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伤逝

伤逝

  儿子给了我一个背影,留下长长的影子,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五味杂陈涌上心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想得很多很多,尤其是面临他考研前夕,这时如果身边有任何一家孩子学业有成的消息传来,我的心和脑海里就象炸开了锅似的,自责反省便不断地从自己的胸腔里喷射出来,而这种喷射状别人却捕捉不到,只有我自己艰难地体会着。于是我便开始询问身边孩子们考研的结果,有的说复习复习就考上了,有的说第一年没有考上,第二年考上了。

朋友儿子叫X,与我儿一般大。中学时,同读一所学校,一个班级。在校期间,相处甚好,常常形影不离。
  由于两家不在一处,过去仅从朋友嘴里和儿子的谈吐中得知一点X的信息,没多少在意。对X真正印象在高三。两家望子成龙,日夜接送孩子,全天候呵护。每次,我到校门口时,朋友早早便在那里守候,起早摸黑,风雨无阻。放学间,X和儿子一同出来,朋友总叫X喊我声:“叔”。X显得很腼腆,喊声如蚊叫般,看上去比较内向,文质彬彬,不像我儿那样外露,大大咧咧的。个头与我儿相差无几,约在一米七二左右,身体一样壮实,嘴唇上下露着浅黑毛绒般胡须,男子汉味道周身随处可觅,一眼便使我喜欢。
  朋友三十一岁得子,倍加溺爱。听朋友说,X那时肠胃不好,家中为其专设小灶,变着花样在面食上作文章。晚上学习夜深,始终不忘烧点夜宵,生怕空腹伤胃。脚下鞋垫,每天半日便换上一双,避免潮湿受寒。X学习很好,与我儿一同考上大学。那年高考成绩,在录取的那所大学新生中列前二十名,学校为其免去一年学费。朋友欢喜不得,逢人便自豪地夸上一番。
  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生龙活虎的孩子,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在校学习一年多时间之后,因患胃癌不幸逝世,那天,刚满十九岁!
  记得X生病期间,我与妻子去医院看他,X已处病危中,面容憔悴,浑身脱变得不成样儿,目光呆滞地望了我们一眼,病痛折磨着对其母亲不停地直唤:“妈妈,我痛!我痛!”朋友妻子将脸紧贴在儿子脸上,那场景,令人肝肠寸断,泪水盈盈。朋友心情极其沉重,送我们出来时,看出几乎到了崩溃边缘。本想说几句宽慰话,见到这一切,我能说什么呢?与妻子迈着如同注上铅般脚步,缓缓离去。
  X火化那天,我和妻子没有去。我们实在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无法目睹那撕心裂肺的场景。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我不知道朋友是如何将X的骨灰安葬的,不想去想朋友家人那时的心情。后来得知,朋友在公墓一并买上三块墓地,X的骨灰安葬在中间,两边墓地空在那里,是朋友为自己和妻子备下的。
  由于工作调动,很长时间未与朋友见面。期间只在手机上和朋友通了两次话。每次通话,朋友都关心我儿学习情况,问这问那,甚至连谈未谈女朋友,都体贴到。我本想说几句安慰话,听朋友不停地问候,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再也不能触及朋友内心那深深的痛处,祈求时间慢慢地冲淡那不堪回首的一切。听朋友同事来说,朋友的头发已全部花白了。
  转眼三年过去。我儿大学毕业后,没有急于去找工作,选择在家复习考研。看着儿子认真刻苦模样,我想起朋友,想到X如果在世,也会选择考研的。一次偶然间,同事打开朋友QQ空间,看后喊我看。我看完无言,感到心在滴血!默默地将U盘拷录下来,U盘瞬间在手中变得沉甸甸的。
  下班路上,去药店给儿子买了点感冒药。儿子最近几天患感冒,周身发酸。回到家里,见妻脸色不好,成焦虑状,忙问何故,妻说,儿子最近学习有些松懈,刚才到书房,看儿子伏在桌上睡着了。如此下去,怎能考上研究生?我没吱声,随即拉着妻子到电脑旁,插上U盘,叫妻子看看之后再说。
  下面,便是朋友在QQ空间留下的只言片语:
  
  2009年9月18日。宝贝离开我们已有三个多月了。这段日子,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宝贝那活泼可爱的样儿,每时每刻都在脑中闪现。宝贝,你在那边过得好吗?胃痛好些了吗?我想你,深深地想你。
  2009年9月30日。国庆到了,宝贝的同学都放假回家了,见到我,个个亲切地喊着。喊得心中暖暖的又酸酸的。宝贝如果在世的话,也该回来了。那该多好啊!宝贝,我好想你呀!你过得好吗?
  2009年11月3日。是谁让我在这没有阳光的日子里生活?那挥之不去的痛苦,折磨我体无完肤。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投一个无感情的动物胎。痛失儿子的痛苦,让我无法和自己解释我有多少错,一生都做好人得不到好报,伤心那?我怎样才能新生呢?老天爷?
  2009年12月5日。我不知怎么向我的家人和朋友解释,我这一生做错什么?我恨上帝如此残忍,把我心头那块肉无情地掠夺走了。。。我想我的宝贝,他从小就很优秀。。。
  2009年12月31日。一年又一年,又是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明天怎么样?
  2010年5月20日。忘却尘世的累。人累以粗茶淡饭养养胃,用清新空气洗洗肺,让灿烂阳光晒晒背,找群朋友喝个小醉,像猫咪那样睡一睡,忘却辗转尘世的累。
  2010年6月3日。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太阳。今天是我宝贝的祭日,我很心酸,难过。宝贝,你知道我的日子是如何过得吗?我每天都在网上看着你同学的QQ空间,看着他们快乐的成长,也高兴也难过,你也是那么优秀……贫富皆能过,心孤最难熬。
  2010年8月20日。在我跌入人生谷底的时候,我身旁所有的人都告诉我:要坚强,而且要快乐。坚强是绝对需要的,但是快乐?在这种情形下,恐怕是太为难我了。谁能在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还觉得高兴?但是至少可以做到平静。平静地看待这件事,平静地把其他该处理的处理好。
  2010年9月5日。从来不需要想起,因为从来未曾忘记。最痛的伤口,从外面是看不到的。和你一同笑过的人,有可能把你忘记,但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却永远忘不了你。
  2010年11月20日。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2011年1月28日。春节的脚步由远而近。不知怎的,现在的我,越来越害怕过节,害怕那孤独的氛围。特别是清明节那天,每当我从公墓回来,夜晚家中所有灯都会关掉,唯有想我宝贝的灯怎么也关不掉。
  2011年4月5日。今天是清明节,我去公墓给宝贝献上一束鲜花,代表我千万遍的呼唤,代表我千万遍的祈祷,希望宝贝在天堂快乐!摸着宝贝镶嵌在墓碑上的像,看着我们的墓地,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来陪伴宝贝的,宝贝和我们终将不会孤单,心情渐渐平静许多。
  2011年7月20日。宝贝的同学都毕业了。有的工作,有的复习考研。回想当年宝贝健壮如牛,操场上龙腾虎跃,如今天上人间两分离。如果宝贝健在,面临他的该是怎样选择呢?我想,只要他健康快乐,一切的一切,我再也不会奢望得太多、太多……
  看到这些,妻沉默无语,轻叹一声气后,将电脑关闭了。见她冲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默默地向书房走去……

  记得一次聚会,同学笑侃我对孩子的期望值过高,于是我想:期望值过高,如果实现不了便会失望很大。为了避免这种落差,我就开始在脑海里不断重复这个念头,第一年一定考不上,权当看看题型。当这个想法脱口而出时,同事和同学又说话了,那可不一定,万一考上了呢,此时我脑海里的想法便峰回路转,对呀,或许第一年就考上了,并且超出分数线许多分被录取了,有句老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转眼间,许多想法铺天盖地而来,一忽儿这样想,一忽儿那样想,弄得自己整夜在被窝里重温那些虚幻的梦。摆在我面前的路是一个未知数,为了这个未知数,我辗转反侧,折磨着自己,疲惫不堪,有时为了请专业课老师大费周折,却始终没有结果。孩子,终于有了选择,自己购买了网上的课件复习起来,原来我把考研的事一并揽到了自己身上,而青春焕发的他一副不解愁滋味的模样。这样也好,压力全部在我的身上,他却没有,想想又稍稍轻松了起来。

  这不,已经几天没有见着他了,在学校的宿舍,那一块角地便是他发愤攻读的地方,但对我们却是一处禁地。无论宿舍里有没有其他同学,我们想上去一趟已经成了奢望了。但身为人父母的我们已经不介意了,尊重是我们唯一可以给予他的。

  夜晚,风一阵阵刮来刮去,阳台上的推拉门被我紧紧地关上,企图阻止这夜来的风;可越是夜晚越容易思念亲人,于是我们便起身带上牛奶饼干水果,奔向他的校园,电话里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别来,别老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我们还是不顾阻挠地前去了。路上似乎有些零星的雨,但又好像捉摸不到雨点的痕迹在哪儿,冬之初的雨就是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在几天阴风之后羞涩地出现了,我都弄不清楚这雨为何来得如此悄悄然,象绽放的花蕾,又象秋后的蚂蚱惊人乍地地跳出来。,暂且不关心这针脚般密集的轻微的雨了。

  快到学校了,心情猛地充实了起来,当车子行驶到校园的宿舍楼下时,不一会儿儿子从楼道间缓缓地下来。我仰起头,发现儿子像个大人了,不知道为何今天才有了这般感觉,以前尽拿他当小孩子,望着他还是一副单纯的学生样儿,也很羡慕同学儿子的成熟状。或许一直在我们的保护伞下没有走出,他还是那个简单的学生样儿,再没有过多的变化令我们惊讶,唯独可以令我稍有安慰的是他那胸膛下的一颗神秘而又强大的内心,"胸有城府"是他表姐给予的评价,这是衡量他成熟的唯一标志。是的,儿子有什么事情真的很沉得住气,事情不到最后关口,绝不脱口一个多余的字。我把手里的饼干牛奶交给了儿子,他温和地接了过去,打开瓶盖,喝了起来。校门口的阿姨出来了,以为我们要上楼上宿舍:“家长不允许上宿舍,是男生宿舍。”儿子脱口而出:“不让他们进去。”我笑了,这一笑是为了阿姨的负责任,也是为了儿子,更是为了自己。我们确实是有好奇心,想窥知儿子的宿舍里干不干净,整不整齐,但这个想法只能在脑海里打转了。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8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