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澳门新葡亰登录 › 【绿野】蝴蝶(微小说)

【绿野】蝴蝶(微小说)

  好久没有这么快乐地醒来,虽然不知道快乐来自哪里?然而,一缕淡雅的清香,随着清晨的一束柔软的阳光,还有一丝晨风荡满了房间。用目光扫视一下,一抹鲜艳的红色闪现在了窗口。

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下面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不知忙碌着什么。我发出长长的叹息,窗台上的花和我一样蔫着。
  点燃了一根烟,在烟雾的缭绕中,把自己埋了进去。不宁的心绪,仿佛没有了自己的归地。匆忙的生活,让人的脚步难以安逸。烟雾中我仿佛看到一只蝴蝶在窗外舞蹈,我挥了挥烟,果然有一只蝴蝶在窗外徘徊。在这高楼大厦林立的市区,难为它飞这么远这么高!看它多少有些无力,我打开窗,看蝴蝶毫不犹豫的飞了进来。它没有彷徨,轻轻地落在了那朵已经忧郁的花瓣上。这是一只白色的蝴蝶,单薄的翅膀上好像还挂着尘埃。它静静的停留在那朵花上,没有什么动作,但那朵花却显得生动起来。
  烟雾顺着窗,飘去,我的眼睛开始迷离,我在寻找自己的方向,却越寻找越失去了自己。蝴蝶在窗外飞到了窗里,我却在想怎么样走出困地。蝴蝶在烟雾中抖动着翅膀,看来它也感到了不适吧!洁白的翅膀仿佛越来越美丽,是我眼花了吗?我怎么看到了五彩的光辉!那只白色的蝴蝶去了哪里,一朵花难道就了给它魔力?
  我的面前正上演着奇迹,疲惫的蝴蝶闪耀在光华里。我静静地看着,甚至忘记了手里的烟。一只五彩的蝴蝶飞到了我的眼前,它是那么的美丽,它竟对我低声细语:“你有什么愿望吗?我可以为你达成一个。”我惊愕地张大了嘴,不知道是烟雾迷了我的眼,还是混沌了我的心,我竟找不出我想要的心意。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它,蝴蝶飞舞着翅膀闪过点点光辉,窗台上的花悄悄抬起了花蕊:“你能让我开得更美丽吗?”我愈加惊愕,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蝴蝶又飞向了花朵,在一片五彩的霞光中,那朵花渐渐地变了颜色,它真的恢复了精神,愈加的娇艳欲滴。花儿舒展着身肢,蝴蝶慢慢地向窗外飞去。
  我冲到窗前,只见在七彩的光芒里,蝴蝶正飞向天际。是梦吗?那七彩里有那朵花绽放的美丽吗?我低头看着花盆,那棵花怒放着欣喜!屋内的烟雾已渐渐散开,我也渐渐地清明起来,手中已然没有了烟蒂,我想点燃的,想照亮的,都不重要了。窗外的车流依旧,人流依旧。我知道没有必要去追寻什么了,我只要按着我的心,走出自己的本色,那一定也会很绚丽。
  屋内慢慢明亮起来,烟雾散后,那只蝴蝶的气息好像没有远离。我依稀看见一只白色的蝴蝶正在努力飞起。

澳门新葡亰登录,  起身走过去,原来是那株蔷薇开了一朵,一种惊喜浮上心头。花期已过,却又开出一朵十分鲜艳的花朵,还散发着这么淡雅的香味,伴着暖暖的晨光,让他顿时感到了神清气爽。也许它是错过了盛放的时间,或是只想独树一帜,让原本寂寥的冬天依然可以芳菲四溢。

  走近窗子,抬眼瞭望,晨光把东南方苍穹染成了一片橘黄,那金灿灿的一片明艳动人的亮彩。目光所及,不管是树枝上的霜凌,还是屋顶上的积雪,都奇妙地镀上了一层金辉,那闪闪烁烁的金星,仿佛是会跳跃的精灵,幻化成了满眼的美轮美奂的图景。

  如果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从清晨开始,那么,这朵花儿也是经过了经久的酝酿才得以一绽芳颜,而精心呵护了那么久,最终得以芬芳的回馈,对于潇键而言,这无疑是得到的最好的欣慰。

  缓步走出门外,清晨舒爽清凉的气息,让他感到惬意,深深地吸了口气,霎那间人就精神了许多。

  再去看那朵蔷薇花朵的时候,徒增了几分怜惜之情。他慢慢地踱步到花的近前,十分仔细地欣赏起来,这时才忽然发现,那朵艳红的花朵朝着窗子的那半边是残缺不全的,而且有几片皱皱巴巴的花瓣还卷缩在那里,让他一下子打心底升起一缕哀伤来。

  他满怀着失落的情绪,快步走出了门。

  “潇键,你干啥去?”

  扭回头,循着声音望过去,林萍拄着双拐站在了她的花店门口,清秀的面容挂着甜甜的微笑,她略显倾斜的身姿和那一张俏丽的脸很不协调,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子在她的手上拎着。

  潇键急忙上前接过林萍手里的垃圾,说:“我去扔吧。”

  回来时,看着站在瑟瑟寒风里的林萍,他不觉心里有一股隐隐约约的痛楚。

  “快进屋吧,看这天多冷了!”

  林萍看了一眼潇键,目光扑朔迷离,有点茫然,还有点恍惚……

  潇键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和林萍关系很好,朦朦胧胧中似乎超越了一般的同学情感,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勇气挑明了而已。在毕业以后,潇键觉得是时候向她表白了,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约了她,两人踩着暖暖的暮辉,在和薰的柔风里漫步……

  “林萍,我想……我们……”

  话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对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奔跑着冲过来,她不知为什么忽然冲上了汽车道。眼看着一辆轿车就要撞上孩子的时候,林萍急忙跑过去抱起孩子迅速往街边奔跑,时间只差了零点几秒,轿车的轮子还是压着了林萍的脚踝上……

  一直以来潇键的内心充满了歉疚,当初那么急切地想袒露的告白,如同梗在喉咙深处的芒刺,是怎么也吐露不出来了。这种无比沉重的枷锁让他不堪重负,致使他日日夜夜不得安生……

  如今,他总是默默地祈祷着,像医生说的那百分之五十的奇迹会发生,她会像以前一样正常地走路,而不是另外的百分之五十,会落下残疾,那样岂不是会让自己一辈子都不得安生吗?

  在林萍刚刚出院不久,潇键就一直在酝酿着怎样补偿对她的亏欠,毕竟她的伤痛与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虽然她从来没有流露出半点埋怨的意思。

  后来,他猛然想到她一直是非常喜欢花的,于是他就在这里租了这间门店,为她开起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花店。

  随着小店生意的逐渐红火起来,林萍的情绪也慢慢地从伤痛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又开始有了笑容,眼眸里也时常幻化出愉悦的神采来,以往那冰冷而又苍黄的脸上,如今也荡漾起了艳丽的红晕,而潇键的心却时刻被困扰包裹着,毫无缘由的烦乱驱之不去,尤其是家人亲属用担心的语言旁敲侧击他的时候,他的心里更是七上八下,陷入了无法梳理的境地。本来他和林萍互相之间都是心知肚明的,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发生,恐怕两个人早已经走到了一起,而如今林萍的伤势严重,按医生的话说,很有可能会落下终生的残疾。如今,如果真的让自己撒手不管,他又有些于心有愧,毕竟她的受伤和自己还是有关系的。可是,对于林萍来说,日后如果她真的落下残疾的话,别说去找工作会有多难,就是她的日常生活也肯定会有很多的不便,这对于整个后半生都是不可想象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8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