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络文化与文学 › 媒体调查三亚天价海鲜 给的哥回扣达60%

媒体调查三亚天价海鲜 给的哥回扣达60%

  闲话“混乱的三亚”

海鲜店给的哥回扣高达60% 大量官员公款消费一点不心疼

  陈宣章

龙年春节期间,有游客爆出在海南三亚吃海鲜被宰,管理方却对此无视,先后以“零投诉”“无法举证”来应对,引起公众议论。随后,三亚市委书记向公众道歉。2日,三亚公布海鲜品社会平均参考价供监督。

  一过春节,三亚千夫所指。龙年春节“海鲜宰客门”更使三亚恶名昭著。

推荐阅读

  以前,三亚仅是北纬18度的一个小渔村,亚龙湾还叫牙笼湾。三亚湾的海边长满椰子树,没人的下午,一个椰子扑的一声掉下来。黧黑的男女在地里种瓜菜、水稻,傍晚时牵牛回家。2003年的世姐选举和“零非典”打破了三亚的平寂。2009年建设“国际旅游岛”的聚光灯投向三亚后,高楼哗哗立起来,长得比棕榈树快。海南60多个精品海湾,尤其“国际旅游岛”之后这两年,已经被开发商割据完毕。2009年,海棠湾一天内10家五星级酒店同时开工。面积仅22.5平方公里的三亚市,已开业和在建的五星级酒店达60多家,成为国内高星酒店最密集的城市。房地产、酒店业愈发国际一流,免税商店开业,海南省正准备试水博彩业,但是整个旅游市场的态势尚显低级和原始,市政建设远远跟不上“国际”的名号。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每年11月到次年春节,北方冰天雪地,三亚这个热带小城在晋升地级市的25年里就成为“国人”稀缺的旅游热点。2011年,三亚市游客总量突破千万。企业家们邀请“朋友”来三亚,大方得很。大型房企通常的接待规格:高尔夫必备;海上运动要包游艇(一般是带KTV的那种,4000元/小时);很多客人喜欢海钓;一顿饭过万很正常。凤凰路上的贵宾楼,春节期间消费最低七万起,即便正常价位也是500元/人起,一盘爽口萝卜皮68元,一瓶53度茅台酒4000元。据说,开车去茅台镇进了85万的酒,不到半年就售罄。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三亚的游客普遍大方,进货五六十的石斑鱼,挂三百多一斤也有人瞄一眼就买了,一桌吃个四五千是常事。好多人花完钱反正都要开发|票。面对的游客大多是“暴发户”和“公款客”,三亚人心态不平衡了;面对旅游旺季游客数量剧增给三亚带来的“灾难”,三亚人心有怨言;三亚的物价一天天赶超“北上广”,人们的收入低下,毫无指望。本地人原本很淡定,当地习俗是在自家地上一砖一瓦盖房子,海边的高楼他们不稀罕,海边潮,家具容易坏,还怕台风。2010年炒楼热一过,等到圈地的、起高楼的、炒楼花的外地人赚得盆满钵满拍屁股走人以后,本地人后悔了。这时三亚已经被商业文明席卷,处处是一夜暴富的神话,物价房价都国际化了,本地人再也追不上,他们只能在老茶馆里感慨全海南都吃不到3块一碗的抱罗粉了,或者公交车凭什么从1块钱涨到2块,再者去医院照个X光要从上午9点排到下午4点。于是,三亚人产生了一种“劫富济贫”的正义感。劫富济贫几乎是这个群体的集体对外意识,所谓的三亚“黑车、黑旅店、黑导游、黑海鲜”都是由此而来。宰了就宰了,没人因此有负罪感。

海鲜多但好坏标准难定

  三亚只有旅游旺季才有生意。淡季里,出租车大亮着“空车”的黄灯,在旧城区一圈一圈徒劳地转悠干着急;海鲜排档的伙计们三三两两围在餐桌上打牌,装海鲜的玻璃水槽里空得见底,一些门户干脆歇业大吉;海边一线海景房只星星点点亮那么几户,几如“鬼城”。到了旅游旺季,“来三亚的人”面对的是一个必须抓住一年中几乎唯一挣钱机会的群体:从旅店、导游、出租车、黑车、黑三轮、黑摩的司机,到景点、潜水点、购物点、海鲜排档乃至荒郊野外的一个水果摊。甚至五星级酒店门童也是掮客的一种,他们为司机招徕客人,油钱之外五五分成。从“天价客房”到“天价海鲜”,从“黑心导游”到“黑心司机”,三亚已经形成了“惯例”。2010年,东方文华酒店炒出了5.75万一晚的天价。

三亚的餐饮类服务,最多的是海鲜排档,很多海鲜是临海城市独有,因此受到内地游客青睐。

  芝麻大的三亚市区人口20余万,春节黄金周涌入游客48.4万,相当于一个市民接待两位客人。首当其冲的是交通,三亚市车辆保有量16万,春节里,黑、内、川字头甚至西藏的车都开来了。绕来绕去就几条主干道,遇上交通警戒,三亚市区就串联成一片红色,变成一个浩瀚而绵延的停车场。从大年二十九到初七,三亚共计交通警戒130余次,每次耗时10分钟以上。任务量的增长速度远比交警编制快。

海鲜虽多,好坏标准却难定,三亚本地人对海鲜的消费很少,主要依靠外地游客消费,内地游客对于海鲜知之不多,难辨好坏,这使得海鲜生意的利润空间较大。一到淡季,生意清淡的店铺几乎要关门,再加上店铺租金随着海南房价水涨船高,海鲜生意门槛低,很多人抱着赚一桶金就走的投机心态来经营。

  开出租要交三十几万的牌照费,每个月五千多的份子钱,同时面临数量未知的庞大黑车群体竞争。所以就形成了行规:“哪里回扣多,哪里客人就多。”

一名海鲜经营者说:“我们跟其他地区的生意人做生意的心态不一样。我们都是憋着劲儿要在两个半月的时间把钱赚足。”

  搞导游的朋友压力也大,没有五险一金、向旅行社交人头费买客源已经是二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了,常常接“填坑”团没带团费不说,还得倒贴钱买客源,“你不接也有别人接”。按一米的坑等于人头倒贴100块算,春节最深的“坑”能达八九米,以四川、西北等地出手阔绰的游客为主,能不能把坑填满挣到钱,全看导游本事。

酒店、出租车、饮食形成利益链

  海鲜店老板们对过年也抱怨:翻倍的进货价;用工荒;还有公共关系的维护(工商、物价、税务、卫生,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得打点,逢年过节请吃请喝)。

据调查,三亚的酒店、出租车、饮食等已经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利益链条:出租车拉客去指定旅馆或者餐饮,酒店也会介绍出租车或者餐饮给客人,互相拿回扣。

  工商局的使命是巡街,监督规范各商户各排档的经营,他们是240多人全员上阵。三亚市工商局想过许多办法整治海鲜排档,包括“裸称”、“一次性死亡”、“一人一店”等措施,海鲜店按“一人一店、两人监管”模式管理,已经算责任承包到头的管理。

一位三亚知情人士说:“拿海鲜店来说,出租车、一日游等都是其链条的相关方。海鲜店给的回扣在40%-60%,所以一条鱼要客人4000元,这4000元还包括了出租车司机的回扣。”

  2011年4月,三亚市二十多个局单位的局长又被要求,以普通市民或游客身份,到社区、农贸市场、公园等地开展“民生体验”活动,涉及交通、城市建设、公共设施管理、旅游服务等等并提交体验心得。暴风骤雨的整顿过后,三亚旅游业的现状往往是:黑车、填坑、回扣依然大面积存在,维系着这座旅游城市灰色的生态平衡。

三亚目前很多从事经营活动的都是外来者,这些人在当地也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91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