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奇:清水激浊,涵气在襟

2005年7月,在帮助李涵老师完成《石泉文集》的编辑工作后,我写了一篇《〈石泉文集〉编后感》,较为系统地介绍了石先生的学术论点、研究方法和我的学习体会。其后数年间,也有一些师友希望我写一点回忆两位先生的文字,我却一直没有写。每次想起来,都会很动感情,常常写不成句子,遑论成篇。2018年初,武汉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主办“石泉教授百年诞辰纪念暨学术研讨会”,各位师兄弟和一些再传弟子都来参加。大家汇聚一堂... 继续阅读 »

城南诗社、地域认同与现代天津文化空间的转换

现代文学里的旧体诗词创作现象是近年颇受关注的一个重要议题,研究者或肯定旧体诗词在文学史上的意义[1](P88),或注重其思想抱负与文化追求[2](P158-184)。民国时期的各大城市里涌现出许多“雅集”唱和,如在北京前有梁启超发起的万牲园修褉题咏,后续有像1930年4月的中央公园上巳聚会[3](P46-47)。在上海,有希社、春音社,及影响较大的沤社[4] (P38)。在南京,雅集主要在中央大学... 继续阅读 »

车老师讲文史~聊聊邓拓

轻松、有用的“小文章”,以“具体事例”和“简短活泼”的文风呈现出来,正是《北京晚报》与它的读者们的默契所在。《燕山夜话》也是这种默契的一部分。 他不到30岁时出版了《中国救荒史》;他主编了第一部《毛泽东选集》;他在《北京晚报》发表的专栏《燕山夜话》被称为中国现代杂文的高峰;他捐献给中国美术馆的书画成为镇馆之宝;他是因为“文革”而自杀的第一人……他就是邓拓。 邓拓以“邓云特”为笔名写就的这本著作,直... 继续阅读 »

张竞生开书店为何失败

张竞生是著名学者,曾任北大教授,因《性史》一书被社会误解,1927年只得南下上海。 今年在上海所见,专以小孩子为对手的糖担,十有九带了赌博性了,用一个铜元,经一种手续,可有得到一个铜元以上的糖的希望。但专以学生为对手的书店,所给的希望却更其大,更其多——因为那对手是学生的缘故。 书籍用实价,废去“码洋”的陋习,是始于北京的新潮社——北新书局〔2〕的,后来上海也多仿行,盖那时改革潮流正盛,以为买卖两... 继续阅读 »

琴韵书香悠远——纪念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

1918年,北京大学第一院红楼(沙滩红楼)落成。现为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1918年,北京大学第一院红楼落成。现为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遥望红楼灯火 燕园的春天醒得早,未名湖面的冰还未消融,畅春园墙边的山桃就悄悄地开了。山桃花开得有点寂寞,它开在人们不知春来的季节。记得那天,心绪苍茫,那是一位诗人离去的日子,一帮人在鸣鹤园那厢山崖寻找歌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继续阅读 »

张文江著《钱锺书传》的若干错误举隅

进入专题: 李欧梵   《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   张文江著《钱锺书传:营造巴比塔的智者》至今已出版了三版,该书是张文江的第一部著作,此书出版后,有评论认为,“张文江本评传行文虽无甚波澜,倒也平实坦诚,尤在钱著文献结构方面梳理致力甚勤”(伍立杨 《五本钱钟书评传》),对钱锺书著述文章的梳理,确实显示了张文江扎实的资料功夫,他在 《自序》中又坦言:“我自己虽然也尽可能地做了一些资料工作,但远不是... 继续阅读 »

范伯群先生与复旦大学

曾华鹏 镜头1:讲台上,他手捏着粉笔,用略带鼻音的浑厚而极富磁性的中音和十分投入的情感,生动地讲述着中国现代文学的作家作品; 在范伯群先生突然发病前的两个月里,我连续两次接到范先生的电话。一次是嘱我为汤哲声兄的课题写推荐信,另一次是告诉我,他建立了范伯群工作室的微信公众号。两次电话都是在晚上9点以后打过来的,电话里范先生声音洪亮,笑声朗朗,传递给我强大的温暖之感。就在一周前,我去医院看望他,他身体... 继续阅读 »

解志熙:老方法与新问题

现代文学文本需要校注吗?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是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觉得“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文本使用的是以现代口语为基础的语体文,近乎大白话,人人看得懂,纵使版本有差异,文字有出入,也无碍大体,而夹杂其中的诸多外国文和外国事,就算弄不清楚也不至于影响大义的理解,所以校呀注啊的,即使不说是多此一举,也是不急之务。 四 “今文”与“今典”的考释 坦率地说,我自己过去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逐渐发现事情并非那... 继续阅读 »

师生办刊

一 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翁有为 民国年间,文人学者办刊很热闹,二三十年代,同仁杂志诚然是层出不穷,商业性的报纸,副刊之类,也经常委之文人学者。编者不是报馆中人,客卿的性质,虽然偶有干预,大体上对后者还是相当尊重,此外经济上也由主持者负责。比如《大公报》的文艺副刊,吴宓声明是不受酬的,事实上则报馆每期有二百元的经费,如何分配稿费编辑费之类,全看吴宓,报馆概不过问。 《史学月刊》2014年第11... 继续阅读 »

北大中文55级:校长说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批判者们投降

说是饭厅,其实只有饭桌,不设坐椅,原因可能是为了节省空间。餐具各人自备,自家的碗筷装在用毛巾缝成的碗兜内,自行置放于餐厅周围特备的“书架”上。各人自定置放的位置,有条不紊,一般总不错乱。这充分体现了北大的潇洒。当日习惯,不分院系,八人一桌,人数齐了即可开饭。初入校时,是食堂全包,不施饭票制,每月每人交饭费十二元五角。人齐了,四菜一汤上桌,即可开吃。菜是定量的,一般两荤两素,逐日更换菜谱。主食不限量... 继续阅读 »

张仃何以晚年常喃喃自语:还是鲁迅的好

生命的最后岁月,艺术家张仃隐居在京郊门头沟自己设计的石头房子里。此时,他已不再作画,也不再过问画坛的人事是非。凡是去拜访过的人,一定能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静静地坐在临窗的藤椅上,抽着大烟斗,沉思冥想,案几上放着的,是《鲁迅全集》。据夫人灰娃介绍,张仃经常喃喃自语这样一句话:“还是鲁迅的好”。 《焚书坑儒图》:回到历史原点 鲁迅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张仃的笔下,是1933年,其时张仃年方... 继续阅读 »

燕园旧踪考

燕南园 燕园诸古园,园园皆有景,处处总关情。依山傍水,上承京史,下启新篇。昔日皇亲贵戚流连忘返,千载帝王落笔烟云悠悠,今朝学子行人感同身受,遗物格局灵性不减当年。朗润、镜春、畅春、淑春、承泽、蔚秀……这些典雅的名字承载的早已不是一户一姓,一物一景,而是兼容并包、囊括大典的学之大者——北大。 燕南园紧挨着大、小饭厅。位于燕园之南故名。它是园中之园,玲珑婉约,若燕园绿海中之一块碧玉。林荫覆盖,甬道清幽... 继续阅读 »

记不准年份的沈从文:从司徒乔与沈从文交往谈起

潘家园书摊得遇《从文自传》,自开明书店1938年初次发行后,此书多次再版,又有中央书店的版本。此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的一印一刷,首印虽高达一万册,但沈先生名气大,书又写得好看,三十多年过去,品相完美的也少见了。网上标价多在八十至一百五十元,摊主开价一百元,收入囊中,回家发现扉页题签“赠司徒双侄 沈从文 八二年八月”。 司徒双是谁?网搜时代毫不费劲,她是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的老教师,拥有巴黎大... 继续阅读 »

凡是“国宝”,都要争取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成立不久的共和国就多次动用宝贵的外汇储备从香港回购文物,充分反映出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和以郑振铎为首的文博事业领导者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但这一轮文物回购究竟是如何开始的,又如何结束,这一过程之中,到底有什么样的风波与故事,多年以来,并无确切的记载和叙说。 资金不及时与竞争者造成的困局 虽然尽快搜购散佚文物一事,在共和国尚未正式成立之前,就为有识之士所在意,如《阿英日记》1949年5月2... 继续阅读 »

我所知道的汪熙先生与“盛档选辑丛书”

我与汪熙先生相识于1977年,当时我是上海人民出版社联系《盛宣怀档案资料选辑》丛书的责任编辑,他是这套丛书的主编之一。我与汪先生是两辈人,我视他为长辈、老师,他对我热情和蔼,工作中主动与我沟通,亲切地称呼我为“金元同志”。持续三十多年的交往,我与汪先生的关系变得非同一般,他曾经在一次聚餐时对我说“我们是朋友”,视我为他的忘年之交。2016年底汪先生以97岁的高龄辞世,是老同事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副总编...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