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文学 › 夏蝉

夏蝉

  一树凉荫便是天然的舞台,白云小草都是它的“粉丝”。

夏天到了,蝉儿比春天叫得更甚,绵绵软软,围绕着房前屋后的树林,山里的僻静,因为蝉声,而多了几分生气。

  这是夏日里最执着最无悔的歌者。它绝不会耍大牌,从不计较演出费,更不在乎听众的多寡。

现在的人,都不会捕蝉了。多数人去了城里,因此,现在的蝉声,听来更悦耳,叫得也更自由、欢快。

  而过往行人匆匆的步履又能带走什么呢?各式车辆奔驰的灰尘又能掩埋什么呢?它依然俯看这世间万象,歌唱着清风流水,操着一把与生俱来的琴,自顾自地演奏着,高低错落,抑扬顿挫。

每一只蝉都不会伏在一棵树上叫一整天,它们总是在这棵树上叫一阵,然后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叫一会儿。因此,一个夏天,它们也不会感觉疲倦。

  是的,蝉的鸣唱不像鸟儿那样婉转有韵,直白而让人生厌。再加上炎炎盛夏的背景,更增人烦恼。那它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表演季节呢?殊不知,这是由蝉的生命历程决定的。这苦难的虫儿,最初只能潜埋地下,在黑暗中苦苦等了十几年,为的就是阳光朗照的这一个夏天!它从泥土中出来,从幼虫成长过来。等秋风一吹,它的生命就完结了。蓄积了十几年的热情,只有三个月释放的时间,它怎能不欣喜而昂然地高歌?它深情地述说着生命的艰难与可贵,即使被人们斥责曲子单调,它也照样自得其乐,恣肆无忧。

日子翻开一页,从黎明天边刚露出一丝光亮,它们便开始叫了。知了,知了,这似乎也是它们的工作,每一只蝉都兢兢业业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人世间的烦累太多,很多人把自己心情烦闷的根源交由蝉儿来承担,这是何等不公!其实,蝉是夏日最深情的歌者,曾被法国昆虫学家布封赞为“昆虫音乐家”、“大自然的歌手”。

席慕容说,蝉儿要在地里沉睡十几年,然后,好不容易破茧而出,却只能叫唤一个夏天。它们的生命是如此短暂的,在如此短暂的岁月里,它们也学会了用歌声歌颂自己短暂而美丽的生命。它们的一生,是充实的。

  当你静下心来,凝神细听,便会感到蝉鸣能给人带来野趣、宁静和凉意。那时起时伏的蝉鸣声,还往往会使人追忆儿时的情景。想想看,一所农家小院,植有一株百年老槐,一老者卧于竹床或藤椅上酣然入睡,鼾声起伏,此时的蝉唱,咿咿吱吱,恰似一支和谐的催眠曲……再想想看,夏日的乡村池塘里,或者小溪边,几个晒得黑不溜秋的男孩女孩正在采摘荷花,或者捉泥鳅,或者打水仗,他们兴奋的小脸泛着太阳的光泽,而那高树上的蝉儿,恬然地张望着这一切,慢悠悠地唱着小曲,不急不恼……

生命的长短,对蝉儿来说,其实不重要。只要每一天都能活得快乐,学会歌颂生活,那么,纵然是何其短暂的一生,也能够慰藉心灵,不留任何遗憾。一生活得潇潇洒洒,当歌时尽情欢歌,当生命落下帷幕,也能够坦然接受落幕的结局。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蝉正个名呢?就像台湾女作家简祯在《夏之绝唱》中所说的:“蝉该是有翅族中的隐士吧!高踞树梢,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而古人是何等聪慧,他们早已深深懂得,这表面聒噪的蝉儿实则心地高洁,愿意寄身为蝉,遗响人间。

蝉的一生都在歌唱。

  蝉,不与尘埃为伴,不与蝼蚁同行,可谓昆虫界的雅士。“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蝉,寄寓着诗人的脱俗心绪和落拓情怀。那么我们这些凡尘俗子,是不是也应该从这值得品味的韵律中,拾得一份人生启示呢?在不久后的秋风颜色里,还将有些执着的苦苦支撑的蝉声在悠悠回荡,我想,那是一份坚守与无悔,一份来世的企盼。

沉浸在它的歌声里,时常能叫人顿生困意,坠入昏沉,陷入梦境。而它们,一天下来,似乎从未曾疲惫,尽管烈日当头,骄阳似火。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这从夏至秋的蝉唱,何尝不是一种醒世之声?

它的翅膀,有着能够看穿未来的透明。由此,它们的一生总没有困境,从不会迷茫,叫一整个夏天,便是它执著坚定的方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67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