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诗

标签: 唐诗

唐诗的冬天

  今年又是一个少雪的冬季。盼雪的日子里,阳光和人都显得懒洋洋的,使人感到周围好像多了些萧条和荒凉,少了新意与生机。好在案头上放着的《唐诗集注》,使我走进了唐诗里的冬天。细细品读,才真正感受了寒冬风霜的唯美境界,找到了雪飞挥洒的诗情画意。   无雪的日子,尤回味大雪天亲友相聚的时刻。翻开王维的《冬晚对雪忆胡居士家》,就能慰藉雪中思亲的情怀:“寒更传晓箭,清镜览衰颜。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洒空深巷... 继续阅读 »

《唐诗画谱》为何会在明代畅销?

晚明社会与文化、文学趣味与审美取向的难得案例。 在恰当的时间点,《唐诗画谱》创新性地对唐诗进行了大众化、通俗化出版的尝试,打造出一批版画精品,是透视晚明社会与文化、文学趣味与审美取向的难得案例。 最初刊行于明代、由徽州人黄凤池辑录出版的《唐诗画谱》,无疑是一部成功的畅销书,时人称其“大行宇内,脍炙人口”“海内争什袭珍之”。该书翻刻极盛,仅截至明末,翻刻本就有不下五种,并流传至海外,日本至少有四种不... 继续阅读 »

陈寅恪晚年好友罗倬汉与《唐诗评选》

十多年前,有一批中山大学教授罗孟韦家中的旧籍散出,当时喜逛旧书肆的人一般都知道此事。我偶然在北京布衣书局得到其中一册旧诗抄本,内有陈寅恪诗数首并有唐筼手抄陈诗一页。因稿本用纸及装订形制与陈家常见旧稿完全相同,我判断此稿本与陈家有关并写过文章介绍。后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也遇过几次钤有罗孟韦藏书印的旧籍,但只钤印的旧书在藏书中意义有限,多未曾措意。后见孔网有两册日本印潘德衡《唐诗评选》,书后有罗倬汉手书后... 继续阅读 »

光明日报:唐诗文本变形记

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新著《唐诗求是》,汇集了他多年在重编全唐诗及其研究过程中的一些创获。“我这些年来,以有唐一代基本文献为研究中心,考证清理明代以来累叠的唐诗文本,希望最终完成唐诗可靠文本与文献的重建,也希望其无论对唐代诗歌的个案研究,还是对一代文学史的考察都有一定参考价值。”本文摘自《唐诗求是》一书,有删节。 光明日报:唐诗文本变形记 时间:2018年09月26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成玮 唐诗... 继续阅读 »

李白的《将进酒》并非一挥而就?

明清时期的文学批评热衷于讨论不同文体的迁变代兴,近人王国维、胡适等据此进一步发挥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的观念,唐诗遂与汉赋、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并驾齐驱。就其传播范围之广泛、影响程度之深切而言,唐诗更是骎骎凌驾于其他各体之上。然而历经千百年的承传,这些作品早已蜕变出繁杂纷歧的面貌,今人探求其流变递嬗,却仍然不得不依赖一部三百多年前仓促编定、因而错谬脱漏不胜枚举的 《全唐诗》,因此造成的误解和缺失... 继续阅读 »

哪首诗是唐诗压卷之作

闻一多先生曾说:“一般人爱说唐诗,我却要讲‘诗唐’,‘诗唐’者,诗的唐朝也。”在闻一多看来,不是唐朝成就了诗歌,而是诗歌成就了唐朝,故而诗歌成了唐朝的标志符号。唐诗的天空,群星灿烂,诗人们写出了诸多优美的作品。作为读者,本当用心读去,致力于成为理想的读者。但是有人在阅读之余,偏要选出桂冠之作,于是便有了不少纷争。 第一个从唐诗中选出独占鳌头之作的当数严羽,他在《沧浪诗话》中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 继续阅读 »

李商隐的《隋宫》属于什么诗体?

在唐诗的普及工作中,到底应该是“我”注唐诗,还是唐诗注“我”,这是当今存在于这个领域的一个大问题。所谓“我”注唐诗,就是以唐诗为主体,从各个角度对作品本身进行阐释;而所谓唐诗注“我”,则是以唐诗为话题,来为自己的某种既定观点服务。唐诗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瑰宝,永远值得一代又一代后人学习、理解、吟诵、欣赏。所以,唐诗注“我”,作为文学创作偶一为之则可,作为严肃的学术性阐释则不可。而“我”注唐诗,才是... 继续阅读 »

刘学锴:唐诗的知音

2013年,花了4年时间写完《唐诗选注评鉴》书稿,刘学锴教授已经80岁,“我原来准备选注评鉴2700首唐诗,手抖得厉害,只得压缩为650首,300万字。”他说。 书稿从北京运抵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时,中州古籍出版社副总编卢欣欣惊呆了:“我只能用震撼来表达我见到书稿时的情绪。10箱书稿,全部手写。刘先生的这种学术情怀让我深深感动,我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唯有把书做好才不辜负先生对读者的一片心意。” 事实... 继续阅读 »

浙东唐诗之路是如何形成的

编者按 “浙东唐诗之路”是指唐代诗人穿越浙东七州(越州、明州、台州、温州、处州、婺州、衢州)的山水人文之路,他们大多从钱塘江出发“浙东唐诗之路”的形成具有浓厚的地理与历史人文因素。其北靠杭州湾,南、东分连会稽山、四明山,境内气候温润、沃野千里。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浙江学者提出了“浙东唐诗之路”这个概念,使得唐诗研究跟浙江地域文化结合了起来,受到了学界的认同。2018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 继续阅读 »

换个角度解唐诗之趣

《唐诗课》一书开篇,程千帆先生便干净利落地提出了一个文学批评观点:当我们接触到一部文艺作品时,喜不喜欢是第一位的,好不好以及为什么好为什么不好是第二位的。对待文学作品的批评与研究,首先是感性的,其次才是理性,应“感字当头”,而不是“知字当头”。 问:张若虚、李白谁是唐朝第一诗人? 由此可见,程先生是反对为做学问而做学问、为读唐诗而读唐诗的。笔者对此深感赞同,读唐诗首先是因为诗作本身的艺术表达吸引了... 继续阅读 »

宋诗PK唐诗: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原标题:与唐诗PK很受伤?宋诗“句句出深思”追求向内思考 庐山,是天下名山,素以风景奇秀着称。历代诗人墨客如陶渊明、谢灵运、李白、白居易、苏轼、王安石、陆游、徐志摩、郭沫若等众多诗人相继慕名而来,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名篇佳作。其中,诗仙李白和大宋活得最潇洒的男人苏轼,各自写下的吟咏庐山的诗作,不仅成为千古绝唱,而且成了唐宋诗的各自代表。 在古代文学的众山头中,对于“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句话,领悟很痛... 继续阅读 »

“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歌创作

如果说秦朝是个粗陋暴戾的莽汉,汉代是年少轻狂的少年,宋元是婉约多情的少妇,明清是红颜消褪的徐娘,那么唐代就是儒雅俊美、雄才大略的俊杰。这个大开放的豪迈时代,带来了诗歌的空前繁荣,也在当时远离长安、甚至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江南,劈出了一条彩虹般绚丽灿烂的浙东唐诗之路——从钱塘江出发,经萧山到绍兴,沿浙东运河到曹娥江,然后南折入剡溪,经新昌天姥山,最后至天台山而终。 “浙东唐诗之路”是指唐代诗人穿越浙东七... 继续阅读 »

杖藜行歌天台山

如果说秦朝是个粗陋暴戾的莽汉,汉代是年少轻狂的少年,宋元是婉约多情的少妇,明清是红颜消褪的徐娘,那么唐代就是儒雅俊美、雄才大略的俊杰。这个大开放的豪迈时代,带来了诗歌的空前繁荣,也在当时远离长安、甚至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江南,劈出了一条彩虹般绚丽灿烂的浙东唐诗之路——从钱塘江出发,经萧山到绍兴,沿浙东运河到曹娥江,然后南折入剡溪,经新昌天姥山,最后至天台山而终。 “浙东唐诗之路”是指唐代诗人穿越浙东七... 继续阅读 »

浙东唐诗之路是如何形成的

编者按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浙江学者提出了“浙东唐诗之路”这个概念,使得唐诗研究跟浙江地域文化结合了起来,受到了学界的认同。2018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这样,“浙东唐诗之路”就与当代浙江文化建设结合在一起了。2019年2月11日,本版刊登了林家骊《“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歌创作》一文,介绍了“浙东唐诗之路”的路线、诗人及其诗作。本期我们邀请到林家骊、卢盛江、唐...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