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秋色渐浓......

秋色渐浓......

  秋的记忆,年年增多。今秋,必定也是个美好的记忆。

我想起霞来,想起她天空般清澈的眼睛,白云般轻盈的身影,红叶般富庶的青春。

  再抬头望向血红色的夕阳,旁边有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在鸣叫,翱翔。

坐在山顶远望,在秋色里倾听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眼中闪过那方红巾,霞清澈的眼睛在红叶后面亮起。

  还记得深秋时,妈妈带我去公园,火红色的枫叶与黄澄澄的槐树叶开成一道美丽的风景,一阵风吹过,叶子飘动,那条种满枫树和槐树的路仿佛燃烧的火焰在跳动。

当枫叶再度霜红,我依然会漫步在飘满红叶的小径上,把红叶夹进喜爱的书中,把秋天收藏在记忆里,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忆。

  再看看我的衣着,浅灰色的长袖外套,里面还套着粉紫色的短袖、深蓝色牛仔长裤与一双帆布鞋。

一阵小风吹过,路边悠悠飘下几片树叶,那看似肥硕的梧桐树叶,不慌不忙在空中舞了几舞,便一个翻身,落在人行道上,很随意、很淡定的样子。地上的落叶多起来,这里一片,那里一片,它们将秋天的讯息收集起来,勾勒成一幅从容清丽,又有些寂然寥落的风景画。

  我盯着这片还未干枯的黄叶,仿佛要把它看出个洞来。秋天到了呀?我把黄叶轻轻地握在手中,看着旁边的一排树。它们依旧那么挺拔苍翠。可一细看,那绿色的叶子丛中还有着一抹枯黄。我再看向那单元楼旁的绿油油的树丛,哦,我忘了,它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根本没有什么秋天的印迹。

心若止水,沐浴着清凉,缓缓走过树丛,闻花开的清香,感受轻风拂面,看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

  秋天,来了呀!虽然不怎么明显。小时候,我经常在树下玩耍,喜欢听树叶被踩碎的声音。因此我总是在树下蹦着踩树叶,乌黑的齐肩短发一摆一摆的。飘落下来的树叶为我制造出唯美的背景,致使路过的人总会看见一个身穿红裙子的小女孩在落叶中翩翩起舞。

她们只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没有张爱玲笔下的楚楚动人,没有林语堂笔下的华美恢弘,有的是繁华落尽的淡定和从容。

  黄叶?秋天的印迹?

已经足够了,大自然轻轻奏响了一曲和谐的交响乐,让人沉醉其中。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回家的路上,迎面来了一阵凉风,一片枯黄的树叶钩住了我的发丝,我停下了急匆匆的脚步,轻轻地摘下那片黄叶。

人生难道不正是这样一个个轮回吗?

  那时,我家会买许多柿子,红色的柿子被我摆成三角形、长方形……各种造型都有。有的时候,姥爷还背着我去东边的市场旁柿子树上摘柿子呢!可惜都是青色的,吃起来很涩。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我微微低下头。

“老师,我要画枫叶,我要画整个秋天!”

阳光透过黄栌的叶子,洒下点点金属般的光辉,红的叶,橙的叶,绿的叶,在阳光抚藯中,映出圣洁的光,温暖而多姿。

走过的路都已成为往事,捡拾光阴的碎片,用文字缝合,是多么徒劳的一件事,可是,我写下这些的时候,心是诚挚的。

那些色彩斑斓的叶子正欲离树而去,黄叶在树下铺满回忆,却又从草丛里生出孤独。

私下里我总认为,最美的女子,应该如秋天般的安静和优雅。

尽管,她们给人的感觉是孤独冷傲的。就像霞。

多年以后,当年那个声称画秋天的霞已经远嫁他方,活成了一只秋雁,飞进云层,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过着我不熟悉的生活。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明月高楼愁无眠。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64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