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唐诗文本变形记

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新著《唐诗求是》,汇集了他多年在重编全唐诗及其研究过程中的一些创获。“我这些年来,以有唐一代基本文献为研究中心,考证清理明代以来累叠的唐诗文本,希望最终完成唐诗可靠文本与文献的重建,也希望其无论对唐代诗歌的个案研究,还是对一代文学史的考察都有一定参考价值。”本文摘自《唐诗求是》一书,有删节。 光明日报:唐诗文本变形记 时间:2018年09月26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成玮 唐诗... 继续阅读 »

藏在古籍里的真相:嫦娥是谁?

中秋节是中国最重要的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恰值三秋之半,月满天心,人们习惯在伴着月色品尝圆圆的月饼,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中感受着天上人间两团圆。不过,关于月亮的神话故事,却并不那么“团圆”。传说,上古时代有一女子因偷吃了丈夫的不死药而飞升至月宫,从此无法与家人相间。后来人们便在八月十五将圆月般的点心置于庭院,以寄托这位女子对家人的思念,年年如是,遂成中秋节。 内容摘要:事实上,蟾蜍在古... 继续阅读 »

古诗十九首之客从远方来

原标题:相隔万里,哪怕沟通错位家书依然抵万金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身处即时通讯工具高度发达的今天,许多人已无法想象信息传递不便的古代场景。古装影视中近乎万能的飞鸽传书,就是折衷现实生活与故事背景的产物。且不说古代, 二三十年前的邮政通信,也已成了智能手机时代的清新怀旧素材来源——“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样的句式在转发中流传,却模糊了多少年来那些一生都在苦苦等待家书的身影... 继续阅读 »

史铁生与朋友们最后的聚会

和插过队的朋友一起回忆回忆,感到亲切、快慰。我发现,倒是每每说起那些散碎的往事,所有人都听得入神、感动;说的人不愿意闭嘴,听的人不愿意离去。 陈希米(前)和李子壮在陕北观看知青展览 ——史铁生   在回味当中对人性做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史铁生是我们庄知青中唯一始终和村里老乡保持联系的人 2010年春天史铁生肺部感染到病危,出院后身体也一直不太好不便打扰。直到离铁生的60岁生日不到十天了,12月26... 继续阅读 »

吴宓的四位良师诤友

吴宓不仅是一位著名的学者,而且还写得一手好旧体诗。在他学诗的道路上,有四位良师诤友对他诗艺的日益精进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说起陈君衍,岂止是陕西人,他还是一个“老陕”呢。因为说到他,不得不说与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位民国名流和着名学者的陈伯澜和吴宓。原来,陈君衍者,竟是三秦名流、着名学者陈伯澜的长子,以及吴宓的表兄。这真是“西子蒙不洁”,陈君衍者,坏了三原陈家的家风。 对吴宓诗歌创作影响最大的是陈... 继续阅读 »

《范式变迁——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的分野与交汇》札记

一 “鲁迅并不反对中医” 二十五、《皇汉医学丛书》系列 2008年3月,周海婴接受采访时说:“我父亲并不反对中医,反对的只是庸医。”同年5月,《知识就是力量》刊载了周海婴的口述文章《鲁迅并不反对中医》,文中说:“我父亲对于我祖父的病,对于中医药的看法,仅仅是他个人所接触的范围,并不是对全国的中医状况进行判断……他所反感、反对的是他所经历的庸医。” 1 为取信读者,周海婴还谈了自家使用中医的故事。 ... 继续阅读 »

西南联大不该遗忘他

这两年,纪念西南联大的书出了不少,也是因为赶上成立80年,复校70年的缘故吧。我手头儿也有几本关于西南联大校史的书。遗憾的是,书中都没有提到张清常。张清常何许人也?西南联大校歌的谱曲者。他1940年在西南联大任教时,是当时联大最年轻的文科教授,时年25岁。 张清常先生一生中,曾先后有两段时间在南开大学呆过,一是1946年到1957年,他在南开大学任教,当过中文系系主任,兼任清华大学和北师大教授;一... 继续阅读 »

听陈丹晨聊巴金

陈丹晨老师从1978年开始酝酿《巴金评传》的写作,时光匆匆,至今已四十年矣。我与丹晨师相识年数并不长,见面次数也很有限,第一次是2011年底,在上海淮海中路南鹰饭店,由上海巴金研究会主持召开的巴金研讨会上,第二次是在上海图书馆,由巴金故居主办的巴金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图片展上。因分住京沪两地,平时联系无多,通过数次信而已。但在我心里,与他的距离很近。这不但因为他是上海人,更因为他是我所尊敬的巴金研究专... 继续阅读 »

重读《琵琶记》

高则诚在 《琵琶记》 “尾声”中明言,此剧旨在 “显文明开盛治,说孝男并义女。玉烛调和归圣主”。所以 《琵琶记》会不同于 《赵贞女蔡二郎》。也就是说,大家都是文明人,又躬逢圣主盛世,怎么能把蔡、赵二人的故事,写成是一个 “负心郎”的故事呢?但直接写成一个 “同心子”的故事,大概亦非高则诚所愿——“同心子”的故事不过是迎合了青年男女追求爱情、婚姻自由的心愿,至多不过是 “郎才女貌”式的二人世界与自我... 继续阅读 »

百岁蝴蝶老鸳鸯

鲁迅先生1931年曾说:“到了近来是在制造兼可擦脸的牙粉了的天虚我生先生所编的月刊《眉语》出现的时候,是这鸳鸯蝴蝶式文学的极盛时期。后来《眉语》虽遭禁止,势力却并不消退,直待《新青年》盛行起来,这才受到了打击。”(《二心集》)“鸳鸯蝴蝶”文学与新文学互为消长,由此得出一个观念,所谓文学流派交锋,实质比拼的是各自拥有期刊杂志的数量。其中最典型的战例,莫过于沈雁冰(茅盾)1920年夺取“鸳鸯蝴蝶”文学... 继续阅读 »

天津的那些大翻译家

不久前,我国着名翻译家孙家孟逝世。这位出色的西班牙语翻译家生前成就极高,他翻译的《堂·吉诃德》被认为是国内最好的译本,《绿房子》《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等都是经典的着作译本。他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略萨的“御用翻译”,是一个真正用译作来发声的人。而在孙家孟故去后所有关于他的介绍中都有一句话:1934年出生于天津市。 这位出生于天津的翻译家,于1957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西班牙语系,随后开始从事外... 继续阅读 »

直摅血性为文章

板桥的诗作,我最喜欢的是《偶然作》。起手就是:“英雄何必读书史,直摅血性为文章”,气慨非凡。“英雄”者志于道者也。“摅”者抒也。“血性”者刚强正直之气质而热血周身流淌也。该诗接着云:“不仙不佛不贤圣,笔墨之外有主张。纵横议论析时事,如医疗疾进药方。”他进而诠释了“英雄”的含义,英雄不是个人成仙成佛成贤圣,而是能为社会各种弊端提供有效的治疗药方,为大众解除疾苦。接着,他评击了各种读书为文偏向。一种是... 继续阅读 »

许四海和巴金先生的“友情之壶”

1991年6月,许四海请巴老在他做的壶上签名。 近日在网上读到汪曾祺先生的美文《寻常茶话》,文中谈到他与友人老舍、陆文夫等作家喝茶时的欢畅情景,其中有一段回忆与巴金夫妇及靳以、黄裳在一起喝工夫茶的文字引起了我的兴趣。汪先生写道:“1946年冬,开明书店在绿杨村请客,饭后,我们到巴金先生家喝工夫茶。几个人围着浅黄色老式圆桌,看陈蕴珍(萧珊)表演,炽炭,注水,淋壶,筛茶。每人喝了三小杯。我第一次喝工夫... 继续阅读 »

江南文化,诗学的一种可能

上海一直浸润、成长在江南文化中。可以说江南文化构成了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的底色。在学者胡晓明看来,江南文化精神绝不仅只是一种地方认同,而且正在成为一种普遍的文化意义感,是对于什么样的生活更好、更值得追求的主张。今天我们探讨江南文化,实际上就是在探讨一种极其可贵的文明理想。 ——编者 南宋时杭州城的庆春门内,有一个叫做听潮寺的寺庙,后来改名为归德院。为什么改名呢?因为那里靠近钱塘江,有一次宋高宗在寺庙里... 继续阅读 »

冯骥才:七十年代末,我在人文社改稿的日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人深入的回忆,非要到他逝去之后。难道回忆是被痛苦带来的吗? 后来才知道,这里是我一生中注定要背井离乡在此生活近两年的地方。 1977年春天我认识了韦君宜。我真幸运,那时我刚刚把一只脚怯生生踏在文学之路上。我对自己毫无把握。我想,如果我没有遇到韦君宜,我以后的文学可能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我认识她几乎是一种命运。 一座临街的长方形灰色的大楼,一排排紧闭的窗户总共五层。一进楼门两边走... 继续阅读 »