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字

标签: 文字

木槿

  因为天天沿着古新河步行去上班,每次看到她时,总会有想写一写她的念头;又好像是一件藏了几十年的宝贝,总想要拿出来示人似的。这个她,这个宝贝,就是木槿花。 传 说 远上古时期,古帝丘东有一座丘岭,名叫历山。在她的脚下生长着三墩木槿,可达两丈之高,郁郁葱葱,很是茂盛。一到夏天和秋天,树上便开满鲜花,烂漫极了。  有一年孟秋时节,“浑沌”、“穷奇”、“木寿杌”、“饕餮”这“四凶”也前来观赏。见到这么美... 继续阅读 »

冬日,聆听文字的吟唱

  “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寒冷的冬季,似乎一切生命都凝固、静止了,唯有隐在书页间的精灵,在悄然舞蹈——冬日读书,聆听文字的吟唱,身心俱暖! 孟冬的周日下午,期盼已久的暖阳姗姗而至,带着对我的深情飘进我家客厅,洒进我阴霾而寒冷的心。   幼时不知读书的好处,认为那是一种苦差事,全不如野外游玩,河中捞虾来得痛快。于是“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春困秋乏夏打盹,收拾书... 继续阅读 »

四月芳菲,邀阳光同行

  时光总是太快,还没等你回眸,那些娇娆的嫣红已成昨日的黄花。春日即将走远,初夏的味道愈来愈浓了。昨日出门还得穿外套,今天满大街的都已经是短袖长裙了,刺激着人们还未适应的眼球。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四月,是充满诗意的季节,也是盛放的季节,每一棵小草都在肆意舒展,每一朵花都尽情的芬芳,微风是使者,将花红柳绿唤醒,细雨是点缀,让潮湿的桃红泛着胭脂色,季节的流动,拉开了一幅姹紫嫣红春的画卷。   天热了... 继续阅读 »

我爱美文精选网

  ?享受阅读的人,也许都对文字有着独特的钟爱。我从小就比身边的孩子耐得住孤独,把一个下午或是半个假期时间都泡在书籍里。尽管那时候由于条件拮据,孩童时期的书籍也只是一些童话故事、学习报、作文报刊之类,可依然激发了我天马行空的想象,觉得能写出文字、书籍的人是非常厉害非常了不起的。所以在最早时期,从组词造句到写小作文的练习,我不仅能够得心应手,而且有时还比较享受。我总是能在别的小伙伴们抓耳挠腮应付字数... 继续阅读 »

解志熙:老方法与新问题

现代文学文本需要校注吗?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是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觉得“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文本使用的是以现代口语为基础的语体文,近乎大白话,人人看得懂,纵使版本有差异,文字有出入,也无碍大体,而夹杂其中的诸多外国文和外国事,就算弄不清楚也不至于影响大义的理解,所以校呀注啊的,即使不说是多此一举,也是不急之务。 四 “今文”与“今典”的考释 坦率地说,我自己过去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逐渐发现事情并非那... 继续阅读 »

云水襟怀文字风流

墓碑是一块有墨绿色花斑的大理石,上面刻着邓云乡先生和夫人的名字(生前签名体)。据说碑的原材是块万年青圆石,锯开后细心打磨而成。设计者的寓意是明白的,邓云乡钟爱并潜心研究的小说《红楼梦》,又名《石头记》,一生与“石”结缘,如今则伴“石”长眠于“福寿园”,这应当是先生满意的归宿地。 邓云乡先生的《红楼识小录》《红楼风俗谭》《红楼梦忆》《红楼梦导读》诸书,堪称红学入门读物。稍微对红楼有些研读的,大约无不... 继续阅读 »

汉字在历史上的三次突破——黄德宽教授在清华大学的讲演

同龄或者更年长的古文字一个个消亡,汉字为什么独活到今天?从甲骨文迄今3000多年的历史中,汉字经历过多少“生死劫难”?今天汉字是否依然存在危机,未来如何破局?请听文字学家、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黄德宽近日在“人文清华讲坛”上为大家讲述《了不起的汉字》。 讲演人:黄德宽 讲演地点: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 讲演时间:2018年11月 什么是“汉字” 我经常被人问:汉字是汉代的文字吗?汉字是汉民族用的文字吗?... 继续阅读 »

原创文字作品保护月 呼吁尊重原创

9月1日下午,由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文著协)发起的“2016剑网行动・原创文字作品保护月”在北京启动,活动为期一个月。 本报讯由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主办的“2016剑网行动·原创文字作品保护月”日前在京启动。本次活动主题为“尊重原创、许可使用、依法维权”,旨在号召原创媒体机构和原创个人大胆声明原创,呼吁社会公众积极保护正版,呼吁网络内容聚合平台等媒体尊重原创,提升互联网版权秩序正能量。 澳门... 继续阅读 »

神秘的宣汉土家祭司文字

宣汉县文化学者收集的祭司文字 李贵平摄/光明图片 2018年12月中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语言大学等十多位资深教授来到四川宣汉县,他们被当地的土家“祭司文字”吸引了。 这些在语言、文字学领域颇有造诣的教授们十分诧异:神秘而不知渊源的祭司文字是怎么流传下来的?这些文字对破解“巴蜀图语”之谜有什么作用?它为何被认为是研究远古巴人历史的活化石? 女祭司“拜师”山中老者 自古以来,川东...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