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又是一年植树节

又是一年植树节

  三月,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柳丝轻摆。

今天孩子幼儿园的老师在家长微信群里,发了条通知。要求每个小朋友要完成一个手工,这个手工必须要和植树节有相关。这手工还要参加班级评选,也要参加幼儿园的评选。作为必须在本周五之前上交。才想到,原来,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又到了。

  老王又来到学校门卫室旁的柳树下坐着,眯着眼睛望向学校的操场。学生们被集中到操场的主席台前,校长正拿着话筒大声讲着话。他背后的教室栏杆上打着一条鲜红的条幅,上面大书十个字:树人学校植树动员大会。

在我读书小学五年级之前,基本上每年的植物节,学校都会要求每个同学带一棵小树苗栽在学校周围的空地上。

  又要植树了?也是,都三月了,电视里不也常有各地领导、群众植树的镜头吗?“老师们,同学们,我们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这次植树活动!”校长大声讲道:“我们一定要完成上级交给我校的光荣任务,做好这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生工程。今天我们即将在校园里栽下的20株香樟树,是上级指派给我们的树种,这香樟树四季常青,又能散发阵阵幽香,是在校园种植树木中的优良树种……”

我的小学,就在村里学校上的。村里的小学校舍座落在一个高高的土坡上,那个土坡差不多是我们那村的海拔最高点。说是学校,其实也就横坚两排边接着的简易的红砖教室校舍,总共才四个教室。校舍的前后左右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空地,稀稀拉拉地长着些杂草。

  “优良树种?!”这四个字让老王心中一怔,思绪一下飘忽到十年前。

农村的空地,理当是会种有很多的树木的。但我们学校楞是没有。记忆中,只有教室前面操坪的周围稀稀拉拉地种了几棵白桦树。那些白桦树一直就那么三四米高,树枝树果也是极少。每到秋天,落叶黄了,被风吹到地上。我们便会捡片树叶,往空中一丢,然后用嘴对着它吹,不让叶子掉到地上,比赛看谁吹得最久。在那普遍贫穷的年代,我们农村孩子的童年里,是没有玩具车和布娃娃的。所有的玩具都只能向自己创造,或者对家里一些废旧品进行加工,或是再次摘些树枝树叶把玩把玩。比如用小树杈和皮筋做个弹弓,或是用鸡毛和算盘珠子做一个毽子。对比一下,现在的小孩拥有各种各样的玩具,感慨他们生在这个时代,真是幸福。

  那时学校的操场边有二十株粗壮的垂柳。那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春天,柳枝迸出鹅黄的新芽,一棵棵垂柳俨然一团团迷人的烟雾;初夏时节,新雨过后,阳光普照,那碧绿的瀑布啊飘荡在风中。那美丽的景色可总是让老师、学生流连驻足呢!

学校的校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我们叫她匡老师。匡老师是在我读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当上校长的。刚开学不久,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匡老师手拿着个大喇叭,突发号令,号召全校师生操场集合,马上召开全体师生大会。

  可不知怎的,新校长来了,没多久就要砍掉操场边上的那道风景——二十株垂柳。老王一听,急得不行。好好的树,砍它干什么?老王匆匆赶到现场,一把抢过工人手中的斧头,双眼圆睁,大叫:“谁敢砍树,我就砍人!”在场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怔住了,不,是震住了。他们哪里晓得,老王和这树的感情深着呢。

大会上,匡老师在给一些新少先队员系好红领巾后,便宣布,下周一每个同学要带一棵小树苗来学校。3月12号是植树节,大家要集体种树。

  原来这树是老王亲手栽的,是他从几十里外的小河镇挖回来的。那时老王还是学校没有退休的工人。树栽上后,老王就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浇水是常事,挑来大粪浇灌。那些树倒也争气,只几年工夫就有碗口般粗壮,窜得老高了,渐渐地成了操场边一道靓丽的风景。老王时常在树下溜达,拍拍这棵,拍拍那棵,眉眼里都是笑。老王更欣喜地发现,老师、同学们在课余也渐渐喜欢到树下休息或是看书。看看那树,又看看那些人,老王皱皱眉头,嗯,还不够!他又花钱请人打了十几个石凳放到树下供大家休息所用。于是,每天清晨,柳树林里传出一阵阵孩子们朗朗的书声,那声音仿佛山涧的泉水那般清澈明净;傍晚,老师们的谈笑声从树林中荡漾开来,是那般轻松与惬意。

于是那个星期天,我便伙同村里的小伙伴们进山挖树苗了。适合种在学校周围的,在我们那个年龄段的孩子看来,最好的莫过于樟树和桂花树了。但这些树一般的山上没有。要挖只能进禁山去挖。

  还有一件事是老王怎么也忘记不了的。退休的时候,老校长请人用柳枝编了一口箱子,亲手送到老王家里。在学校锅炉房干了一辈子,老王是一个被忽略的角色,平时自然也谈不到什么奖励,临退休了,老校长的这份礼物算是自己一辈子最大的奖励了。这奖是奖到老王的心坎上了。

澳门新葡亰登录,吃过早饭,我们院里的伙伴们每人扛一把锄头,结伴去了王家山。王家山是座禁砍禁伐好多年的山了。各种榕树,板栗树,麻椒树,还有一些我至今叫不上名的树,它们高高低低地生长着,树叶郁郁葱葱的,如果一个人进山还真有点害怕。我是胆小鬼,即使现在已到中年了,每次回老家一个人从那座山脚下经过的时候,心里还是害怕,生怕从山上爬下来一条蛇,或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对我发动突然袭击。

  可新来的校长要砍掉自己的心肝宝贝,这哪行!老王攥着斧头,两眼通红,挡在众人面前。见场面尴尬,办公室主任连忙上前解释:“是换个树种,换个优良的树种——桂花树。”

这山禁了这么多年,进山是没路可走了。好在我们人小个头小,可以从荆刺丛中穿进山去。我们一群小家伙像一只只小兔子似的在山里钻来钻去,眼睛睁得大大地寻找着桂花树和香樟树。王家山桂树是有,但大部分都比较大了,我们根本无力挖出来。或者说是不属于老师说的小树苗,挖了也白挖。我们忙活了一上午,才挖了两三棵小树苗回家。不过,也总算可能完成老师交待的任务了。

  “桂花树好,你栽,我不反对,就是不能砍柳树!”老王打断办公室主任的话,攥斧头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固执地叫道。

那天下午,便浑身起了一片一片的疙瘩,肿肿的,奇痒无比。用手抓吧,越抓越痒,疙瘩也变得越来越大。妈妈给我擦完了一大瓶的花露水,还是不能止痒,疙瘩也没有消退。我痒得直哭。最后,妈妈不得不带着我去村里卫生院花了十多块钱打了两瓶吊针,疙瘩才消退。那天把我妈妈折腾得够呛。我那脾气不太好的妈妈既心疼我受罪,又心疼花了钱,可把匡老师隔空骂了个狗血淋头,气得恨不得把我挖回来的树苗丢进池塘。

  见老王态度如此坚决,校长只好回办公室从长计议。最后,终于寻得一个折中方案——在每两株柳树间栽下两株桂花树。既没砍树,又完成了上级交办的植树任务。这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啊!

尽管进山挖树苗起了一身疙瘩让我遭了罪,但这丝毫不影响我栽树的好心情啊。要知道我长到7岁还从来没有栽过树呢。第二天一早,院里的小伙伴们便从家里扛着锄头,带着树苗,高高兴兴地去学校了。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69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