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文学 › 不见秋、如果在

不见秋、如果在

  风动,云也动。

世界总是越来越安静,安静到没有知觉,天黑了、天亮了。

  阳光与冰山,全是象牙般的面孔。

边吃饭边跟陌生人聊天,回忆一个个故事的初衷,吐露埋藏最深的心声,不知对方的聆听有几分认真,我在说,不难过,只是瞬间不知所措。

  无论如何,剑排山永远像一柄长剑,它指向云天,与天空的开阔结盟,留给这险峻的高原许多放纵——即使没有时间累积,也能卓然不群,并将一些凶险且适宜的刺痛植入雪峰,植入攀登者的心中,然后让他们变成一阵风,愿意为冰一样的温度和料峭的捉弄放下春梦,到这里来呈现自己的行踪。

从未想过未来多美好,只是一直对过去心存幻想乐此不疲。曾经霎那美好足以将我们囚禁数年。

  人烟罕至的地方,最难找到的肯定是霓虹。

如果在,即使终年没有日光花儿也会灿烂。

  在这里,柔和就像风情万种,它是一种成熟的心理机制,虽然无法与生俱来,却在通往极限的道路上悄悄积淀,最后化成宝贵的节操。因为这柔和,所有登山遇见的险情都拥有温情,所有坚持的努力都肃然起敬,像阳光拂照万年坚冰。

如果在,纵然遍地狼烟打开手掌时光也会坦然。

  剑排山上,一切生命都非常稀奇,一切气息都可歌可泣,即便是在非常遥远的山顶,那些流向深潭的冰雪融水依然显得如此深邃,它们不可一世的幽暗,着实让人窒息,而那些安静的清冽则长出一种气势,在雾的氤氲中笃实、沉降,非常牢靠,也非常不可理喻,仿佛玉盘或冰美人沦落凡间,要为自己的功德闭关万年。

如果在,四季也分明。

  山脊举天,如雄关天堑。目之所极,天无端晴朗,风去意回还,时间像记忆中的碎片,有时兴致冲冲,有时疑虑重重。每一抹辽远,都天高云淡;每一处眺望,都澄明透亮。而那些往来的云霞则藏着掖着心中的激荡,或静静流淌,或神清气爽,它们俨然相信了人间稻麦橙黄,幸福正被秋天做成时尚或光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声音自己的面孔还有笑容,遇见一个人,喜欢上一个名字爱上一个姓氏;错过一个人,记不清一张面孔铭记一个声音。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山上其实没有路,碎石铺成一条万年的天河,如丝带一样婉转,像信念一样坚实,它去往云端,也去往世界最僻静的角落。那些同行的风似乎也很依赖自己的坚定,它们如影随行,不畏艰辛,始终不停地在周边呼啸,直至夕阳西照,直至光影失效。它们的不依不饶如同生活累积下的繁茂,有时气色窈窕,有时心惊肉跳。偶尔,不知从何出释放出的长调也飘飘缈缈,让人怀疑是否到了地俯阴曹。

我记得你的名字记得你的声音。

  山,非常孤傲。既无法看到落叶,也无法听到虫鸣或鸟叫,冰水滴落的地方,时不时有鹰在弹跳。在山高谷深的地方,人们遇见生死或迷茫仿佛也稀松平常。所以,爬山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念想,好像只是人们在经过山前时习惯性地用碎碎的足迹完成对大自然的仰望。

回想遇见和离开,完美如同春去秋来,谁也没有刻意谁也没有安排。

  迎着风,所有的开阔都被捕获;追赶阳光,所有的温暖都如同收获。不管是不是秋天,离开家园,人们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沉淀,一种特别的丰收比想象的美,像光阴一直有美丽的青春跟随。

遇见之前我们不认识,离开之后我们正在不认识。

  平和、安静,如秋之月光。烟霞如鼎,殷实地在众山之间徐徐缓缓,指引流年时光。

这年不见秋。

  这里的每一天,都别具气场。它们成色很深,像记忆,也像成绩,不必翻动,不必收起,难得的适宜,足可以存下任何庞大的体积。之后,如同临渊,随缘的随缘,矜持的矜持,祈盼的祈盼……不一样的形态,却有着相同的血脉!

几年被时间洗成几个画面,快乐的,悲伤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38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