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络文化与文学 › 冬登小五台

冬登小五台

  秋光流淌,浸透了连绵起伏的终南山脉,以及依山而建的村落。

冬登小五台

  沿刘邦当年南行汉中的古道一路上行,但见漫山遍野层林尽染,山脚下的豆角村游客稀落。两边悬挂着农家乐招牌的农舍大多已经关门闭户了,有几家开着门的,店主却悠闲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好奇地看着游人。

周末到了,晚上照例上网,看看车友们有组织什么活动,筛选一圈后,有条线路吸引了我,“南门外集合,车行单程约一小时三十分,登南豆角村后小五台,山有五峰,单峰途长三到四公里,强度小,下山后农家乐用餐,总费用五元每人。”‘嗑睡遇见枕头,正中下怀’,说起来入冬后天气真够冷,人窝在家里懒洋洋的,暖气房的燥热让人口干唇裂,呼吸的是屋里感觉浑浊和浓稠的空气,看看冷天好胃口造就的腰间‘游泳圈’,再不活动一下,怕人就成了灶台边的土豆,发霉加出芽了!

  在一户农家乐小坐,热情的老者把自家种的柿子拿给我,憨笑道:“这个季节爬山没意思的,山上又冷。”似乎很不解这个时节进山的游人。我接过他手中黄红的柿子,说:“秋天山里也很好啊!”窗外,几只戏耍的鸡欢叫着,扑腾着,它们的声音穿过篱笆、灌木丛和窗子,听上去格外好听,有一种别样的生活气息。

周六起了个大早,带上登山装备,热车、检查机油、胎压,因天气冷还专门换上防冻的洗窗水,一切妥当,9:00到南们外集合,车友加‘驴友’们陆续到达,少不了一通寒喧,看来不光是我,大家入冬后都很少出行了,很是期盼这次活动。‘组长’一声令下,车队浩浩荡荡启程了,这次来的车型还真是不少,‘组长’的黑现代SUV打头,蓝别克紧跟其后,普桑、白富康、银宝来、加上我们三个色调的四辆乐驰、压尾的一辆满是弹洞车贴的北京JEEP,要不是有些车已略显老旧,真以为哪办小型车展正巡街呢!长安路并不好走,虽周末车少,但地铁施工把路面占用不少,车队不断被红灯和并线的车切开,一路停停走走,半个小时才走到电视塔南,过了绕城高速的高架桥不远,向西一拐,就车少路畅了,没一会走到了子午大道的北端,转向南行,大道坦途,月余未经此路,变化还真不小,路间的隔离带植了树、路灯也已就位,原来路边施工的彩钢板没了,临设的长长短短的电线杆也正在拆除,代之的是整齐的道沿,葱笼常绿的行道树,崭新的路标和提示牌。虽然天气还有点阴,但心情一下就变的爽快了很多。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对于拄着登山手杖,一身登山行头的驴友来说,毗邻西安却默默无闻的小五台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好去处。这里不收门票,离西安也很近,不会像去太白山或者华山那样,把一天大半的时间都花在来回的路上,真正留给人享受自然的时间却寥寥无几;也不会因为高价的门票,而让人一进山便抱着“一定要爬上山顶”的念头,在攀爬中无心留意沿途的风光。

不一会,走到了子午大道南端,向东一拐,进了南面的豆角村,经过一段两车都错不开的田间土路,路很不平整,疙疙瘩瘩的,车速稍快就能颠得人头碰车顶,要没车门挡着,没准能把人晃下车去,10:20分终于到达集合地点,一处山下的庙宇前,停妥车,收拾好登山用具,大小十几口人喧闹着踏上了进山的路,穿过山脚下的几出民居,脚下的路忽然就变的窄小难行,路是进山的人踩就的,宽不盈尺,蜿蜒在没腰的衰草间,路随着山间流水转折,忽而在东、忽而在西,两旁山上,满是秦岭特有的柿树、栗树,看树的位置,显非人为栽就,时近初冬,树已是光秃秃的,随光转折的树枝,姿势怪异的向上伸展着,极个别的未落的果实,黑乎乎的死赖在枝头,满山的灌木也没了绿色,倒顶着满枝成串红色的浆果,不时引来成群的麻雀和几只鲜色的鸟,啄食、鸣叫,颇给冬日的萧瑟添了份生气,小溪细的快没了水,在干涸的石头间努力延伸着,水边的苇子不领情的摇曳着枯干的茎叶,顶着棉絮般的穗,一片片的雪白,衬着山石上未化的白霜,煞是漂亮,走了半个小时,景致忽变,树是极高大的松柏,枝叶浓密的遮天蔽日,本就昏沉的天变的更暗了,人在树下和山石间穿行,时而攀、时而跨,山石大的足有几个立方,被周遭的树伸出的根盘转,让人不知是先有石才有树,还是树留石相伴。许是林太密,并没有一丝山风,山路又愈加陡峭,几个胖点的同伴已走的大汗淋漓、气喘嘘嘘,还好转过山背,眼前一亮,树林尽头有一处小庙,庙是红墙灰瓦,古色古香,虽无佛钟绕耳,但也有淡香萦萦,山顶到了。沉默了一路的大伙一屁股坐在庙前的一片石地空场上,再也不想动了,体力稍好点的几位,也开始吃吃喝喝,补充能量了,我这才顾上欣赏周遭的景色,原来,我们已身处在山顶,远望去,还有另四个山峰,山上都有建筑,似乎也是庙宇,只是造型各异,这才明白此处是小五台中的一台,山势象佛陀箕张的五指,山下的路象白色的丝带,绕指而行,远处还有山,连绵不绝,不知深有几许,许是看到这山山相连的景象,不知多久才能游遍,大家竟众口一词,留点念想,下次再来,11:50一众人马告别了小五台,向山下行进,上山难,下山更难,因坡陡路急,转折又少,路上有不少石粒,下山更象是溜山,人只顾得减缓下冲的速度,路边的风景都顾不得再看了,脚腕和膝盖酸痛,连脚趾都顶的生疼,下山路上,遇到几队老年人正上山,步伐稳健,大气不喘,有的还背着挺重的香袋,直叫我们年轻人汗颜,一路大伙信誓旦旦,以后每周都要来登山,再不运动运动,岂不变成

  和家人先是由豆角村向南,复又沿着一条弯曲的岔路向东,来到一条宽阔的大路上,这里通向台沟村,通往小五台。大片大片的玉米在眼前舒展开来,如同士兵那样排列成了整齐的方阵,预备出征。极目望去,风中的玉米潮水般地淹没了零星点缀其中的矮屋和小树,直到终南山起伏的山头突兀地隆起,如同大坝一样阻断了这股席卷而来的潮水。我们沿着这样一条充满生机的路前行,心中充满了向上的渴望。

车的傀儡,下了车咋半?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2018 http://www.remote-pc-spy.com/?p=677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