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文赏析 › 帘卷西风 玉茗萦香

帘卷西风 玉茗萦香

  清晨,打开窗子,清凛凛的寒风穿帘而入,令人不得不承认,冬天真的来了。急忙拉上窗子,突然,一缕淡雅的清香,随风袅袅而来。原来是院子里的一株清丽如雪的白茶花淡然开放了。

Camellia japonica L.

  印象中,白茶花最引我注目的是刚来宁波时的第一个初冬。那年市里的茶花粉色、红色最为多见,唯独白茶花少见,却也增添了几分对白茶花的神秘感和奢望。读书时,曾在宋代诗人范成大《玉茗花》中读到“折得瑶花付与谁,人间铅粉弄妆迟,直须寄远骖鸾客,鬓脚飘飘可一枝。”这首咏赞白茶花为“玉茗花”的诗,在我的心中种下了对白茶花的情愫。初赏白茶花,是那年初冬和几个朋友去五龙潭时,途经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山坡下一片杂草中,伫立着一株静静地开放着的白茶花。我悄悄地走近她,仔细地端详着。只见绿萼黄芯,层叠错落着丝绢般的白色花瓣,素雅高洁,一副不染纤尘的样子。阳光洒落在片片花瓣上,一种幽远的淡然,诗化了花朵的心事,那素白的心声若隐若现,仿佛在诉说着关于季节的故事。凛冽的寒风中,她显得安然坚毅。高昂的花朵,犹如一张张纯真的笑脸,无声却温暖。一片片花瓣优雅、恬静地聚集在一起,仿佛就是永不分离的一家人,和美温婉,安然恬美。不禁有几分疑虑,难不成这花真的是像黄庭坚所言那样“玉茗花是仙、圣所育,具有不屑与花工牡丹争艳,但愿与日月同辉的高洁灵魂”?

来源:二小的读书笔记

  我走出家门,披着晨光,怀着一份喜悦向那株点点素洁疾步而去。掩映在竹林中的白茶花,没有丝毫的羞怯,没有任何的粉饰,不改以往的清雅,依旧神情自若。阳光下,那花瓣纯白得天真,静美,摄人心魄,牵人神魂。层层叠叠绢裳般悄然展颜,似雪,似玉,似云,温润中萦绕着柔美。温婉如玉的花朵,在风中轻轻地晃动着,宛若一位冰肌玉骨的女子,清新洒丽,神态妙绝,十分惹人怜爱。“钗头玉茗妙天下,琼花一树真虚名”,突然脱口而出宋代陆游的诗。陆游也将白茶花誉为玉茗,足以看出他对白茶花的喜爱和赞美。的确,这白茶花的不张扬、不高调,无论身边有着怎样的风景,不管是否有人欣赏,无论是否无人陪伴,都独自悠然地绽放,这种无争的雅致,淡化了世间的一切繁杂和喧嚣。在冬日寒冷岁月里,白茶花从容地释放了自己,用最优雅的身姿,最淡雅的馨香,走完自己一生最美丽的季节,真是一种勇气和果敢。

       
山茶花,总是与大山有关,大山是它的生命,悬崖是它的茅舍。无论是宫闱庭院,还是雅舍殿堂,不以花香示人,所以没有蜂蝶左右,隐入枝叶深处,明瞭美丽不在外表。欣赏古代绘画及工艺美术品,常可见到山茶花的倩影。以山茶花为主题的花鸟画,从唐代起便崭露头角,到宋代已精品迭出,至元代以后,更是从多元化走向高格调境界。有十八学士、六角大红等多种名贵品种,苏东坡写有《邵伯梵行寺山茶》诗,诗曰:“山茶相对阿谁栽?细雨无人我独来。说似与君君不会,烂红如火雪中开。”在长江流域以南,山茶常在公园、庭院栽培,花期可从冬季一直延续到晚春。

  今年,又见白茶花开放了,而且是在小区里,我不禁哑然失笑。曾经在心中久久萦绕的那份牵挂,原来就在身边,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平日里的忙忙碌碌,无暇闲散下来好好欣赏身边的风景,而今看来人生处处皆风景。

植物档案

  我越发地喜欢这淡雅、娴静的白茶花。这素洁的花瓣,让我想起了家乡那铺天盖地的大雪……

澳门新葡亰登录,茶花:,中文名:山茶,山茶科山茶属植物,古名海石榴,灌木或小乔木植物,嫩枝无毛,叶革质,椭圆形。性喜温暖、湿润的环境。花期较长,从10月份到翌年5月份都有开放,盛花期通常在1-3月份。花瓣为碗形,分单瓣或重瓣,单瓣茶花多为原始花种,重瓣茶花的花瓣可多达60片。茶花有不同程度的红、紫、白、黄各色花种,甚至还有彩色斑纹茶花。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最柔软、最温暖的地方,与时间和经历无关。

澳门新葡亰登录 1

十八学士

澳门新葡亰登录 2

六角大红

澳门新葡亰登录 3

赤丹

雍容之花

唐朝人喜欢雍容华丽,因此偏爱牡丹,然而看得多了,人们也不免挑剔起来:牡丹花白者盛雪,粉者如霞,乃至紫黑、青绿,各种色彩,唯独缺少纯粹的红色。这个时候,山茶进入了人们的视野——纯红色的花朵,所谓“百花色死猩血谬”,红得堂皇而华贵。唐朝诗人司空图有诗赞之曰:“景物诗人见即夸,岂怜高韵说红茶。牡丹枉用三春力,开得方知不是花。”连牡丹也相形见绌,因而自唐朝伊始,山茶作为象征雍容的花卉,在各处种植,甚至东渡重洋,被引种到了日本。

宋朝人喜爱山茶,是因为这花具有傲雪凌寒的品格。山茶初冬开花,苏东坡称其“灿红如火雪中开”,如此不畏严寒的品质,正好符合了北宋士大夫们所追求的理念。可惜山茶生在南方,唯有南人才能明白这花的绝妙之处。自入冬开始,山茶披霜斗雪,花期能够绵延至早春,这份顽强的个性,也是受人喜爱之处。陆游曾经看着一株山茶自冬至绽放,直到清明,枝头红花依旧,于是有感而发,作诗夸赞:“东园三日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异色曼陀罗

姑苏城郊的院落里,水榭楼台之间,远来的年轻公子正在品评世间的珍奇茶花,何种色彩,何种名号,乃至名称的由来,说得头头是道。庭院的主人自是喜爱茶花的,乃至整座庄子都取名为“曼陀山庄”——曼陀罗花,即是山茶的别称。这场关于山茶的研讨会,出自金庸的名作《天龙八部》,对山茶品头论足的公子,就是男主角段誉了。段誉生长在大理,无怪乎是山茶的内行:云南境内,无论栽种山茶的历史、手段,还是茶花品种的多样,都非苏杭地区可比。只不过云南所谓的茶花,大都并非真正的山茶。

古人把山茶类植物分为两大部分:泡水饮用的茶,以及赏花的山茶。这里所谓的山茶,其实同时指代了很多花卉。其中既包括中原地区传统的红色山茶,也包括滇山茶、蜀山茶、南山茶等,这些山茶分属不同物种,每种又可培育出不同颜色,加之宋朝嫁接技术日臻完善,一棵树上嫁接出数种不同颜色的茶花,想来并非什么难事。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76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