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络文化与文学 › 月到中秋

月到中秋

  中秋于我,就像记忆里那轮饱满圆润的月亮,始终带有一丝寂寂的思念和淡淡的乡愁。

从很小的时候起,对中秋节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一个圆字――月饼是圆的,苹果是圆的,葡萄是圆的,酒瓶是圆的,月亮是圆的……家更要团圆。就连中秋节全家聚餐,餐具都要细心挑选,挑没有残的碗,选圆形的盘子,摆放在圆的饭桌上,图个圆圆满满的吉利。那时呵,圆,好像就是过中秋节的企盼。

  少年时候的每一个中秋,都是和母亲一起在家门口晾谷场边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度过的。月到中秋,分外圆润明亮,默默地凝视着人世间的团圆美好和幸福。母亲微笑着忙里忙外,在小方桌上摆放她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糕点和水果。我们几个孩子猴急猴急地跟着母亲,嘻嘻哈哈地吵闹,推推搡搡地等待分享一桌子的好吃的。

长大工作到了外地,每逢中秋节,只要能够回家,总要赶回老家过节,满足母亲团圆的愿望。看到我节前赶回家,母亲就会眉开眼笑,第一句话准是:“老大赶回来了,这回好了,咱家又过个团圆节。”可见这团圆二字,对于作为家庭轴心的母亲,该是多么重要呵。我甚至隐约地觉得,只有全家团圆了,这中秋节才属于母亲。否则,月饼再甜,水果再多,饭食再丰盛,美酒再醉人,月亮再圆润,都跟她没有关系,这时,反而让她更思念远方的我,后来思念又增添两个下乡的弟弟。就是为了让母亲心中,这颗圆圆的皎洁月亮,在中秋节这天更明亮,我总是一年又一年,匆匆忙忙地奔回家过中秋节。

  不多的几块月饼,被母亲分割成几个小牙儿,一牙儿给奶奶,一牙儿给父亲,然后我们几个孩子再一人一牙儿,除了水梨是一人一个外,大红苹果也是分割开一人一牙儿的。就着温婉的月光,一家人围着小小的桌子,吃得津津有味。饱满圆润的月亮,月饼的香甜,水果的甘甜,这便是中秋了。

唉,有一年政治上倒了霉,我再无资格回家过年节了,家里过中秋少了我一人,母亲心中的这颗月亮,从此不再圆润和明亮。全家团聚分吃月饼,母亲特意拿出一牙,放在分餐的小碟里,跟弟弟妹妹们说:“这是给大哥的。”母亲以此解脱对我的思念。待我熬到可以回家过节了,听父亲讲起这件事情,我揣摩母亲当时的心思,这岂止是一牙月饼呵,简直就是母亲残缺的心。一个企盼万事圆满的人,一个渴望节日团圆的人,当这一切全部落空时,她将会忍受多么大的痛苦呵。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现在想来,那些年中秋,似乎从未看见母亲吃过月饼。母亲的眼里心里装满了我们,而我们的眼里心中却没有来得及装下她。子欲养而亲不待,再也没有这样的中秋,这样的团圆了。

父亲曾经告诉我说,我在异乡流放的那些年,母亲知道我中秋节回不了家,她总是在节前几天催促父亲,从邮局寄几块月饼给我。尽管在当地也有月饼卖,同样的香甜,同样的精致,但是在母亲的心目中,只有吃到家乡的月饼,她的儿子才是在她身边过节。千里迢迢寄的月饼,在我看来,分明是母亲的心啊。真难为母亲啦。

  在母亲离开后的二十多年里,我拥有过各色漂亮的,香气扑鼻的月饼,可是吃到嘴里却再也没有当年母亲分发的小牙月饼那么香甜,那么让人感到刻骨铭记的满足和幸福,完全找不到当年的味道了。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回家呢?我又何尝不想团圆呢?只是身不由己呀。无数个中秋的夜晚,在远离亲人的地方,摆上父母寄来的月饼,常常是不忍心切开,先看看这个中秋夜晚,月亮圆不圆亮不亮,如果夜晚月亮又圆又亮,这才把月饼切开吃。倘若这中秋的月亮,被阴云严严遮住了,看不到那圆圆“玉盘”,就把月饼视为月亮,观赏一两天才切开吃,就是想以此慰藉远在家乡的母亲。我冥冥中相信,此刻的母亲,会知道儿子的心意。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7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