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人

现代诗人

中秋月夜

  炎蒸初褪,大地清润。 明月当空,星儿寂寥,浮云漂去。山峦叠影,若隐若现。琼台楼阁,如静空中。小桥、船儿默默相依,悄无声息。岸石突兀,河水轻潺。萤火虫飞舞,蛐蛐低吟。   “风露飒以冷,天色一黄昏。中庭有槿花,荣落同一晨”,白居易的咏叹里亦有了清澈凉意。 夜深沉,星儿缓缓闭上眼睛,风儿似乎早已惺忪入梦。小河静静入睡,小桥、船儿发出鼾声。月色铺满水面,如此宁静。微风轻抚,那么温馨。入情、入景、入梦... 继续阅读 »

一地温柔

  初冬时节,我常常利用外出时机、工作间隙,将相机和目光对准路旁的一丛衰草、树上飘落的几片落叶,透过它们,我能看到时光的力量,看到时光背后的故事。   当我静静地站着,将焦点对准那些我关注的物事之时,我心里是满满的温暖。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我喜欢植物,喜欢时光带给植物的那些变化。我采取安静的方式,默默地观察或者聆听。 时光太瘦,指缝太宽,不经意间秋天已走进尾声。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霜来了,... 继续阅读 »

猫爪印记

  近年来,心里总会生出一些沧桑之感,仿佛蓦然回首中,或是一声轻叹间,便被时光狠狠地抛远。往日时光匆匆,仅留下几件旧事物件,安安静静,那个总爱窗前赏月、看花、听雨的懵懂女孩竟也慢慢老去。         发动了车子,走到车库门口,卷帘升起后,阳光直射了进来,顺着阳光看出去,车窗右侧中间的位置上赫然有几团灰迹,仔细看是几颗猫的爪印,是哪只猫的杰作,来一场无缘由的恶作剧式涂鸦?一定是车库内三只流浪猫中... 继续阅读 »

初春的颜色

  春天的颜色是绚丽多彩的。太阳是火红的,天空是湛蓝的,云彩云朵是雪白的,杨柳是嫩绿的,迎春花是娇黄的,桃花是粉红的……怪不得文人墨客都爱赞美春天,因为春天是所有美的融合,一切色彩的总汇,是四季美丽的卷首语、写意篇。 冬色爷爷送走了大地的严寒,春姑娘踏着轻盈的脚步来到了人间。春天的景色十分美丽,就像一幅栩栩如生的画。   再看看春日的天空。这明媚的天空怎么也是五颜六色,使人眼花缭乱呢?啊,原来是孩... 继续阅读 »

赵德忠:夏日蝉鸣

  《庄子》有句:“蟪蛄不知春秋。”年轻时读此句,不知其意。一翻注解,明白了,原来就是寒蝉。寒蝉春生夏死,夏生秋死,自然不知春秋了。不过,这里的“春秋”须说明一下,它并非我们常说的春季秋季,而是指一年。蝉寿命短,当然不知“一年”是怎么回事了。我自小生活在长安乡下,长安属于关中,在秦岭以北,比较寒冷。在我的印象里,我们那一带似乎没有春蝉,有的只是夏蝉和秋蝉,夏蝉尤其多。夏日正午,或者黄昏,天晴时节,... 继续阅读 »

荷塘童趣

  我们的村子,因村里有一口荷塘,遂取名荷塘村。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荷塘横在村子当中,把千余人的村子南北隔开。村里人沿塘而居,两岸住满了人家,仿佛荷塘是最为值得信赖的依靠了。往西,荷塘与一条弯弯的小河相连,塘水常年清澈,藕莲丰饶,村里人与它相偎相依,我的童年也在清塘荷韵里充满了情趣。                               ——《江南》   春来荷塘即展开风姿,一塘... 继续阅读 »

我与梨花共白头

  我来到树下,伸手想摸一下却不知摸什么。花瓣嫩不可摸,而树干比我还老。站在树下,略微可与梨花相比的是两鬓的白发。发白不及梨花美,但我们俩都白在了上边。我发觉第一根白发时,认为珍贵,拔下夹在一本书里。如今头上的白发太好找了,用手摸,都感到白发抚我。 一定是上帝打翻了调色盘,她才会变得如此惊艳!山坡上偶尔有一两匹马儿悠闲的吃草,半山上一个蒙古包无声无息地矗立着。   春草埋伏在旧年的枯叶里,弄不清是... 继续阅读 »

廿四番花信风【李花】

  桃红李白,共为春天添色。   但艳艳的桃花门庭若市,受尽宠爱,人面桃花相映红,让小扣柴扉的多情公子魂牵梦萦,让风度翩翩的唐解元卖花换酒,成就桃花庵里的绝世风流……相比之下,李花显得门可罗雀。“李花初发君始病,我往看君花转盛”,这样平淡的句子,简直要抹杀一代大师的盛名。更有甚者,说“不食枯桑葚,不衔苦李花”。李花,真的是苦命吗? 大概从诗经时代开始,李花便附着于桃花,成为中国文学中的常客。从西周... 继续阅读 »

时光

  一曲时光之歌的余音尚未散尽,四季的轮回已再次滚动到了末尾。恍惚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刹那便到了告别的时刻。流年的素颜即自然之序地流逝,每天每时每刻不加丝毫雕琢地流逝。日子仿佛一模一样的沙子,稍不用心,便从指缝遗失。遗失是生命的常态。   时光的重量在每个年终岁末被盘点,敏感的人不免心中惶惶。无论年华是否虚度,都是减号,都是愈过愈少。一旦开始,更注定结束,这是每个生命既定的命运。但绝望中充满了希望... 继续阅读 »

上盘游记

  乙未年四月初六,久雨初霁,山色空蒙,惠风和畅,乾坤一新,遂邀友结伴,欣然起行。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自永乐驱车向西出青槐,过花园沟转北,喧哗渐远,始入田家。农舍俨然,场院洞开,有耄耋老者持烟斗安坐门槛,有垂髫孩童提网兜追逐林中,亦有荷笠农夫迎清风耕作田间。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路莺歌燕舞。 我是日记星球269号星宝宝,我正在参加日记星球第七期蜕变之旅,这是我的第0059篇原创日记。我相信日... 继续阅读 »

骄阳似火,今日大暑!进来凉快一哈儿

  过了端午节,首先感到的是阳光凶猛起来。   相对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温柔,夏天浓郁的气息来自太阳的热烈。夏天的阳光,光线异样稠密,明晃晃的很是刺眼。特别是在中午,无孔不入的阳光将大地照射得一片惨白,所有的建筑都在反射着白光,刺得眼睛雾蒙蒙的。走在街上灼热的烈焰中,一阵风吹过来,就挟着一股热浪,一波一波地往身上涌来。阳光好像不是洒下来的,而是打在身上、手臂上,好似有千万枚钢针在扎。烈日炙烤着大... 继续阅读 »

秋色醉了金盆地

  罗田十几位文朋“色”(摄)友,一路嗅着袭人的桂花香味,登上了以往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景区——罗田河铺镇炉火垸村的金盆地。一进入金盆地,一幅醉人的秋色图立即映入眼帘。在金光灿烂的十月里,在生命鼎盛的秋季中,这里到处涨溢着壮实的丰盈。你看那金色的稻浪,似火的高粱,匝树的红果,满山的红叶,令人目不暇接,让你留恋忘返。在这美景的映衬下,田畴里到处都是忙碌的人群,他们正收获着喜悦,播种着希望。 每到... 继续阅读 »

描写荷塘的美文摘抄

  像一场战争,一直被夏天的炎热胁迫着,囚禁在夏天的房间,电扇累到摇头。空调超负荷运转,叹息,呼吸在二氧化碳循环交替的逼仄里。我们都不敢探头张望秋来的方向,怕一不小心被夏阳放射的毒箭射伤。 描写荷塘的美文摘抄:又是一年荷塘色   突然这战争停了。好像是偷来的清凉,站立在夏秋之交,我们欢呼雀跃。虽然知道随后到来的秋老虎威力更猛,但谁也不想浪费这偷来的凉爽。 初夏早上六点,清亮透明的月儿还躲藏在云朵里... 继续阅读 »

忆莲

  余爱莲由来已久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我老家的圩区,可以说遍地植莲。有藕塘,藕田,藕河,藕荡。莲叶又叫荷叶,莲花又叫荷花,莲结的果叫莲蓬,莲蓬有籽叫莲子,莲的块茎是藕,莲的细茎叫藕鞭,藕鞭或藕都有藕尖,这些都可以作餐桌上的美味。莲叶和莲花都有柄茎叫梗,与根相连,这根可能是藕,也可能是藕鞭。常说藕断丝连,其实有时半池的莲,泥下都是相连的;之所以叫莲,与其花叶梗茎同根相连,大概有点关系吧!莲的花... 继续阅读 »

不记得爬过多少次山了,却没有能和这次千亩田相比的。不知道我的一生还会爬多少山,但这次的经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因些许公务,羁留山村过夜。独坐窗前,听鸡犬之声此呼彼应,观窗外繁星点缀苍穹,突然,就寂寥起来,就百无聊赖起来,心中竟然忽地空落落起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这莫名其妙突然而来的愁绪,似有还无,似清晰又模糊,我极力地捕捉,极力地把它理清楚、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竟然是那样的无力。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千亩田   昨晚我们还在一起畅谈啊,只不过不见你才一...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