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最早的春花

最早的春花

  报春花攀爬在城里小游园某处有泥土的圃苑,当春风吹来的时候,用黄色陆续点缀起绽放绿意的枝头,挨够了寒冬的人们见到它,产生莫名其妙的兴奋,或将匆匆脚步放缓,或将高仰的头俯视大地。

我不会唱歌,但我喜欢听歌曲,喜欢听流行歌曲也喜欢听经典老歌。那首《北国之春》是我听了许多年还一直在听的老歌,虽然我知道这首日本民歌中的北国不是指我们这里的北方,但我可以拿来为我所用。我生在北国,长在北国,至今还居于北国的小城,虽然这里的四季分明,季节变化很明显,但身处围城之中,也时常有“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的感觉,在不经意间,一个季节就悄然走过。
春天的印象总是美好的,是明媚,是生机,是希望。在许多文学作品里,都有着它盎然的身影,文人们用最美妙的词句来描绘它的诗情,它的秀逸。然而,我有很多年没在明朗的春日充分的体验春的气息了。渐渐地,竟然对这个季节有了些淡漠的感觉。
春日在密集的楼房里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蜻蜓点水、稍纵即逝的手势。城市的天空永远都是灰蒙蒙的,刚刚从被积雪埋没的漫长冬日里走过来,一转眼就到了炽热的夏日。所能看到的春季,只是窗台上那几盆翠绿的花儿的笑脸。至于公园里的花草树木,如同摆放在橱窗里的装饰一样,已经让我记不起它们也曾有过春天,真树假花簇拥在一起,一年四季总是或绿或红着,假亦真来真亦假,真真假假让人不知道树木绿在什么季节,花儿红在哪个时日了。或许也曾悄悄的萌过芽罢,在你还来不及注意那点清新时,却又已经远去了,留在记忆中的只是一个匆匆的春季和一个漫长的夏季。匆匆而过的春日,如一个初长成的女子,还未来得及展示其少女的美丽,就早早地嫁为人妇了。在领略它的过程中,总是带着一种不能充分显现的遗憾。
其实,这个城市还是赋存着春的况味的,只是这味道太淡而已。春季在我的记忆里走失了,我也遗失了许多春的感觉。于是我坐下来,等待着这个季节的到来,想着与春有关的记忆。
说不清是哪一场小雨过后的哪一场夜风,一夜之间就染绿了山野,染绿了河流,染绿了北国的枝头,染绿了春的心事。“春日迟迟,卉木萋萋”,有风吹开《诗经》的古卷,那一坡坡曾经枯黄过无数遍的草儿又大片大片的绿了山坡,绿了无边无际的田野。
我知道,春天的花朵生长在广阔的田野上,开在肥沃的黑土地里。而我至今还没能走出城市一步,还没有机会去接近那些花儿,期盼的心情被城市压抑着,在围城内四处寻找着光亮。直到有一天,我蓦然看到几只翩飞的美丽蝴蝶,一瞬间,我惊讶、我欢喜。我知道自己看见了春天的颜色,嗅到了野外蓬勃着生命力的气息,那是多么美好真实而又自然的画面啊!
在记忆中,春天首先传入耳膜的应该是春燕或候鸟,报春的鸟儿鸣是人们最熟悉不过的了。记忆中的春天,春草碧绿,春水绿波,绿草黄花恬静地伏在哗哗的溪流里,光滑黝黑的蝌蚪、尾巴细长的鱼儿嬉戏在溪水中,光滑的鹅卵石上翻卷的浪花激起了欢快的笑声。昨天这些地方还是静寂的,听不到一丝声响,不知什么时候有了几声鸟儿鸣,山林所有的静默与孤寂,都留在了昨天的记忆里。
北国的春天是阳光的、明媚的。雨从遥远的江南赶来,湿了花梦,醉了禾苗。所有的花朵都从梦幻中醒来,燕子也伴随着春雨如约而至,缠绵着、呢喃着,窝巢里挤满了春光。溪水逶迤,岸柳青青,春风摇动着树枝,抚动着小草,唱响着这个季节。伴随着春天而来的温和的气息、明媚的春光,

  报春花是春日里首先报到的色彩信使,它撕开了冬日的漫漫苍茫和冷酷,引领了一个多彩而温暖的季节到来。

还有绽放的芽蕾、钻出地面的小草、沙沙的春雨等,都是我所喜爱的季节标志。我最喜爱的还是春风吹开的鲜花,只要看到那些缤纷的花朵,我的脚步就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眼睛亮起来,嗅觉灵起来,心里也会涌动起一股爱意,不知道该怎样来拥抱这些温柔而娇艳的花朵,不知道该怎样让这些美丽的花朵永久地保存在我的心里。
披一缕春风,踏一路春花,挽着杨柳的细腰,拥着太阳的光华,徜徉在北国的春日,任思绪如垂柳千万缕,腾跃在春日情怀初绽的原野里。北国的春日虽然姗姗来迟,却是明丽的,生动的。风的轻吟和着鸟儿的鸣叫,一抹柳黄缀一簇花香,一群蜂蝶闹一片春光。广场上有稚嫩的孩童放飞着色彩缤纷的憧憬,山坡上有牛羊写满了五颜六色的斑斓。春的世界蕴育着无数新鲜的秘语,簇拥着阳光,携带着春风,把春日的记忆记录在永久的档案里。
走在春日的街头,我愉快而又恬然。道路两旁皆是吐蕾的树木和绽放花朵的丁香树,蓝天绿树红花,应该是这个春天最美的风景。还有一种风景同样的美丽,这就是那些花季的女子,她们身着轻薄明艳的春装,笑厣如花,风姿绰约,就像朵朵春花,摇曳在春风中。
与春天相连的记忆有许多,除了鲜花,还有山间、溪水、田野,最雅致的是春天的雨。它时而细腻,俊逸,如牛毛,似花针,密密地斜织着;时而轻快,奔放,如少年般奔腾、跳跃;时而缠绵,不急不缓地洒落;时而果断,在最专注的时候嘎然而止。它没有冬雪的冰冷,不似夏雨的鲁莽,不像秋雨的萧条,它会在不同的时候,妩媚地变换着多彩的情致。
我沉浸在春的世界中,春雨滋润了万物,也滋润了我的心田;春风抚摸着大自然,也拂去了积淀的尘埃;春日温暖了空气,也温暖了僵硬的心灵。清纯的童声与春天的气息相融,构成了春的乐曲、春的画卷,展示着春的亮丽、春的妩媚。这就是我要等待的春天,我要寻找的春天。我顿时醒悟,春天无处不在,春天不仅在山野田园,她同样在城市街区。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在寻找着春天。当春天真的走近了我,我想张开双臂拥抱这个季节时,却发现自己并不能留住那些美丽的画面和那些美好的记忆。我想用手中笨拙的笔,尝试着做一些笨拙的记录。于是,积郁了许久的期待和新鲜的渴望,便被春天唤醒。一种醉人的气息萌发在血液里,整个人已经彻底的被春天所融化,对春天的畅想便流淌出来变成了一排排的文字。
在春天走进我的世界时,我幸福的醉着,温暖的痛着。这是一种别样的感受。

  我是一个胃寒体质的人,冬日每每让我心情无名忧郁,因而在城里,我将报春花视作植物中春的领军花,这时候,我会沿着郴江河堤、游园、民居行走,尽享簇簇嫩黄对园林城市的修辞。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有时候我会出城,走进飞天山或仰天湖,或稍稍远一点的大奎上,这些原野之外的始春,其实难得见到报春花,我因而怀疑悬挂在桥拱、阳台诸处的报春花在城市有傍富媚骨。

  前年,在最正版的时令之春,报春花还未开放,我从瓦窑坪进入高坪,那天阳光明媚,高天流彩,有小鸟在草地跳跃鸣唱,喜鹊喳喳飞过小东江和郴江交汇的山岚。

  但是山坡老大一片黄花仍然贴在地表,粘住了我的目光,我叫不出学名,权且让我称之为二叶蹄花吧。这样一来,我明白南国郴州春日里最早绽开的花朵,实际上不是报春花,而是旷野之中我叫不出名字的这种复叶对生蹄花了。这种小花只有玉米粒大小,有尖吻、开线,像羊蹄或猪蹄状。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16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