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文学 › 优美经典散文:爷爷走了

优美经典散文:爷爷走了

  告诉儿子:“还记得去年回老家看到的老爷爷吗?”

我爷爷有一个姐,奶奶也每年过春节,让孩子们把她接来家,住上半个月。她住得离我家远一些。奶奶就让她住下,和我一起睡。都说我长得象姑奶奶,我也喜欢和她睡。

  爷爷其实不是我的亲爷爷,家里兄弟众多,一贫如洗,到二十六七岁头上,经自家嫂子牵线,娶了离过婚的奶奶,生了儿子,当了村主任,煤矿副矿长,日子渐渐殷实起来。之后为儿子盖房娶妻,带大了我这个外姓孙女和两个亲孙子。

记得,住在我家前边的一小女孩。有一天,忽闪着小眼睛问我奶奶:太太,你如果死了,我们咋办?虽然奶奶知道小孩子不懂事,只是念她的好,才问这话。老年人都忌讳死这一字,为这事,她难过了好几天。当然她还是爱着孩子的。

  爷爷八十了,缠绵病榻已一年有余。初发病是前年冬天,住了一个月医院也查不出结果,按肺结核治了一段时间,病情稍缓就回家了。到后来坐都坐不起来,但一到夜里,便频繁要起夜。听说近几天还特别想吃,现在想来可能是回光返照。躺了如此长时间,身上已无半点力气,一口痰就要了命。

舅爷爷几乎成了我家的一员。她还关照我爸和叔:小舅舅家生活条件好,但大舅舅家生活困难。以后大舅舅的零用钱,你弟兄二人得负责。所以我爸和叔,一直寄钱给舅爷爷,直至他去世。

  六岁的儿子继续表达他对死的理解:“死了就是消失了,变成了尸体,要埋在土里。”

边上几家的媳妇,好多年以后,生活好转了,总忘不了提起奶奶以前的善事。都说奶奶比自己的亲人还亲,比自己的公婆还关心孩子们。

  我默然,惟愿儿子长大后,不要如我这般,整日忙碌奔波,无暇报答亲恩。

连我也习惯了,要是舅爷爷来时奶奶不在家,我照常会让他喝上一小口酒。每年的春节,舅爷爷都会在我家过上好多天。

  “是的。”

舅爷爷后来年纪大了,连他的家人都嫌他脏,和他分开吃。可我们从没嫌弃过他脏。我们已经从小习惯了和他一起吃,从内心来讲,确实没嫌过他脏。

  【本文作者:小隐隐于海。(来源公众号:桐树文学)】

奶奶历来是我全家人的骄傲。她心地善良、博爱、聪明能干。她也是村里所有孩子的奶奶。

  星期六一大早,妈妈告诉我,爷爷一口痰吐不出咽不下,就断了气,身边只有奶奶陪着。

我到家一看,爸坐在奶奶的床口。见到我回家,一把把我拉到厨房间。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他说:看上去奶奶的时间不长了,你得托朋友在织布厂买好白布。

  “记得。”

那时候每家都是多子女,下地劳动只能把最小的孩子寄放在队里的托儿所。为节省寄托费,大一点的孩子就散养,让他们自己玩。

  把悲伤藏在心底,继续前行。

平时,奶奶总是牵挂着她的娘家人。后来,奶奶近九旬,还今常拄着拐杖去她娘家。我们不放心她,总是送她过一座小桥,然后让她自己去。直至她卧床不起,她才作罢。

  我木然。

这位姑奶奶的生活费也是有奶奶作主,于我爸和叔承包。也一直到她去世为止。记得当时的全国粮票是大家的宝。叔每次探亲都会带全国粮票回家。总忘不了分一点给舅爷爷和姑奶奶。

  和他的最后一面是在去年夏天,他瘦的只剩把骨头,躺在床上轻的像一片落叶,手抖得连喝口水都不能自理。我扶着碗,看着他,感觉到生命在静静流逝。和他最后一次说话是在今年春节,电话里的声音已是奄奄一息。我告诉他会再回去看他,话未说出口已觉得悲凉。而今真的是天人永隔,再无相见之日。

农业学大寨的时候,大人们日夜奋战在田头。那怕是冬天,除了春节休停几天,其余的时候,不是填小河、就是挖大河。

  人到中年,幼时记忆已模糊,但有关爷爷的两个场景却总是清晰地在脑海中浮现。上幼儿园时,爷爷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镜,一笔一划在本子上写下我的名字,之后把我抱在膝盖上教我看。小学暑假,爷爷带我去几十里外赶集,怕我坐自行车硌屁股,找人说情让我坐在晃晃悠悠的驴车里,他骑着车在旁边跟了一路。

姑奶奶每次握着给她的钱和粮票,总是眼睛笑成一条缝说:我前世修来的福,遇上了这个好弟媳,教育出这一群好孩子。

  “死了就是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可就是卧床不起了,在她走到生命的尽头时,她还在为别人操心。记得那天是奶奶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不知咋的,我在单位吃完饭,突然想起要回家一次,看望下奶奶。

  2015年3月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奶奶,您在天堂安息吧。您的博爱之心,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我们决不辜负您的期望,会一代代的传承下去,让我们的下一代,也因为我们而骄熬。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38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