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诗人 › 不记得爬过多少次山了,却没有能和这次千亩田相比的。不知道我的一生还会爬多少山,但这次的经

不记得爬过多少次山了,却没有能和这次千亩田相比的。不知道我的一生还会爬多少山,但这次的经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因些许公务,羁留山村过夜。独坐窗前,听鸡犬之声此呼彼应,观窗外繁星点缀苍穹,突然,就寂寥起来,就百无聊赖起来,心中竟然忽地空落落起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这莫名其妙突然而来的愁绪,似有还无,似清晰又模糊,我极力地捕捉,极力地把它理清楚、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竟然是那样的无力。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千亩田

  昨晚我们还在一起畅谈啊,只不过不见你才一天啊,难道,竟然真是传说中的相思成灾!

大明山

  不至于吧,不至于就这样的思念你吧。你我之间,从没有什么约定,也从没有过什么承诺,我们只是谈得来的聊友,你曾不止一次这样说,我也一直是对自己这样说。

发表于 2001-08-15 22:54

不记得爬过多少次山了,却没有能和这次千亩田相比的。不知道我的一生还会爬多少山,但这次的经历我会终生难忘。
从某一时刻起脑子里突然出现个地方,她从平原突兀而起,高高地耸入云霄,白云深处她广阔肥沃。她穿着华丽,时而翠绿时而金灿,还披着似有似无的白纱,满山的溪泉好象她的手饰,叮呤咚咙随风做响。于是当那天,电脑屏上突然出现‘千亩田’的时候,我知道,我找到她了。
每一次都是匆匆的整理背包,仓皇出逃,每一次都是伴着隆隆的火车开始放飞疲倦的思绪。火车上的游戏和汽车边的溪流之后,我们来到了大明山脚,那是一个群山围绕的山村,山就在我们的面前触手可及,仰起头,有人告诉我,那片藏在白云里不识真面目的山峰就是千亩田。
休停整顿后,我们开始爬山。由于大明山开发,封锁山路,我们没能走网友介绍的经典线路上山,而是找了当地农民开路,走了一条据说是20年前采药的山路,一行20人浩浩荡荡,偷偷摸摸地上了山。开始是台阶路,路的一边是山坡,坡上长着高高的野山核桃,另一边是山谷里的梯田,倚着山势这儿一块,哪儿一片,是青青的稻田。山路蜿蜒,石阶路消失在稻田的边缘,再往上就是山间普通的,很小的,铺在杂草和灌木丛中的小道了。我走在队伍头上,身后不时传来说话嬉笑的声音,偶一回头,一条漂亮的人龙贴着山坡盘旋,竟然看不到龙尾。没想到看似平直的山路,也是峰回路转呢。渐渐的,山势抬升,队伍也拉开了一段,应了一句爬山的老话“前面的人慢慢爬,后面的人赶不上”。蒙着头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上到一个山口休息,山口两边是山麓,后面是以片开阔的丘陵,前面是山凹,呼呼地吹者穿堂风。本来已有准备知道没有爬多少山,可当老乡告诉我这还没开始上千亩田时,我还是有些吃惊,一直到后来上到千亩田,我才感到,这半小时的山路走的真是太幸福了。
休息过后,我们下到山凹,饶过山凹里的稻田,(昌化的山谷里都种了绿油油的水稻,好几次开车路过,都有欲望到其间走走,这次总算有了机会,才发现没有这么浪漫,没走几步,鞋就全湿了,一不小心整个踩到田里,那可不止是湿,还满脚都沾泥呢,呵呵!)老乡找到了另一条上山山路,山路有些陡峭,两边是高高的林木,穿梭其间,没有开阔的风景,甚至看不到前方的山路,只有走到前面才会发现又有一条斜斜的小路延伸开来,我们已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了”。耳畔有淙淙的流水声,攀上一陡坡,山溪汇聚的一潭清水突现眼前,惊喜显现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家欢呼着扑向水潭,掬一把凉凉的山泉洗洗脸,更多的人捧着泉水就开喝,有人到掉了山下带的矿泉水装上了着真正的天然矿泉水,此时此刻,有比这更清更甜的水么?
稍做休息,我们又开始爬山,山路比先前更陡峭,不时要攀上大大的岩石,大大小小的石块嵌在山坡上,镶出了一条好象是路的山路,不过这一路有山溪做伴,不时有清澈的水潭和大快平整的山岩,到也不觉得艰苦。在最后一个大水潭休息后,山溪成了脚下的山涧,我们开始沿着山麓上行,走着走着,没有了山路,满山的大树遮天盖日,很远的传来啾啾的鸟叫声。队伍不时停下,几个老乡指划着一片树林讨论着该上那条道,我细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有山路,只有草丛,灌木,和密密的树林。更着老乡慢慢地爬上了几块滑溜溜的满是青苔的大石块,似乎有一点石阶路的味道,但着石阶也太大了,几乎是手脚并用才上的去。大家你拉我扯的上了一段路,前面传来了坏消息,没路了。原地停下,大家等前面的老乡探路,谁都不想原路撤回,那滑滑的石块都不知是如何上来的,更不用说下去了。等了几分钟后面压镇的老乡传话说找到的真确的路上山,没办法,前队变后队,下。回到原处发现,正确的路和刚才的路没多大区别,鉴于刚才的迷路,我们心里对老乡带的路都打了个问号,他们不会也不认识路吧?接下去的路都走走停停,前面不是传话过来说在探路,有一次身边的树上枝叶晃动,还以为是什么野兽,细看竟是一老乡爬上树在探路,看此情景,不禁感动,想来这一路几个老乡帮我们劈山砍路,帮忙背包,上树探路,没有他们,我们连这里都走不到,更不用说“千亩田”了。渐渐的前方开始开阔,我们到了一乱石坡,坡面角度大于45度,远看象是一道瀑布,近看没有水,满是碎石。到了这里已没退路,同时探路的老乡回来说上面有路,只有上了,于是一鼓作气,我们沿“瀑布”向上前进。
不知道爬了多少时间,也忘了什么时候爬出了‘瀑布’,只是脚下碎石渐渐又变成了齐腰杂草,真的连路也没有了,只是采着前一个人的脚步向前移动,前面的人还不时传话“靠X边走,另一边是悬崖哦!”于是不敢大意紧紧更上。又是走走停停,不对,应该是爬爬停停,似乎已是山顶,大树开始减少,山路更为陡峭,身后是大山谷,远处的山壁很有黄山风范,好象还有类似黄山松的松树,山脚下看到的白云这时已在我们脚下,环绕着大山,像玉带又像象轻纱,蒙蒙隆隆的山很有水墨画的味道。一边爬着山,一边还不肯定翻过山顶会是什么,如果是远处的绝壁。。。。。。。。?前面又停了下来,我面前是前一个人的鞋,大家都没什么话,等待结果,终于,传来了消息,应该是好消息吧,一座海拔1400米的独木桥!这至少说明我们总算走对路了!?两个老乡分站独木桥两头,一个个把我们拉过桥,眼看着前面女孩打颤的腿,轮到我时紧张的连害怕也忘了,只是在跨过来的那一刻感到了生命的喜悦和可贵。
跨过了最艰难的路,接下来的路好走了很多,我们到了峰顶,有一块大大的岩石,就像很多看来好象推一推就会掉下去的那一种,饶过岩石就是下坡路,应该是翻过一个山峰了。走了没多久,看到了一个造了一半的草亭,在下去。。。。。。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狭长平原,一条湍急的小溪竖直穿过。
千亩田,我们终于到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真的,虽然我曾怀疑过,可是,我愿意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选择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只是偶尔遇见,只是比较聊得来,只是愿意看到对方的名字,只是愿意有对方在的时候,多说几句话,多聊一会儿天,晚一些下线,多祝福些晚安。

  是的,除了这些,好像没什么和其他聊友不一样。

  可是,为什么在这偏远无网的山村,为什么在这四野沉寂的夜晚,为什么在这可以静心养性安心读书的时刻,我会这样烦躁不安,我会这样坐卧不宁,我会这样的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68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