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17岁结婚她备受婆家欺凌 18生孩子老公的心却已远

17岁结婚她备受婆家欺凌 18生孩子老公的心却已远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

楚天都市报讯
年纪轻轻就嫁作人妇,成了一个被婆家人欺负的受气包小媳妇。现在渐渐成熟,终于懂得争取自己的尊严。

  长期以来,一直在家里安安稳稳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常平静日子的大川,早晨起床时,就宛如猛然间横遭一击,立即晕头转向。那情景就好像独自一人悠闲自在地走在荒山野岭,脸上猛然间被人打了几拳,又被一脚狠狠地踹倒在地上,挣扎着惊恐万状地想看清楚袭击这是谁,眼前却是一片茫然。

采写:记者向然

  大概是前一天晚上有点寂寞,酒喝多了几杯,啥时晕头晕脑地倒在床上睡觉的,大川脑子里迷迷糊糊毫无印象;听到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鸣时,依然头晕脑胀。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一贯勤劳的大川立刻惊坐起来,拿起放在里床的衣服正要穿,立刻好像身边卧着一条冰冷的大蛇一样惊恐万状,瞬间成了一尊雕塑。

讲述:蒙蒙

  原来,大川的弟媳,也就是弟弟小川的媳妇阿凤衣衫不整地躺在身边。大概是听到了声响,阿凤慢慢地睁开漂亮的眼睛,瞬间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慌慌忙忙地弓着腰坐起来,双手先是紧紧地捂住遮得并不严密的胸部。愣了不到一秒钟,好像事先预备好了似的,一边哭喊着“不要脸的大哥,还欺负我。我这样子以后还怎么有脸做人啊?”一边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双手恶狠狠地扑向大川,拳头巴掌雨夹雪一般地打在目瞪口呆的大川的头上、身上。

性别:女

  大川一惯老实本分,木讷寡言。偶尔别人开玩笑调侃大川几句,大川总是红着脸嘿嘿一笑,毫不理会。其实,有时候想理会,但口拙说不出一句话。结婚十几年来,特别是十年前通过医院的检查得知老婆不孕以来,大川对老婆也毫无怨言。老婆时而说几句包含着歉意的话,大川总是连忙微笑着,瓮声瓮气地安慰老婆,说实在不行的话,遇到合适的就抱养一个孩子。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婆从此对大川更加温柔体贴,夫妻之间的感情好像蜜里调油,更加融洽。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年龄:22岁

  前一天上午,老婆的娘家因为农活多忙不开,老婆回娘家帮忙去了。晚上,有些寂寞孤单的大川感到有些疲劳,就自斟自饮多喝了几杯,随后就晕晕乎乎地睡了。谁知一觉醒来,弟媳竟然半裸着出现在身边。

学历:初中

  看到弟媳的霎那间,一惯口齿笨拙的大川,脑子转得可并不比别人慢丝毫,这时脑子里却瞬间好像是短路,啥也记不起来。

职业:网吧收银员

  骤然间的狂风暴雨,使得大川慌慌忙忙地双手蒙着头,嘴里笨拙地反复解释着:“不是我,我啥也没干!”

时间:11月7日下午

  可是,阿凤还是好像疯了一样,不顾衣衫不整,不依不饶地哭喊着叫骂着,双手胡乱地在大川身上捶打着,撕扯着。情急之下,大川慌忙挣扎,一下子滚到床下,阿凤顺势滚下,骑到大川的身上,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哭喊打骂。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中庭

  忽然,眼前一亮,房门开了,一个人影闪进来。阿凤一看是婆婆,连忙一跃而起扑在婆婆身上大哭大叫起来:“妈,大川趁大嫂不在家就欺负我,我这样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蒙蒙是坐长途汽车来的,还由她的一个女友陪着。跟女友的略带知性相比,她显得有些懵里懵懂的,她出于情绪激动表达不清的意思,由她的那位女友补充。

  老人闻听浑身一颤,脸上的饱经沧桑的年轮里满是惊讶和疑惑;略微愣了片刻,心里虽然知道大儿子忠厚老实,肯定不会做这些偷鸡摸狗之类的丑事,但是眼前的事实,却让老人紧紧皱着眉头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不满18岁就做了他家媳妇

  家丑不可外扬。不但如此,也不能让大儿媳知道这事。老人连忙轻言细语地安慰阿凤,一边迅速从床上拿起阿凤的外衣披在阿凤身上,扶着她坐在屋里的椅子上,双手不住地理着阿凤的乱发,一边温情地劝说阿凤小点声,一边狠狠地轻声咒骂大川。大川满脸通红,衣衫不整地双手抱着头,赤着脚蹲在地上,浑身不住地颤抖着。

我17岁就结婚了,是奉子成婚。那时候自然不够结婚年龄,结婚证是去年才补办的。儿子出生时,我的18岁生日才过9天。

  大概是老人在家里还有点威信,也许是阿凤看到可以为自己做主的婆婆已经在为自己伸冤,很快就止住了哭声,好像忍着巨大的痛苦和委屈,不住地大幅度抖动着身体抽噎着。

也许因为我太年轻就结婚生子,所以婚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可是,我老公石心比我大七八岁呀,结婚时他也不小了,现在他都是三十岁的人了,却让我一点安全感温暖感都没有,在那个家里,我毫无尊严,度日如年。

  就在老人思虑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阿凤抽噎着说:“妈,大哥欺负了我,必须补偿我!补偿费十万元,少一分我都不答应!”

当初我父母死活不让我嫁给石心,不仅仅因为他比我大那么多,也不仅仅因为他家太穷,主要是我们两家相距远,我家在鄂州,他家在黄石下面的农村。

  十万元的补偿费,数字的确巨大。老人吃惊之下,慌忙连声解释这么大的数字难拿出,阿凤坚决不答应。最后,阿凤竟然像是威胁似地声称,若是不立即答应这个数目的精神赔偿费,立即就把这事告诉丈夫小川,也告诉大嫂;还要把这丑事在村里四处宣扬。

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家连一张婚床都没有,很多家具全是我家买的,最后他家总算找木匠打了一张新床。刚结婚的时候,我跟石心的妈妈相处得倒也算和睦,我年纪小,婆婆说什么我都不计较,婆婆也说把我当小孩,我说什么她也不会计较。

  老人蔫了,大川更是宛如深秋的草木被寒霜打过了一样。

可是我生孩子后,家庭矛盾就出现了。生孩子第二天我就出院了,自己做饭吃,石心一点都不懂心疼老婆。婆婆本来在帮忙给孩子换尿布,孩子一哭,她就突然很不耐烦,骂骂咧咧地把孩子一扔,尿布一摔。她情绪不好是因为那两天她跟大儿媳吵了架,还在怄气。

  这些年来,大川夫妇一直勤劳,而且省吃俭用,刚刚积攒了十万元准备搭房子。这些可都是血汗钱,哪一分钱都是一颗汗珠摔八瓣挣来的辛苦钱,可眼下也只能救急了。唉,就算是破财折灾吧。大川想到老婆大概还有几天才回来,自己偷偷地把存款取出来,老婆现在肯定不会知道。

他姐姐们莫名其妙打我

  大概是看见大川的脸上稍微和缓了一些,阿凤眨巴着漂亮的眼睛,一本正经地保证:“我要是拿到了补偿费,就保证把事情烂在肚子里。我也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

石心有三个姐姐一个大哥,石心是最小的。一般当老幺的至少在感情上会占些便宜,家里的老人啊,哥哥姐姐都会疼老幺一些。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为他们家生了个儿子,全家人都还欺负我。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我这个外乡来的媳妇,还因为石心在家里也不受待见。我婆婆跟公公关系一直不好,经常吵吵闹闹,大哥总是站在婆婆一边的,而石心却不怎么在意父母之间的纠葛,所以婆婆自然对大儿子和儿媳偏心一些。我跟大嫂最初为口粮问题产生矛盾之后,就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起纠纷,婆婆总是站在大嫂一边。鸡毛蒜皮的琐碎纠纷倒也罢了,我忍一忍就过去了,可后来婆家人竟然对我大打出手。

  当天,阿凤一脸满足地接过十万元以后,家里立刻风平浪静,好像啥也没发生。只是平静中好像透露出莫名其妙的躁动,也像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其实却暗流涌动,一刻也没有停止。

2010年5月初,我找公公借了400元钱,准备出去打工,一时没走成,那天心情郁闷进了网吧,上了一夜网。就因为这件事,石心的两个姐姐竟然跑过来打我,把我衣服都撕破了,说我不守妇道在外乱搞。石心那时候在江西打工,我给他打电话哭诉被他姐姐们打骂的委屈,他也明知道他姐姐们不对,不仅不安慰我,反而不耐烦地吼道:“你给老子滚!”

  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时分,刚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的阿凤,见到家里只有婆婆和大川,冷冷地一笑,来到婆婆面前,脸上流露出不知是得意,还是威胁的神色,微微昂着头,骄傲地说:“妈,我怀孕了。你们都知道,小川不行。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大川的亲骨肉啊!”

发生这件事后,婆婆自然是站在她女儿们一边。过了一个多月就是端午节了,石心回来了,我们关系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他对我很好,一起去婆婆那看孩子;吵起来了,我就跑回娘家,他就带着孩子去哄我回来。

  声音不大,对于大川来说却宛如晴天霹雳,震得大川瞬间一动不动,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

他大哥砸烂我的婚纱照相框

  “妈,这可是大川的亲骨肉。这也许是咱家里唯一的孩子,是咱家里的香火。如果想要的话,再给我五万元营养费。不然的话,我就告诉小川和大嫂,然后到医院打掉孩子。”

2010年中秋节前,我和石心又吵了架跑回娘家了,石心带着孩子去我娘家接我回来。万万没想到的是,等我和老公回来,家里大门敞开,我们的婚纱照相框被砸得稀巴烂,我的一些金首饰也不见了。从种种迹象猜测,我怀疑是石心的大哥干的,但他死不承认。最后我报了警,派出所的民警来后,石心的大哥终于承认婚纱照是他砸的,他说的理由竟然是看我家里太脏乱,觉得我这个弟媳太不像话了,一气之下就砸了。但他自始至终不承认偷了我的金首饰。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6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