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吹鼓手

吹鼓手

  2005年,通过朋友介绍,我去了福建龙岩搞地质勘探。

  李纯武下课回到办公室,刚踏进,就见乡教育组长来了,正与校长主任及其他老师说笑着。
  李纯武走过去,笑着问候:“孙老师好!”
  说完,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拉开椅子,一屁股蹋坐了下去,腋下的一摞本子,也放在了桌上,口中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身子也象棉条样,软。腮帮子酸胀酸胀,拍了下双手,看了看,见没得粉笔灰了,这才撑起额头,闭眼假寐了起来。
  李纯武要借着这点空隙,补充体能,下一节还有一堂课呢。
  孙老师这才与老师们说笑完了,这才象想起了什么,惊疑地问校长:“李老师呢?还在教室?”
  主任抢着道:“那不是?刚才还跟您打了招呼的。”
  孙老师不相信地反问道:“是吗?”又仔细想了一下,好象还真有这事。不由抬手拍着自己的脑壳,自嘲道:“看我这记性。”说完,几步走过去,笑吟吟地道:“李老师,李老师,恭喜恭喜!”
  李纯武忽地站起,眯缝着双眼,莫名地看着。
  其他老师也都疑惑地看着孙老师。
  孙老师环视了一圈,缓缓说道:“前些天去市里,广播里正播着你们学校赵老师的先进事迹,我猜就是李老师捣鼓的。后来一听名字,果然……”
  当孙老师还要说时,室外一阵铃声响,接着,传来熟悉的声音:“李老师,李纯武老师在吗?”
  李纯武哎了一声,又冲孙老师笑笑,麻溜地蹿了出去。见到那人,李纯武笑问:“老周,何事?”
  老周笑答:“快来领稿费。”说着,翻检出一张汇款单。
  李纯武见了,笑笑,低头签上自己的大名,同时,又递过去一个信封,说了声:“辛苦了!”这才拿着学校的报纸,返身进了办公室。
  孙老师笑道:“我没说假话吧?”又冲着走来的李纯武,笑道,“以后,老师们的名声,可就要你吹了。”
  李纯武笑笑,郑重地点了下头。
  

  有个姓罗的师傅,有事没事总要从荷包里拿出个小袋子,撕开,再往嘴里填。

  那东西呈长条形,色黄,嚼起来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酒香。嚼了不到二十分钟,扑的一声,吐在了地上,观那形状,象榨干了的柴草。

  初因不认识,也没询问。后来认识了,才笑问,罗师傅,你每天嚼的是什么呀?那起劲?牙巴骨不酸?

  罗师傅听了,笑着掏出包,递给我,笑答,嚼的是槟榔。

  我接过,拿在手上,反复观看。嘴中也在不住地念叨,槟榔?猛然忆起年少时看的一本小说,书名已忘。书内里说,傣族人喜嚼槟榔。一当小吃,二可洗牙。而这些,在我的意识中,都只是一种传说。现在看到这些,心中只在感叹:还真变成了现实。

  罗师傅见我只拿着观瞧,惊讶地问道,不吃?

  我笑答,能吃?象柴棍?

  罗师傅又笑道,我每天吃得蛮好。

  旁边又一个工友笑道,你以为蛮便宜?三四块钱一包呃!

  我一惊,反问,这么贵?说完,我又看向罗师傅,调侃道,不愧是工头,吃这么贵的东西?说完,撕开,塞进了嘴里。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罗师傅见我只是含着,象含颗冰糖,嗞嗞不止,提醒道,嚼嘚。

  我反问,还要嚼?

  罗师傅解释道,不嚼,怎么知道其味呢?

  照着罗师傅说的,我开始嚼了起来。开始也没用劲,牙齿硌了下,酸胀酸胀。见我要吐,罗师傅笑道,嚼,嚼,使劲嚼。我于是使劲嚼。这一嚼不打紧,一股酒味开始上窜下跳,上的冲鼻子,下的辣喉咙。搞得我眼雨巴纱,口中一个劲地埋怨,这也叫享受?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48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