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杏花 杏花

杏花 杏花

  杏花开过,桃花便接着鼓噪上台,如超女的pk,开得人烟阜盛,热闹喧哗。而后百花才姗姗而至,占领春天。而此时杏花已落尽,满树青绿。“花退残红青杏小”,倒也可爱稚气;“梅子黄时杏子肥”,已是蔚为大观,呈现另一种气象,另一种美丽了。

不过,桃花还没有开。

  杏花一袭素衣,如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乡下女子,远离镁光灯和都市的霓虹,出现在乡间篱落。路转溪头,茅檐屋后,杏树身量苗条,体态婀娜,伴着晨昏炊烟,打理着冗长又充实的日子。柴米油盐,缝缝补补,一身烟火气。没有大悲大喜,只有清风朗月般的清明澄净,骨感线条,淡抹眉梢,出落成国画里疏疏朗朗的水墨女子。守着家乡的皇天后土,在唐诗宋词里,一站就是千年。

小时候,春暖花开,田头地脚,坡跟儿草丛,摘几株盛放的野花,成束;或者折几枝桃杏,怀抱着回家去,找一玻璃瓶,盛满清水,插满花枝,花香丝丝缕缕,心跟着花盛开呢。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穿着蓝地白印花布或白地蓝印花布衣服的姑娘,迤逦走在青石板的小巷里,叫卖着整个春天。“绿杨阴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一枝杏花占尽春光,为春着色,让大地春回。因此,杏花的开谢是连着整个春天的。尽管它的开谢倏忽,让人叹惋。但相比那些死皮赖脸般占尽整个光景的玉兰、月季等花儿,它却让人更加感动。因此咏杏花者多,而咏月季、玉兰者少。

最美风景--桃花溪,你住的地方。

  招摇的牡丹宣泄尽了风情之后,便繁华不再,销声匿迹了。富丽堂皇的牡丹园已少有人来。华而不实于杏花和牡丹已有分明。其实,我们不必过分的苛责,喧嚣吵闹是内心空虚的遮掩,真正充实自然的不必去计较那些虚名浮利的。因为只有时间才能说明一切。美好的东西总是在寂寞里慢慢长成。

清明时节,如果有雨,那么对亲人的祭祀就和杏花连在一起了,杏花又像是思念之花,勾起对亲人思念的泪水,就像那绵绵的雨丝。在我的印象里,提起清明,就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杏花开落总和悼念有关。纷纷扬扬的花瓣夹杂在雨水里,更增添一份思念在心头。今年,母亲去了那边,时常一个人流泪,心疼不已。不想再写那座孤零零的坟冢对一个年轻生命的感叹,而更多地哀思是借杏花捎信,把思念送达九泉下的母亲。我是一个没妈的孩子了,怎么喊也喊不回母亲,看着孤单的老爸不敢掉一滴眼泪。

  桃花有单瓣、复瓣之分,而杏花只有单瓣的,清清寡寡,色淡香幽。“红杏枝头春意闹”那已经点染了过分的诗人墨客的诗情在里面。桃花单瓣的也要比杏花妖冶,复瓣的更是风骚。如今各地的公园里,为吸引游人而引进培育复瓣桃花,占据了大半个园子,花深似海,但也只是花而不香,以致连蜂蝶也不至。层层的花瓣像整过容的脸,虽然堆积起满脸的笑容,却不真实,并且这种桃花是花而不实的,因此开得像大片的谎言。杏花则是清水出芙蓉。

从我,到你,隔着一个水岸。

  杏花的开谢委实让人难以把握,就像可遇而不可求的情感、灵犀、迷梦,半夜来,天明去,缥缈虚幻。《红楼梦》里,黛玉葬花葬的是桃李之花,“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可我总觉得杏花的开谢要比桃李来得飘然去得讯忽,更符合寄人篱下的黛玉的身世之悲。因此一片随风而谢的杏花,更能让人愁思满怀。相信眼见红消香尽的杏花,黛玉的心城更是一片荒芜。

三月下旬的北方,杏花才开。一簇,两簇,进而成片,接着满山遍野。绿柳扶风,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开到荼蘼,绿到欲滴。杏花是春的第三个信使了,也是最后一个,像倾尽了所有力气做一次盛大的谢幕。

澳门新葡亰登录,  春至寒轻,我来了,而杏树仍然铁干萧索,形销骨立,我怅然而归。我又一次经过,杏树已经香花委地,香消玉殒,让人神伤。我问母亲,杏花到底什么时候开?母亲说,桃花开,杏花败,栗子花开卖苔菜。杏花是开在百花之先的。

我想,等桃花开了,把桃花换酒,交付给以墨为魂的人。

  我又一次与杏花失约,虽然植物园里那珠唯一的杏树近在咫尺。

杏花开的时候不一定逢雨,但是十有八九是阴天。小时候,每逢杏花开时,漫天刮起黄色的沙尘,遮天蔽日的。这时候,妈妈总是叹息:今年的杏子又要长虫喽。大了才知道,那是来自黄土高原的细细尘土。现在呢,分不清是尘土还是什么了,天总是昏沉的样子,让人从心里不爽快。

  宋人毛谤《浣溪沙》写道:魏紫姚黄各占春,不教桃杏见清明。让人感愤。凡世的不平、霸道,竟在高洁的花间也难讨公道?魏紫姚黄是牡丹花中的极品,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夺人心魄,让人注目驻足,哪还容得桃杏一席之地。的确,桃杏是过不了清明的。牡丹在这里成了辞严色厉权倾一朝的正宫娘娘,集三千宠爱于一身,而桃杏则是独贬幽宫的妃嫔,孤灯清卷了残生。于此,我极不喜牡丹花,尽管它是富贵荣华的烫金徽章,是自李唐来世人甚爱之花。其实,世人的好恶,又何尝不唯帝王之马首是瞻呢?

我的山居墙外,有竹和月季。竹是山居人家喜爱的,月季呢,任凭住家喜好,或换了品种,或种了菜,除去。最后,闲散在那里,于是修枝剪叶,成了业余。

桃花溪,清澈见底,远离人烟,静静流淌。岸边桃花正开,水映花容,格外妩媚。溪水咕咕,沁凉,卵石圆润,小鱼儿穿梭。掬水,捧在手心,轻轻地呷一口,甘冽清心。带走它,不能随意,只可盛在器皿里;贴近它,笑着,映着儿时的纯真。水上写字,你要喊住溪水,否则第二笔未写,第一笔早已走远。把爱写在水上,不如以水为信使,在桃花瓣上画心,那么多,那么多,一瓣一瓣,顺水而来,直到把春天寄给我。

在不同的季节里,朝暮对着一瓶花读书、写字,对着清幽、如画境的浓缩风景,怎会不入眼入心入境呢。

河开了,柳绿了。桃花水月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桃花溪,一幅画。画里有你,画里有我。隔着水岸相视一笑,你侬,我侬。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2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