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文学 › 走进作家苏童的书房:《安娜卡列尼娜》最值得读

走进作家苏童的书房:《安娜卡列尼娜》最值得读

  家有书房,也算是书房吧。尽管只有几平方米,东西长三米多,南北长三米多,只有一个书桌,二个书橱。我家住的是平房,在盖西屋偏房时,当时年轻气盛,青春飞扬,什么三毛、琼瑶,一浪高过一浪的文学热潮,我也在其中。加上孩子也上学了,也得给他一个清静学习的地方。自已就布置了这样一个自已的书房,也是自已读书的地方,也是自已灵魂清静之地。

读书是一辈子受用的事
别指望读书会给你涨工资,给你找工作,有什么看得见的效益,但在你人生的某一阶段,你会突然体会到它的作用,出其不意来到你的生活中。它不是一个短期效应,读书是一辈子受用的事。千万不要埋怨书白读了。
留住阅读中的诗意
现在阅读变得面目繁多,有纸质上的阅读,也有电子媒介的阅读。但我想,人到了一定年龄,他会觉得阅读还是要捧着一本书。书的厚度,纸张的潮湿感,拿在手上的质感,与冷冰冰的电子媒介相比,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一本旧书,也许流转过十几个人,每个人都在上面留下痕迹。这本书到你手上,上面有许多陌生的名字。这样的纸质阅读,本身就是有故事的,是很有意思的事。纸质阅读的诗意,是电子阅读所无法替代的,是不会消亡的。人,毕竟还是想留住一点点在阅读中的诗意。
很多人想拍书房,都被我拒绝了
家中角落随性放着书,喜欢听乡村民谣,闲来品红酒,很有魅力的声音配上温暖的笑容——他就是苏童。
这样文艺款的男神,拥有什么样的书房?
进门迎面是扇百叶窗,左手一面墙连带拐角是顶天立地的书橱,书橱对面是一张不算大的书桌。桌上有一台黑色电脑,《黄雀记》里的保润、白小姐、柳生就是从这里诞生,走进现实世界的。
午后,没有阳光,这间以低沉色调为主的书房特别沉静。
苏童的书房,远没有他笔下女人的心理那么复杂,甚至可以说有点简单——长方形,面积10多平方米,比想像中的要小了些,但这书房又似乎很不简单——在这里,你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你会很从容地闲站,或坐在椅子上发呆。
对记者的造访,苏童是网开一面的。“很多人想来拍我的书房,都被我拒绝了。”也许,他不愿意外人打破这里的简单,这里的沉静。
没读过《安娜·卡列尼娜》是遗憾的
在谈到推荐书目时,苏童一连串报出多个作家的名字:列夫·托尔斯泰、福楼拜、福克纳、卡夫卡……几乎都是外国作家。
请他挑选最值得读的一本书时,他毫不犹豫地选中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安娜·卡列尼娜》没有读过,那一定是遗憾的。它不仅是经典,而且很好看。”
听起来苏童似乎偏爱外国作家,但在他的藏书里,还是中国作家的作品偏多一些,书橱里周作人的全集、唐宋八大家的散文都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买的书,虽已陈旧,苏童也整齐地收在书橱里。
比较特殊的是最里面、靠近百叶窗的书橱,那里主要摆放的是苏童自己作品的各种译本,其中有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德文、荷兰文、日文、韩文、西班牙文、土耳其文等。
读书写作之余,我是个园丁
原先,苏童是一笔一画在稿纸上“手工”创作的。1997年他开始使用电脑写作。虽然现在已非常熟悉电脑创作了。但苏童记忆中最恐怖的事是,“写出来七万字的东西,一下子全没了”。坐在电脑前,燃起一支烟回忆往事,苏童显得特别轻松,“那时用的还是WPS呢,现在的年轻人好多都不知道了。”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有了电脑的帮助,创作省了许多“爬格子”之苦,但对苏童来说,这份活依然不轻松。在电脑屏幕旁的一瓶安眠药,便是证明。不过,这书房里的世界,只是苏童的一半。他的另一半,在书房之外。
书房之外,是一座花果园。之所以称花果园,因为这里有花草,更有许多果木,樱桃树、枇杷树、柠檬树、柿子树……推开百叶窗,即可看到花果园的一景,枝叶扶疏,绿意扑面。
“我们去园子看看吧。”在大家的建议下,苏童带我们走出书房,来到外面的世界。他略带遗憾地说,你们迟来了几天,杏花、桃花、梨花全开过了,那株海棠也才谢。但我们并未失望,因为我们看到灯笼花开得正盛、郁金香不仅花枝招展,而且是罕见的品种,花瓣边缘有如锯齿般,美得不像真的!苏童说,这是妻子从欧洲带回来的。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这座美丽的花果园,是苏童的另一件作品。他说,“读书、写作之余,我就是一个园丁。”打理园子,占据了苏童大半的业余时间。他描述自己的园丁生活——“南京夏天太阳强的时候,在园子里浇水就要浇两个小时。樱桃成熟时,要张网防鸟来偷吃。”但他权且将之当作读书、写作后的放松与休息,并不觉得辛苦,尤其是看到果实结果、成熟的过程,喜悦自心底而生。
追求生活中的诗意,享受阅读中的诗意。这就是苏童。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家有书房也一直是我的一个想法。

  我是农村出来的,尽管后来上学、工作了,但人生的大部分时光,也没有离开过故土,也是在小城中生活的,也是在本村住的,周围的人原来都是农民,父辈赖依生存的土地虽然没有了,但是,父辈们的思维还是农民的思维。

  我记得自已结婚时,家里给我打家俱,当时我哥哥比我早二年结婚,父母说:“你哥哥有什么也给你打什么吧”。不过我心中早想有一个放书的地方,就给母亲说,加上一个书橱吧。母亲面有难色,我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不爽快答应,不就是一个书橱吗?现在想想,在父母们的生活中,没有书橱这一说,他们面朝黄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读书的习惯。加上当时农村都要讲究平衡,哥哥结婚时没有的,我有了怕别人说道,这就是父辈们。不过我的坚持,还是为我打了一个书橱。后来我自已成家了,我原来的书橱老式了,妻子就说在打两个新的吧,妻子理解我得有书橱,就这样又打了二个新的书橱。旧的就放在厨房,当起了厨桌,当起放碗什么的,现在新修了厨房,换上大理石的了,就把旧书橱放在东厢房的一个角落,早成旧物了,我也不忍心扔掉,就当是一个怀旧的物件。现在想想自已也算是半个读书人吧。

  那时在学校教书,工作之佘,喜爱读书,每到星期,就满县城跑着买书,只恨当时没有钱,有时看好的书,因为没有钱只得放下。当时就想要是有钱了,就大大方方的买,大大方方的读书,做一个幸福、快乐的读书人。想想那时想法多幼稚,生活是激流,有一种不可变的力量,推动着命运,向着不知的港湾前行。

  没有想到,后来生活富足了,而读书的心渐渐的没有了。小城也在大的洪流中,又是一浪又一浪的风潮。各种娱乐方式兴起,首先是吃喝风、打麻将风、跳舞风等,让你在风中忙碌着。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597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