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标签: 散文

秋意

  红彤彤的秋阳,慷慨地惠顾每一垄田畴。于是,晚稻为之弯腰,报以金灿灿地笑靥。成熟,谱写着繁荣与富足,艰辛与追求。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朝露晶莹,滚落山民孜孜的心愿。弯弯的镰刀亲吻大地的宠儿,田野里飞舞金秋的倩影,庄稼汉舒心的歌谣。   汗滴洒进稻海,收获昔日的希翼。一路劳作,带起满筐累累,一生泥巴,陶醉严父慈母。   牧童横起了短笛,锃亮的犁铧开始了贡献的续写。秋,鼓动着,欢唱着。   金桂... 继续阅读 »

空港之夜

  渝北之美,美在空港,空港之美,美在迷人的夜晚。 1、阴天的夜晚,站在远离灯火的地方,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此时此刻我们是否会感到孤独呢?心中的那种凄凉,不由得使我想再回到城市之中。这样的夜晚教会了我们什么呢?是在教我们感知与交流,只有通过交流,我们才能排解心中的苦闷与孤独,才能使自己快乐。   登上黄桷坪体育公园最高处的观景平台,居高临下,是远眺空港之夜的最佳去处。 2、晚上,我抬头看着... 继续阅读 »

你在,我在,便是最好的时光

  淡淡的花香穿过木窗在我身边萦绕,不知从何而来,索性放下书出去走走,寻着香的源头。青石小路,写满了诗意,仿佛一个人走更有味了。香气愈加浓了,抬头间,美丽的画面映入眼帘,是玉兰,一树一树,白的纯净,粉的娇嫩。积攒的小幸运使我邂逅了一场花雨,如梦般朦胧的美意被我悄悄地安放在心间,任凭流年在指尖滑落。忽然想起一场又一场的青春。 淡淡的风轻轻地吹过季节的门楣,将浅浅的喜悦,安放在夏的眉眼,心中的温润便随... 继续阅读 »

立春,一枝山茶迎风开

  当暖暖的春风轻轻拂过了举水河畔,天际一片蔚蓝,大地上满是苍翠欲滴的景象。初春的阳光,淡淡的,虽然有些微弱,但仍然保留了几丝妩媚,无论是洒落于林间,还是影射在屋檐,都会给大地添增三分妖娆,七分春色。就在这春意渐浓之时,五脑山的山茶花儿开了。   三月下旬,五脑山的山茶花儿已开遍山野。那白色的纯洁,黄色的温馨,红色的热情,无一不是春天所期盼着的色彩。 《天龙八部》里有这么一段:段誉在王夫人的曼陀山... 继续阅读 »

渐行渐远的印痕

  花开花落,春去春回,又一个年轮以这样安静沉默的方式离我们远去。回望渐行渐远的时光,只有那些或深或浅、或长或短的生命印痕,刻在过往的记忆里。伫立江边,夕阳晚照,河水流淌,思绪轻舞飞扬。我轻轻摊开手掌,承接2011最后一抹落日余晖,心中装满了温暖的感动。哦,我的2011,用我心灵的呼声感怀,只为伴着我的人。 一次遇见,一份缘,一场感动,一生情。经历太多,我更加相信缘分,冥冥中,在我们缘分的天空,总... 继续阅读 »

你一低头的温柔,带走了我的地老天荒

  把歌声甩进小泉中洗涤,溅起翡翠般的欢笑;指望明月清风,写下一串串夺目的诗行。——题记 春暖花开,是谁在万丈红尘中,叹息?   悠悠搅进岁月,漫漫卷入时光。春风拂秋月,玉门不度;冷月葬诗魂,寒凌自赏。奈今朝春花秋月,不禁人世悲欢离合。轻喟,你是否几近离殇?又是否荡存忧愁?徘徊在踟蹰不前而又茫然无措的边缘,我的心随着最具朴实的天籁,和着抑扬顿挫的音符,神往于最初的那一抹弧度…… 雾霾漫漫,薄薄轻寒... 继续阅读 »

描写牡丹花的段落

  三月,是花开的季节。 1、牡丹花开的时候,公园里的一条条观赏花的甬道上,人们摩肩擦踵,照相机的闪光灯此亮彼灭,按快门的咔嚓声不绝于耳。成千上万株牡丹花在绿叶陪衬下,更显得妩媚娇人。在数不清的品种中当然要挑最名贵的“姚黄”,“魏紫”,“豆绿”,“赵粉”,被称为牡丹花的四大花王先饱眼福了。 2、牡丹的茎又细又短,老干可达3米,枝叶特别茂盛。它的叶子又扁又短,绿得好像就要底下来似的。每当到了百花盛开... 继续阅读 »

攀枝花盐边县:多情的格萨拉

  那时花开,一切静好。当我们在成长中渐渐习惯遗忘,一个人默默细数着繁花似锦的岁月时,才想起要抓住时间,别让它再流浪。 格萨拉,抬头是花,低头是花。   我梦想着有一大片花圃,没有园丁,无需修剪;没有护栏,无需戒备;没有蝶蜂,无需繁衍。只是在它觉得合适的时候开,想凋零的时候落。只是想单纯地置身其中,近点,再近点……徒劳么?我不这么认为,只觉得这是一个奢侈、缱绻的梦,一个不会完结、没有缘由的梦。为什... 继续阅读 »

野菜十个“最”,哪个最是你的菜?

  春风在山岭那边一喊,满山满坡的野花都呼啦啦挥起手来,黄的白的、红的蓝的……大地上一年一度的盛会,每一朵,都不肯错过。 杏花白,菜花黄   放眼望去,开黄花的似乎特别多。 春来野菜香   开得“满坡尽带黄金甲”的,不知其名,应该是菊科的,如同微型的向日葵,一簇簇、一丛丛,气势如虹,分明是些不管不顾的野丫头,仿佛一路在振臂高喊着“冲啊,冲啊!”黄灿灿的旗帜飘起来,悬崖峭壁、深涧沟渠,哪里有她们攻陷... 继续阅读 »

秋天的云

  立秋刚过,徜徉郊外,小桥流水人家,万里蓝天纤尘不染,悠悠的白云在高处与我们的目光相遇。被秋过滤得清新洁净的空气,吸一口,你会感到十分惬意。流连在融融的秋光中,沐浴它的温良、它的静穆、它的博爱,令心中流淌着秋的恬淡与怡然。长天静谧无垠,大地灿灿丰硕,润朗的心,早已被丰收的季节熨贴得格外的喜悦舒透。 四季轮回,不过是时间老人的游戏。春去秋来,叶绿叶黄,匆匆又是一年。在年轮的记忆里,有多少离愁别绪随... 继续阅读 »

秋花荞色

  你见过盛开的荞花吗? 前几天,一位老友发来消息“预约”一篇文章,他说,写写荞吧,那是老家秋季唯一可以看到的红。大概是年终岁末,客身在外的游子容易生了羁旅之思,家乡平凡的物事在这个时候也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乡愁。   你见过那种铺天盖地,漫延山野姿意怒放的荞花吗?        说起荞,我倒想起了一个恐怖的夜晚。我家有一块坡地,在张家坟湾。这块地是当年开出来的荒地,离家很远,要走“之”字路翻越一座... 继续阅读 »

遇见濯水古镇

  秋高气爽,秋色宜人,坐着旅游大巴向黔江区濯水古镇前进,车窗外的秋阳华丽地照耀在山川之上。那是个什么样的古镇呢?难道是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涵,可以濯我足之意吗?好诗意古典的名字。 心灵的声音一直在催促,黔江的濯水古镇和风雨廊桥以及芭拉湖(土家语栈道),是我的向往!虽然天公不作美小雨淅沥沥的下,但丝毫没影响我们游览观光的盎然!倒是增添了几分惬意!   走进濯水,就看见了着名的风雨廊桥... 继续阅读 »

又是一年植树节

  三月,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柳丝轻摆。 今天孩子幼儿园的老师在家长微信群里,发了条通知。要求每个小朋友要完成一个手工,这个手工必须要和植树节有相关。这手工还要参加班级评选,也要参加幼儿园的评选。作为必须在本周五之前上交。才想到,原来,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又到了。   老王又来到学校门卫室旁的柳树下坐着,眯着眼睛望向学校的操场。学生们被集中到操场的主席台前,校长正拿着话筒大声讲着话。他背后的教室栏杆上... 继续阅读 »

大山里的“金色扶贫”

  冬天的麒麟盖含蓄、灵动,蕴含着无限生机,凝聚着独特的风景。 ——重庆市烟叶产业扶贫攻坚扫描 山峦起伏,沟壑纵横,交通闭塞,只能守着一亩三分地,靠天吃饭,日子过得艰难……但那是过去。如今,一片片... ——重庆市烟叶产业扶贫攻坚扫描   绵延数十公里,苍苍茫茫的麒麟盖像一条长龙盘踞在武陵山腹地的黔江。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一只颇具灵性的麒麟来到贫瘠、荒凉的山盖,企图拯救贫病交加的山民。它竭尽全力使出... 继续阅读 »

骄阳似火,今日大暑!进来凉快一哈儿

  过了端午节,首先感到的是阳光凶猛起来。   相对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温柔,夏天浓郁的气息来自太阳的热烈。夏天的阳光,光线异样稠密,明晃晃的很是刺眼。特别是在中午,无孔不入的阳光将大地照射得一片惨白,所有的建筑都在反射着白光,刺得眼睛雾蒙蒙的。走在街上灼热的烈焰中,一阵风吹过来,就挟着一股热浪,一波一波地往身上涌来。阳光好像不是洒下来的,而是打在身上、手臂上,好似有千万枚钢针在扎。烈日炙烤着大...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