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络文化与文学 › 趣闻:公务员考场上的18个强人趣事

趣闻:公务员考场上的18个强人趣事

  韩德魁是六十年代中期我小学时的同学,大家随着“韩”字的谐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老憨”,意思不是说他憨厚,而说他傻乎乎的不怎么精明。

1.记得看山东公务员考完了,里面有个公友说了这么个趣事:“行测交卷后,身旁一老兄,文质彬彬,伸一懒腰,不紧不慢的说,考得不错,一个没拉都写出来了,就是时间不太够,没往答题卡上涂。

  六十年代那会儿,农民的孩子想离开农村,只有两条路可以融入城市,一是参军,二是升学,可是有几个普通农家孩子能得到这样的机会啊。

2.我那考场没啥新鲜事儿,就一MM下午申论,3点才匆匆赶到,从我身边飘过,脸颊红红的,淡淡的香~我迷糊了几秒,继续埋头。4点,还是那一MM,从我身边飘过离去,这次我是不行了,看看自己才第三题开头,不由得对她的背影发出感叹,牛!

  我们小学毕业考试的考场设在我所在的中心小学,全公社八所小学的应届毕业生,几百名考生的准考证号混合在一起,统一编排座位参加考试。说来也巧,我和德魁的考号居然被排到一张桌子。考试前一天傍晚,韩婶得知我和德魁排在一张桌位上,急匆匆地找到我,拉着我的手,还没开口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哽咽着对我说:“德魁这孩子他爹死得早,他爹临咽气时对我说:日子不管多难,一定要让德魁好好念书,将来也能有个出息!我把他拉扯这么大不容易,你别看他傻乎乎的,可就是心眼儿好。都怪我,光顾着让他帮我下地干活,耽误了他学习,这回考试你无论如何也要帮他,德魁今后的命运就看你了!”说着竟“呜呜”地哭起来。我的心震颤了,我知道这泪水里有韩婶儿的自责,还有母亲对儿子前途的期盼……

3.我考场一个哥们打铃的时候答题卡才涂了一小半,不幸的是还坐在一号,监考第一个去收他的卷子,那哥们都快哭出来了,不过下午申论他还是来了的,有点敬佩。

  我感到这份嘱托比泰山还要重!

4.我考场上午缺考7人,下午一看缺考6人,才发现我右边一哥们儿,上午没来,下午准时到场!!

  想到德魁没少帮助我到菜园翻地、除草,还经常和我一起去水井帮我抬水干家务活。看着泪流满面的韩婶儿,我心里既难受又担心,思想经过一番折腾后,我暗下决心,不管有多危险,这关键时刻一定得“拉兄弟”一把,我豁出去了!

5.我那考场一位仁兄在行政结束时还在涂答题卡,在监考老师收了他的答题卡后,还追着监考老师要答题卡还要再涂,最后竟追到巡考员那要答题卡,真是牛啊。

  考试那天,我们早早的来到学校,列队集合听校长宣布考场纪律。然后按照自己的考号进入考场。那阵势真是戒备森严、“杀气”腾腾,令人心悸。教室外面每隔十几步,就有一个老师站岗,教室里还有两名老师监考;他们的面部表情都严肃得像冰块上挂了一层霜。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娃娃紧张极了。想到这次考试关系到能否考进县城中学,若能考进县城中学,就意味着我们这些农家子弟为进城向前迈出了第一步。想到这,我的心里就像揣了个兔子似的“咚咚咚”地跳个不停,手心也出了一把汗。我用眼睛的余光偷看坐在我左边的德魁,嘿!人家像没事人似的,背着双手,腰板儿直溜溜地坐那儿听监考老师一条一条地宣布考试纪律。我心里暗暗佩服,这家伙真沉得住气,面临这样的大考不慌张,看他那份沉稳劲儿还行,看样子能发挥出他的潜在水平,我多少有点放心。

6.我中午在考场外听见个人才厉害那,他说他时间不够了就直接在答题卡上涂,都没看有多少道题,把答题卡涂完了啊。好象答题卡有180道吧(考题130道)。

  预备铃声响过,两个斜背着步枪的民兵把考试卷子送进考场。监考老师当众启开封条,两个老师仔细的把考题用粉笔抄写到黑板上。

7.行测结束时监考老师收答题卡,坐在第2排的哥们,啪一拍桌子吼到:“怎么搞的,怎么没人提醒我时间啊?”估计是答题卡没涂完呢,老师说你自己的事自己不操心!

  看到黑板上的考题,我心里暗自欢喜,可以这么说,这些考题对我来说,那简直是“张飞吃豆芽儿——小菜一碟”。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8.上午考完行测去找地方吃饭,找着找着,就别洛阳美丽的街头吸引住了,天气那叫个热呀。回到考场都两点多了往考场一坐,瞌睡就来了,一觉醒了,都4点了,好多人都交卷了,我才匆匆下笔写。鄙视自己一下。

  铃声再次响起,监考老师宣布答题正式开始。屋子里静得出奇,只听见笔尖在纸面上划动发出的“沙沙”的声响。

9.上午考场有两大虾位置空着,下午开考半个小时后突然有个穿个大裤头,撒个拖鞋掂个文件袋,挠着后脑勺的兄弟姗姗走到教室门口,侧身进门诚惶诚恐的问门口老师这是五十考场吗,老师说你上午没来吗?他说没赶上,老师说那你下午还来干吗,高人语出惊人:重在参与嘛~~

  第一场考数学,五道大题,最后一道是四则混合运算应用题;大约十几分钟左右,五道题我就全答完了。仔细检查一遍,没有问题,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10.我们考场一哥们在答题卡上写完准考证号,对监考老师说方格不够用,老师过去看,发现哥们把身份证号写上了。中午在树下休息的时候,过来3位像是学校保安的人,其中一个狂砍:“我记得当时我考试的时候,问鲁迅的原名是什么,这事早还给老师了,最后只写了个鲁智深”我在一旁偷偷笑了好久,本来还有些昏昏欲睡,这下一点睡意也没有了,呵呵,鲁迅的本名是鲁智深。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83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