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抗战时期

标签: 抗战时期

陈望道在抗战时期的七篇佚文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望道即从广西回到上海,在地下党的领导下,与郑振铎、陈鹤琴等组织上海文化界联谊会,继续从事抗战救亡活动。《战时的专门教育》《文化工具的运用》《从“悲哀的文学”说到大众的教育》这三篇短论当写于回沪后不久,分别发表于1937年10月12日、11月1日、11月18日的《申报》“专论”一栏上。每篇均署名“陈望道”。 近日于上海图书馆查阅抗战时期的报刊杂志,新见陈望道佚文七篇。... 继续阅读 »

陈望道抗战期间的七篇佚文

近日于上海图书馆查阅抗战时期的报刊杂志,新见陈望道佚文七篇。这些作品未收入《陈望道全集》(2011年浙江大学出版社),笔者整理在此,希望于学界的陈望道研究有益。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望道即从广西回到上海,在地下党的领导下,与郑振铎、陈鹤琴等组织上海文化界联谊会,继续从事抗战救亡活动。《战时的专门教育》《文化工具的运用》《从“悲哀的文学”说到大众的教育》这三篇短论当写于回沪后不久,分别发... 继续阅读 »

重庆复旦大学抗战时期校史纪念馆揭幕

走出重庆江北机场,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气象报告说,当天重庆温度为39摄氏度。乘上出租车,年轻的的哥很好奇:“这么热的天,来重庆旅游吗?”我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的哥来劲了:“是看了抖音吧?”之前,朋友就告诉我,重庆有不少地方,经过抖音热传,已成为“网红景点”。听着的哥兴致勃勃地介绍洪崖洞吊脚楼、李子坝轻轨站,我没忍心打断他…… 6月4日,重庆与上海遥相呼应奏响了99周年校庆二重奏——复旦大学抗战时... 继续阅读 »

郑振铎与战时文献抢救及战后追索

“中国图书史上有所谓‘五厄’‘十厄’之说,而近代以来,对于华夏民族文献的焚毁、吞噬莫过于日寇”[1]。1940年1月至1941年12月,“近代以来最大的一次购藏文献行动”在郑振铎(1898—1958)的带领下展开。1939年底,时任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的郑振铎,还有商务印书馆董事长张元济、光华大学校长张寿镛、暨南大学校长何炳松等人,多次联名给重庆当局写信发电报,痛陈江南藏书遭劫的严重性,强烈要求当局... 继续阅读 »

“用诏万世,不忘寇仇”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北碚复旦大学旧址。重庆市北碚区博物馆提供 新闻中心讯 今年清明节,位于重庆夏坝的复旦大学旧址迎来了百余位复旦师生和抗战时期曾经在北碚夏坝就读的复旦老校友。他们汇集在嘉陵江边,共同悼念和缅怀所有抗战期间在此牺牲的复旦爱国师生,并向被日军轰炸牺牲的孙寒冰教授墓园献花。时值复旦大学建校105周年,修葺一新的抗战时期复旦大学北碚旧址纪念馆也于4月3日正式开馆。据悉,新开放的纪念馆内内再... 继续阅读 »

金岳霖的“钉子精神”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金岳霖在治学方面非常严谨,一点不马虎,他曾将几十万字的《知识论》一书一连写了两遍,令人非常敬佩。 《知识论》是金岳霖在抗日战争期间完成的一部重要著作。当时,除了正常的工作以外,金岳霖将所有的剩余时间全都花在了写作《知识论》上面。那时恰好处于抗战时期,每天日军的炮声震天响,许多人都因为担心安全而惴惴不安,可金岳霖却镇静自若,安然不动地坐在书桌前搞他的创作,颇有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