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古巷深深情几许散文

古巷深深情几许散文

  青砖白瓦,斑驳的古墙,古老的庭院,朱漆大门,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巷子,包罗了世间万象,百态人生,穿过了漫漫的岁月长河……

我想,我是爱着江南的,不然,怎么会对它如此的魂牵梦萦,又平添那么多的遐思呢?

  巷子,应该属于江南吧!

有人说:撞进江南的怀抱,就拥有了诗意的情怀,我想也是。就像此刻,四月的江南,烟雨濛濛,很快就临近梅雨时节了,漫步在这个古朴的城里,一个转身就和春撞了一个满怀。

  古色古香的房屋,古朴素雅的建筑,斑驳的古墙布满了墨绿色的青苔,卷起的屋檐上,爬满了丝丝缕缕的青藤,微风疏雨飘过,吹散遍地落花,那淡淡的幽香弥漫在烟雨朦胧的古巷子,延伸到路的尽头……

此刻,正是百花争春的好时光。信步走在大街上,随意一个仰首,抑或低头,深呼吸,都能闻到潮湿的空气中,那一阵阵淡淡的丁香花的香气儿,直入鼻息,醉了心扉。那淡紫色的花蕾,白色的花蕊,挤满枝头,赶着趟儿地开放,争抢着春色。苍翠的树木,高耸入云端,看不到树梢儿。高大的木棉树挺拔的驱干,力争上游的枝蔓,托起了偌大的树冠,虽没有绿叶的陪衬,可一团团怒放着的花蕾恰似跳动的火焰,在春色里尽情燃烧。橘红色,深红色,火红色次第开放,让木棉成为了百花丛中的佼佼者。其实,江南的春很短,短得甚至连仔细欣赏它的功夫都不肯留给人们,只倏地一下就没了痕迹,而木棉花的春天也如昙花一现,只需半月,就花落春消了。

  杏花,春雨,小桥流水,勾勒出我的江南梦。漫步行走在古朴的江南小城,走进一条悠长的巷子,双脚踩踏在青石板上,发出咔咔的声响,震颤出清脆的回音。

江南的春柔情似水。不信你瞧,春光里,春风摇曳着开满紫荆花的树干,抑或,白玉兰的腰身,软语温存,卿卿我我。春雨细腻无声地滋润着南国的每一寸土地,轻轻亲吻着娇嫩的花瓣,而并非只钟爱一枝独秀的桃之夭夭,不是吗?

  巷子,是历史和古老文化的凝聚地,它融合了尘世百态,风情万千。试想,长长的巷子口,穿梭着南来北往的过客,或擦肩而过的惊喜,或并肩前行的温情,或不经意的回眸莞尔一笑,都处处蕴藏着诗意的美好吧!

这江南的春风与春雨,像极了一段刚刚邂逅的恋人,温婉柔情,内敛不张扬。淡紫色,浅白色的丁香花,飘散着淡淡的香气,微风轻摇,只需一眨眼的功夫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带着露珠,裹着香气儿,惹了丁香姑娘的一地相思情愁,才肯罢休。

  如此,用一个字形容,妙,妙得恰到好处呢!

江南的雨是多情的。当朦朦胧胧的薄雾升腾在珠江之畔,漫步在春雨中,静静欣赏着江南的春,别有一番韵味。这色彩斑斓的春色,姹紫嫣红的春光里,总是让人多了些许的感叹,生怕一个不留神功夫,这浓郁的春就只剩下了一个尾巴,抓也抓不住了。

  常常在想,文人墨客笔下的雨巷,是属于戴望舒的雨巷吧!那个撑着油纸伞,身着旗袍的姑娘,冉冉婷婷,在蒙蒙细雨中,独自漫步,有种即古典又忧伤的凄美,是真实的,还是遐想的呢?

江南的春色里充满着诗意。它让无数文人墨客沉醉其中,泼墨挥毫,不厌其烦地描绘着,赞美着,颇有,不爱到骨髓不罢休的劲头。“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宋代诗人志南的《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将春风春雨的柔和细腻表达的淋漓尽致。我在高大的古树阴下拴好了小船;拄着拐杖,走过小桥,恣意欣赏这美丽的春光。丝丝细雨,却淋不湿我的衣衫,这样的春天该有多么的轻柔呢?

  走进了巷子,就走近了人间烟火。轻轻抚摸这斑驳的古墙,细细触碰时光的脉络,眼前瞬间就会出现一幅幅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卖杏花,卖杏花喽!”清脆的声音从巷子深处传出,涌进了春色里,洁白的杏花缀满枝头,淅淅沥沥的春雨从天空飘落,吹落了一树杏花雨,铺满曲径,香气儿怡人。巷子深处跑来手提竹篮卖杏花的孩童,身着布衣,眸子清澈,那脆生生的童音,在空气中回荡,没有忧伤。

我想,诗人所描述的春固然是美丽里,灵动的,可我本人更期盼这是一个处处充满希望的春天,不是一个将近垂暮之年的老者,提着拐杖,漫步雨中画面。遐想着,有一条悠长的雨巷,烟雨濛濛中,跑来一个手提杏花篮子,扎着羊角辫子,稚气未脱的孩童,脱口叫卖着,“卖杏花,卖杏花喽!”清脆的声音穿透了苍穹,在弥漫着淡淡杏花春雨的巷子里回荡,久久不肯散去……

  有人说:每一个多情的女人,身体里都包裹着一颗古典的心。巷子对感性的女人来说,有种特殊的情愫,她们天生多情,爱幻想,并对深巷子里萌发出的无数爱情故事深信不疑,心驰神往。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或者,在烟雨朦胧的雨巷,一扇古老的木门里,走出一位身着青色布衣,手里提着竹编的篮子,捡拾落花的江南姑娘。举手投足间,顾盼生姿,眉眼儿里流淌着脉脉柔情,让毛头小伙子看了傻笑,直了眼,醉了时光,惹得人怦然心动。如此,便没有辜负好春光吧!

  试想,暮色西沉时,细雨凄迷,春色潋滟,幽深的巷子里,一座四合院,紧闭的朱漆大门里,种满了花花草草。古色古香的雕花窗内,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独守深闺,静静地倚靠在窗台上,含情脉脉凝视着窗外,眉眼儿里流露出的柔情,似水般流淌在春光中。雨丝飘逸,轻轻敲打窗棂,将一份柔情锁在春色里,原来,她在等待爱情。

我想,我也应该是深爱着江南的,不论是花,还是人,或者是风景,都时刻勾着我的魂儿,让我着了魔。有友人说,“她爱春天,因为那里面住着一个美好的名字,叫爱情。”其实,这春光正好的时候,不单独是她,这个多情的女子,渴望一份唯美浪漫的邂逅,世人谁不有此情愫呢?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03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