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志

标签: 同志

回忆父亲郭澄清

  我的父亲郭澄清是我国千百万文学创作大军中的一员,是一位优秀的人民作家。是我最最敬爱、终身怀念、想念的人。 郭澄清深入民间,体验生活 父亲的为人和优秀品质一生都在影响我、鞭策我,是我成长中的动力和楷模。 一、苦难童年铸孝心 优良品格传后人 父亲郭澄清1929年11月13日出身于德州市宁津县一个叫郭皋村的贫困农家。苦难的童年生活铸就了他刚强的性格和孝顺的品格。父亲的孝顺和厚道在当地广为流传,尤其是... 继续阅读 »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的冯雪峰

初见“韦老太” 1957年8月27日《人民日报》头版,以“丁陈集团参加者 胡风思想同路人 冯雪峰是文艺界反党分子”为正副标题,以“丁陈反党集团的支持者和参与者”、“人民文学出版社右派分子的‘青天’”、“三十年来一贯反对党的领导”、“反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思想和胡风一致”、“反动的社会思想”等作为分标题,细数了冯雪峰历年来的“罪行”。这也是此前进行的多次作协党组扩大会议讨论的结果。第二天,文化部出版事业... 继续阅读 »

《吴伯箫致雷加》辑录记

吴伯箫,笔名山屋、天荪,山东莱芜人,著名散文家、教育家;雷加,原名刘天达,奉天安东(今辽宁丹东)人,为“东北作家群”的代表人物之一。吴、雷二人私交甚好,在“文革”结束后的几年间,彼此通信往来,留下了不少有价值的书信。这些书信不只在见证二人友谊,更在诠释一段历史,其史料价值弥足珍贵。 吴、雷通信记载了很多会议活动。“文革”结束后的二三年间,中国社会新旧交替,思潮涌动,但一切似乎又都不明朗。一方面,思... 继续阅读 »

作家旧信中的人格

“手札”已经淡出我们的视野,它有过上千年往返不绝的辉煌,其独有的文化内蕴到今天已接近断层。如果我们不能轻易收到书信了,那么,就不妨观摩张瑞田《百札馆三记》里的书信照片,以慰旧怀。张瑞田收藏众多当代作家书信,他的新著《百札馆三记》中的“旧信记”一辑,钩沉往事,理性评骘,并附有若干旧信手迹可供读者观摩。 “匡满同志:我已于一日顺利返回连队,仍住原来房间,现在是我一人独占了。房间几月未住人,推门一看,另... 继续阅读 »

往返于大六部口和武康路之间

这是这批日记第一次结集出版,虽然要“补”全巴金日记,不大可能,但是为数不少的出访日记结集出版,对于研究巴金的生平活动,乃至新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工作都有着重要价值。日记之外,《出访日记》附录了每次出访后巴金写下的文章,这是他1949年后创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把它们与日记对照起来看,才能全面地理解和了解巴金的活动。 沈从文曾在书信里说,巴金、冰心天上飞来飞去……这在政治上无上荣光,生活中却是件苦差事。从... 继续阅读 »

孙犁《荷花淀》的版本体系与读者接受

2005年7月19日的《天津日报》“满庭芳”刊出了孙犁1980年12月8日、1981年8月24日、1982年2月3日、1991年1月18日、1991年2月26日给康濯夫人王勉思的书信5通,后来收入百花文艺出版社2013年4月版的《孙犁文集》补订版和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8月版的《孙犁全集》修订本。笔者近日在宣南书局2018年12月20日至27日举办的“文坛遗墨|康濯、刘世楷(中国天文学会发起人之...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