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花之殇,人之悟

花之殇,人之悟

  春天最美的是花,经东风一吹,最先绽放在枝头,像一句句诗在春天抒情。

我们习惯把春天称为姑娘,那是因为春天里百花盛开,草木葱绿,象极了婀娜多姿的姑娘,还因为春天的温柔与矜持,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你看那春天的雨,细细的,绵绵的,象姑娘头上的青丝那般飘逸,春天的风软软的,柔柔的,象姑娘那纤嫩的玉手轻抚着脸颊。

  乡村是春花的舞台,最先开放的是油菜花,大片的油菜花如锦缎在春天的大地上铺开。记得童年时,我们钻进油菜地里挖野菜,匍匐着身子,用小铁锄头挖着一棵一棵的野菜,等挖满一篮子野菜,钻出油菜地,身上沾满了黄色的花粉,脚上的布鞋拖满了厚厚一层泥。

同样的烟花三月,这几日的春风,春雨就不知泼辣了多少倍。狂风呼呼的吹,吹得门窗咣咣的响,漫天的纸屑,塑料袋,还夹杂着沙尘在空中肆无忌惮的冲撞。雨,一阵大过一阵,叮叮当当地打在玻璃窗户上,你看,那假山下的莲池里,满是雨滴落下溅起的水花。

  杏花赶早开了,花红万点,占尽春色;梨花开了,父亲的梨园一片忙碌;桃花赶集似的开了,此时最是春好处。父亲整理水田,孕育秧苗,买来薄膜覆盖在田垄上,父亲用锄头拢好泥土,一块水田在他的手里梳理得整齐平整,透明的薄膜让阳光直入种子,父亲眉头舒展成一朵桃花的模样。忙完一切,父亲上岸,两腿的泥黑黝黝的,父亲说“桃花天,有点冷”。

又是一夜的风雨,我真有点担心办公室外的那片油菜花了。今天早晨,天放晴了,小区满地都是被风雨摧残的落花,我不仅加快了上班的步伐,我要去看看,那片让我魂牵梦萦的油菜花可否安好?

  母亲采集枝条上花苞初放不久的桃花,与白芷同浸于酒中,容器密封一个月后做好桃花酒。父亲在桃树下喝着桃花酒,总喜欢跟我说:“桃花一年比一年好看,我是一年比一年老,你趁年少,可不要虚度日子。”

说起那片油菜花,得先说说我工作的那所学校。学校位于县城里,周围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就在学校和高楼的中间有一块尚未开发的空地,不知被谁开垦出来种上了油菜,那菜地和我们的办公室就一墙之隔。

  如父所愿读完大学,在城里谋得一份工作,我告别乡村,在城里欣赏春天的花,那是诗情画意。

自从来到了城里,远离了那生我养我的土地,见惯了城里的奇花异草,厌倦了城市的花红酒绿,憎恶了城里的尔虞我诈,那充满乡土气息的这片油菜是多么的令人神往。

  曾经去过无锡百年的梅园,花开时节,万梅齐放,冷香逼人,朱砂梅胭脂滴滴,玉蝶梅素白洁净,墨梅浓艳如墨,绿萼梅花如碧玉翡翠。静下心来读那些梅花,美得淡定,如同正人君子;与梅在一起,心无杂念,不觉对梅多了几分敬畏。

我们见证了那片油菜的生根,发芽,我们目睹了那片油菜变得葱绿,我们欣赏了那片耀眼的金黄。每当下课的时候,我们办公室的几人都会站在阳台上,面对那片黄得刺眼的油菜花或谈笑风生,或默默地欣赏。

  城市里有很多的花树,玉兰花纯洁清香,紫荆花是满条红,开如瀑布的紫藤,迎风俏丽、楚楚有致的西府海棠,忧郁的蓝色风信子,妖媚的虞美人,沉郁的三色堇……赏花人各具情怀,徜徉其间,春天的内容丰富了,景致深了,还原了生活的底色。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打开办公室的门,迫不及待的来到阳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油绿,周五还盛开的菜花没有了,菜花上忙碌的蜂儿不见了,满地的油菜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

  春天在花开花落里演绎着悲欢离合,聚散两依依。这些开过一春的花是有灵魂的,它们在短暂的花期里拥有一颗悲悯的花心,安慰着失意人,哪怕人生苦短,只要曾经拥有,生命如花。

一地的残黄,一脸的茫然,满腔的失落与忧伤。此时,我终于懂得了黛玉葬花时的心情。“花落亦如人飘零。”看到我难过的样子,同事笑话我:“你怎么如此多愁善感呢?!那花不是今年谢了明年还会再开吗?”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64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