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不长不短,满满的都是爱散文

不长不短,满满的都是爱散文

  一

记忆阀门打开,回忆扑面而来

  搬家那年,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把所有的书都卖掉。也因此,大学毕业那年,我没再往家里带回任何书籍。有时候母亲会会取笑我,大学那么多年怎么除衣服外什么都没有带回家!每每我也都会嘟囔着回嘴:“其他东西不实用,带回来也一样被卖掉,还不如不带。”想想,关于那些书书本本,留下和没带回,几乎真的都是那么一回事儿。直到现在,我知道它们并非真的完全没有区别。

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记忆渐渐被冲淡了,有些记忆却悄悄凸显出来----那些我愿意留下来的片段抑或抹不去的回忆

  她是真的很念旧。整个房间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籍和可爱的大头贴。除了少了个书架和房间小了点儿外,一切都显得格外优雅。至少,至少在她看来一直都是这样。书籍按顺序地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摆放的是那么自然并不失了随意。偶尔一个人半夜醒来迟迟不能再度入眠的时候也会翻翻那堆旧书,那些装订好的小学数学试卷几乎都是“100”,嘴角便会自然地上扬并留下明显的弧度……

记忆里,妈妈是瘦小的,妈妈曾经说,还以为我长不大了,因为她自己太瘦小,怕自己会影响到我,但是妈妈很欣慰看到现在这么大个子的我,尽管现在又有点嫌弃我胖了……

  “你们家孩子现在该上大学了吧,这么多的书留着也是没用,占地儿,是早该卖掉啦!”收破烂的大嗓门阿姨的和母亲絮叨着。母亲也只是轻轻的对她微笑以示回应。还记得卖书的时候妈妈有征求过我的意见,直到我同意了之后她才给卖的。至于那时候的心情,我确实已经不太记得了。可能是人越是长大越是变得健忘吧?记忆里,我从来都不曾卖了一本书,只是现在,母亲会这么说肯定有她的理由,不长的对话,说完便答应了,因为我都信任她。而她会和我商量,那么对我也便是信任和爱了。

记忆里,妈妈是安静的,妈妈一直在家,直到如今等我上大学才出来工作,妈妈也近不惑之年,她说自己不愿意出来工作了,一开始我很小的时候她准备和别人一起出去打工,但是都被我拒绝了,那时感觉自己就是离不了妈妈,妈妈说要出去,心情就会格外不好,顿时心里空唠唠的,每次妈妈问我,“我出去打工了好不好”“不好,不行”“为什么不行呢”“反正就是不行”记得妈妈在不同的时间段问过我相同的这个问题,而我每次都不同意,妈妈也妥协了,那时的我还怕她偷偷真的出去了,所以我还会每次事后隔三差五的对妈妈说你答应我不准出去的啊,一直要让妈妈回答说好好,不出去为止…

  二

看到周边的人都去打工了一个一个的,加上年成也不好,经过很长时间的纠结和我对妈妈的顾虑的打消,今年过年后他们便出来了……

  “为什么大学那么多年,你头发还是不长不短呢?”很多人都喜欢问我同样的问题。每次我都是随便瞎掰来敷衍了。记不清到底是哪年了,妈妈说,女生短发不好看,以至于高中之后我再没有留过短发;爸爸却说,头发不要留太长,头发

从初中的一周放假,到高中的一个月放假和妈妈待上一个周末,周末时光总是一晃而过,记得有时我总是要妈妈陪我做作业,但是妈妈说要做农活,而我就硬是要妈妈呆在家里,我说就一个周末嘛,妈妈终于答应了,可是妈妈总是闲不住,总要去前面的园子里折腾一番除下草,或者去给猪收窝,喂食…反正不能呆在我旁边,后来我跟妈妈说这样你跟没陪我是一样的,之后妈妈就搬把椅子做到我旁边来了,她看我的语文书或者读本或者其它文学类的书,等到她把这些都看完了,妈妈也有些无聊了
,妈妈就会搬把椅子做到门口的卧廊里坐着,或者站在窗口前呆呆的站着,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记忆里,妈妈总是会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某处,很久很久……有时我作业写到尽兴时竟然以为妈妈又不在了,大呼一声,“妈~”然后妈妈就会回应一声,“干什么”哦,妈妈还在“我还以为你又跑到田里去了呢”

  耗养......童年记忆里的童年,爸爸从来都是严厉的,倒也从不曾干涉了我的任何事情。很显然,爸爸妈妈说的都是对的。他们都是希望我美丽、想要我健康。思来想去,平衡这两种“说法”的最好方式便是现在发丝的长度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记忆里,妈妈是温暖的,周末时常会做的一件事就是掏耳朵,“妈~我耳朵有痒了”“搬把椅子来”,那时妈妈又一人坐在卧廊里,我就会躺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来帮我绕绕耳朵,那时虽然有点疼,但是我貌似很享受,接着一个周末的叫妈妈帮我掏耳朵,后来妈妈说,“你不是才掏完耳朵吗?老掏耳朵不好”“哦”

  大学的小四年,回家的次数显然是极少的,回家的时候,偶尔也会撒撒娇,赖床算是最奢侈的事儿了,但也不再有了任何的责怪,再后来,便是现在了……

记忆里,妈妈是简朴的,每逢过年,妈妈都会给我买件新衣,而她自己却总舍不得给自己添一件新衣,到亲戚家拜年,看见大家都穿的有模有样的,而我妈妈总是那一件…每次妈妈给我买衣服时我就说“妈给你自己也买一件辣”“这没的适合我的”其实我知道妈妈是觉得太贵而不愿给自己花钱

  “我想去剪个头发”“恩,是可以去剪短一些的,不过不是短发……”我一愣,这话怎么这么熟悉?想了好久好久,呵呵,原来,它从未离开过,这不长不短的对话,满满的,都是爱……

初高中妈妈送我到学校,总会精打细算着开销,说如果我们走着去学校那我们就可以省下一些我们中午吃面的钱,我当然是不乐意的,要走过大桥还要走到学校,我生气了,然后妈妈采取的方案是我一个人搭公交先去,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和我意,我说我先一个人到学校了有什么用呢……每次报名都会因为怎么去学校的事弄的不开心,记忆里好像都弄的不开心,记得有一次妈妈终于答应我们一起打的去,但由于开学人多车少一直都打不到的,妈妈似乎很高兴,而我心里,,,你懂的……

  三

记忆里,妈妈是勤劳的,妈妈每次都会做好饭,叫我,叫田里的爸爸回来吃饭,记得我在家只要一不吃饭,我妈妈就会生气,迟点到桌边来吃饭妈妈也会生气,(妈妈生气的原因是我在长身体,虽然我有时是因为才不好吃才不吃的,早上一碗苦瓜加一盘丝瓜或者其它,如果早上是这个,中午也是这个,我如果说我吃不进去的话,妈妈就会说园子里只有这些菜了,没有别的菜了,第二天妈妈一般都会买来一条白鲢鱼,然后吃上一两天如果有好吃点的菜,妈妈也会叫我早点来,怕他们吃多了我就没有了她希望我早点去吃,那样他们也好把握他们自己吃多少)说什么我懒管你的,而我就不知怎的,妈妈一生气,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乖乖的来吃饭了,因此我也养成了三餐都吃饭的好习惯…

  2014年,这是我毕业的第一个年头。我离开了江西回到了福建并开始了我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在这小半年的工作里,我确定我是真的有点不适应。直到现在,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他们总也在笑话我说:你都适应不了社会那谁还

记忆里,爸爸是宽厚的,感觉自己和爸爸的交流总是隔着点什么,我知道爸爸很是不善言辞,是的,我很任性,然后我和妈妈曾经说过这事,我说爸爸太……了,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我说了些什么,有对爸爸的不满,觉得爸爸没有给我应该有的父爱,然而妈妈的一句话一直让我如今都记得,她说“你爸爸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接送你放学,你觉得没有爸爸,这些你要怎么办的”后来沉默结束了那一段对话,后来,我发现每次坐在爸爸的摩托车后座上,觉得靠在他宽厚宽厚的身上很是温暖,温暖……

  能适应!做了三年的校报、兼了三年的家教、写了三年的稿子、得了三年的一等奖学金......我也一直以为这些是我比别人更能适应社会的筹码!可事实上,我依然觉得现在的工作让我很不舒心!更准确的说,该是有一种很强烈的要辞职的念

记忆里,爸爸是犯傻的,记“”小学是自己带碗和勺子,每次快到饭点总会有哐当的声音,那是碗落到地上的声音,老师说还早着呢,还没到吃饭的时间了,怎么都这么着急呢(๑•
. •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9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