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27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