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门前有块绿地

门前有块绿地

  租住的地方是一乡下村子,生活购物方面不够便利,周边零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工厂作坊,成了污染重地。加之村子没有下水道设施、垃圾清理不够完善,所以此处的环境自然好不到哪去。虽然我们住的小院还算清净,可起初来时我也是诸多抱怨和嫌弃。嫌这里是个鸟不拉屎的荒凉之地,嫌这里脏、乱、污染严重风沙大,直到初春过后天气渐暖万物复苏,门前的一大片土地被种上了蔬物,有了绿色有了生机,我也开始喜欢这的小院,喜欢上了门前的绿地。

我们楼前有一大片空地。本来正好盖一栋楼,后来听说想改成游乐场。空地的四周只栽了一圈樱花树。

  东北的春天似乎总是姗姗来迟,每天在匆忙的两点一线之间穿梭着,还没感受到春的气息没看到草的绿装没闻到花的香气时,就看到房东大叔在翻腾着门前那一大块儿地。有时用小机器翻着土,有时拿着把锄头清理着地里的石块儿坷垃、遗留的根根叉叉。看着地被弄的平整准备耕种,才知大叔每年都会种上些农作物。一开始还有点不解:粮食农作物的价格一直很低,几亩地下来也收不了多少钱,而且他三四排出租房每年的收入也足够生活,干嘛要费那些心力呢?这样问他,他总是笑盈盈地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年就种那么一季,不用买着吃,活动活动筋骨身子板也硬朗。于是想起了老家的公婆,年纪大了本不希望他们再跟土地打交道了,不缺吃穿只管在家养着身子就好,可是他们依然每年要种上一点农物瓜蔬,说是种点地心里舒坦,不然闲着总觉得不踏实。有时觉得他们说的也在理,老人种地也许不为吃饭花钱,只当做时光的一种慰籍,虽然劳累,可看着自己种下的种子从幼苗到拔节生长,侍弄它们长大,也许是一种享受和欣慰。

澳门新葡亰登录 1

澳门新葡亰登录 ,  大叔整好了地,还把地边靠着马路的一绺儿种上了一颗颗杨树苗。不知不觉间,天气有了一丝燥热,杨树苗们转眼窜了很高一截,像开始发育的少年,直直的树干苗条而健硕,叶子越来越密,阳光下绿的发亮,下班的路上途径这些一字排开的小杨树,叶子在风的招摇下仿佛在跟人招手问候。走近还能隐约闻到一股树叶散发的清香。喜欢自然的绿,而这些生机盎然的杨树苗,让我最近接触到了自然的绿意。

这块空地成了宝贝疙瘩。许多入住早的人早早的划分好自己的范围。每户之间留有窄窄的通道。也不用大队里分了,也不存在地多地少的问题。大家先入为主。

  当春意越来越浓,大叔的土地也有了惊喜。植苗渐渐露出了土地,从稀疏、参差不齐到绿意盎然,它们正在你不注意的时候肆意疯长,郁郁葱葱。这时,土地的模样也初现端倪,左边一片是玉米,中间部分是花生,右边靠着我们大门这边是黄豆。田间地头处还种上了一畦畦的大葱、一小片芝麻、小油菜。

现在春天来了,荒芜的土地又开始露出生机。去年种的蒜啊,葱啊,菠菜开始泛青,长出了新叶。勤快的人已经种上了土豆,用薄膜覆盖起来。

  尤其喜欢有绿植的地方,不仅接地气儿,还给人生机、希望。喜欢闻豆苗棵里夹杂着的一丝土腥味儿,喜欢玉米瘦瘦的身姿在风中摇曳,喜欢走在杨树下面,享受那一截树荫下的清凉。看手机累了,走出院子,满眼的绿色沁人心脾,也起到了“养眼”的作用。

地里零零星星的冒出了野菜,有人开始拿着小铲,伶着袋子挖荠菜。现在荠菜还小,灰头土脸的,等下一场春雨,便蓬蓬勃勃地长起来。老家田地里,沟沟渠渠到处是它们的身影。摘一棵荠菜托在手里,水嫩嫩的,碧绿的叶子的低垂着,叶子的边缘是锯齿状的。

  待地里的玉米长到一人多高,结起了穗子,花生的花开了又落,大豆也零星挂起了荚,知道夏天已到,大叔的地一派生机好不热闹。然后大叔又忙碌起来了,把靠近我们门前走廊的一小片一小片给整整平,种上了几颗辣椒,几颗茄子,一块儿坑洼的地方搭起了一个方形似棚子样的架子,种上了丝瓜,远处挨着沟沟坎坎的地方篷了些棍子,种上了南瓜、豆角,黄瓜。于是我天天盼望着大叔的蔬菜快快结果,如今纯天然的果蔬可不多见,虽然没参与它们的种植,可看着它们一天一个样子,卯足了劲长高、开花、挂果,想起了自家的菜园,也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童趣横生,可惜只是再也回不去的小时候,不禁对门前的植物、蔬菜充满了小欢喜。

等天气暖和些,下场春雨,估计他们就忙起来了。翻翻土,弄弄垄,栽上蔬菜,有茄子,黄瓜,豆角,丝瓜,尖椒,花生,绿豆,玉米,喜欢种啥就种啥。

  最火热的天气里,大叔的辣椒也火红火红的一串又一串,茄子也像一个个紫色的小球,结的不多个头也不大,但足够新鲜。丝瓜秧很快爬满了架,成了丝瓜棚,棚下有一方树荫,仰头仔细看,还有几个带着花托的小丝瓜躲藏在浓密的藤秧里。一有时间,熬不住闷热的我们,就搬张小凳坐在丝瓜棚下,风从地里吹过,带来了蔬菜即将成熟的清香。遇到房东大叔在地边浇水,也会跟他聊一些家常。

去年的时候,有种艾的,有种中药材决明子的。我记得老家的田地里就有这种植物。开黄花,叶片伸展,象槐树的叶子般细长,结的果实像豆角一样,饱满的决明籽均匀分布在豆荚里。

  房东大叔人和蔼,也勤快。每次碰到他都是一脸的笑,跟我们简短打着招呼。闲谈中才知,他的两个儿子已各自成家,平日帮他们照看一下孙子孙女,打理下土地种点东西,更多时候则是在家照顾瘫痪在床多年的老伴。老伴间隔还要去医院化验理疗,常年药物不断,每年医药费都要数十万。有人说他老伴是绝症,花多少钱早晚也还是要去的。想想大叔也是不易,竟数年如一日,明知道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依然尽心尽力让老伴老有所依,依然不放弃治疗。大叔平日里又总是那么乐观,为人可亲,从心底里又对他有了几分敬意。

夏天天气热的时候,空地变得五彩斑斓。紫色的茄子挂在矮矮的枝上,长长的豆角像绿色的门帘,碧绿的黄瓜俏皮地弯着腰,辣椒羞红了脸,花生地像绿色的小毯,悄悄地开着小黄花。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86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